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蓝] 断电异闻录 (4)、(5)

去了趟杭州,回来就忙成小动物。

于是更新了两章,之后也会快点写,汪汪汪。

 

上回说到喻总和老魏来了。

——————————

4.

 

“垃圾事做多了遭报应了吧?”

“看来你十分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下场嘛。”

“哪里哪里,跟名声在外的大心脏哪能比。你看你这手虚的,抓不住鼠标敲不了键盘让人心疼的。”

“别介老魏,要虚也虚不过你啊。从前是实胖现在是真·虚胖,是不是身体飘了密度小了整个人大了一圈啊?我都不忍心看了。”

叶修和那个第一次见面的青年——据说叫魏琛,两个背后灵凑到一边互相扯皮,蓝河汗颜,自觉地往笑着看热闹的喻文州身边凑了凑。

“……为什么他们一点危机感都没有?”蓝河问。

“真是心理素质好到让人服气啊。”喻文州回答,“想不到还有同学跟我一样遭遇。我和魏队在游戏里是一个公会的,蓝溪阁,蓝河同学知道吗?”

那必须知道啊!蓝河猛点头,示意对方直呼其名就好。两人一通交流,这才弄明白,索克萨尔原来是魏琛的账号卡,而在眼前互相中伤个没完的两位,竟然是蓝溪阁会长和嘉王朝的斗神。

“行了都过来都过来,好不容易凑齐四个人,赶紧的,干正事。”魏琛喊道。

“我怎么觉得‘正事’两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特别别扭呢,难不成你想凑一桌麻将?”叶修挑了下眉毛,语气充满鄙夷。

“滚蛋。三缺一也不带你玩。”

这是两个在服务器里多么如雷贯耳的名字啊,蓝河顿时心生感慨,高手间的对话,竟是如此的没有营养。

 

“我来总结一下。蓝河跟叶神是在网吧遇见的,叶神游戏时遇到网吧断电,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蓝河第一个发现了叶神,并且你们推测叶神不能离开自己的账号卡,是这样吗?”

被提到名字的两人点头做出确认。

“那和我们的情况类似。”魏琛开口,喻文州随后也确认了这个判断。

“我和魏队的情况是,我们也在网吧,登陆游戏后开竞技场,战斗过程中网吧断电,然后恢复供电后魏队就从我眼前消失了,直到我碰触到索克萨尔的账号卡。”

喻文州陈述了自己和魏琛的遭遇,语毕,还没等蓝河整理好发言思路,叶修先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们俩是线下约好一起去网吧还是怎么着?”

“还不是文州这小子缠着我。愣是追到网吧来找我决斗。”魏琛叹了口气。

“哦,然后你输了,老天要惩罚你的失败就让你变这样了,我懂。”叶修道。

“胡讲!老夫是比你成熟点,但也是正直当打,手速杠杠的。” 

“是魏队赢了。”喻文州回味着过去的片段,淡淡的笑了笑。“本以为差一点就能赢魏队了,如果不是网吧突然停电的话。”

“坦白吧老魏,是不是你使了眼色让小弟拉网吧电闸的。”

“老夫赢得光明磊落!”

 

“看来,网吧停电是问题的关键点啊。”蓝河揉了揉紧皱的眉头,努力把话题引回正题。“断电的瞬间,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黑灯,亮灯,再一眨眼就这样了。”

“不对。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叶修回忆了起来,自己似乎是听到了奇妙的系统音,像是触碰到某种机关一般的感觉浮现了出来。“我说老魏,这可是关乎咱俩下半辈子的大事儿,你可别忽悠人啊。”

“我骗你做啥?打得正关键的时候,突然就黑屏了,我就……”

“你就……?”

魏琛不说话了,扭头示意叶修开小窗聊。两个人就凑到一米开外小声嘀咕了起来。蓝河无奈,两个都比自己年长的人遇到一起却产生了低龄化的副作用,刚才是谁说要干正事的?

“不如我们先聊点别的吧?”喻文州突然提议。

 

“文州脑子转得很快,可就是没有手速。想更进一步的话,迈不过这道坎一切都免谈。”

叶修新生了然,魏琛是什么人他自然熟悉,能在抢BOSS时一眼看中黄少天的人,眼力之好自然是不必说的。就凭他提到喻文州的复杂语气就知道那个笑眯眯的学生没那么简单,至少不是老魏所说的‘一切免谈’。

 

“听说你前不久跟少天切磋了一下,感觉如何?”

蓝河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是自己的号赢了挑战,但这份自豪却又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于是他坦白承认了叶修代打的事实。“老实说,自己真是惊呆了。思路可以跟上他们的战斗,但自己的手,无论如何都做不出那么快的反应啊……”

喻文州听罢,只是略做沉思,随后平静的移开视线。

“少天是个天才,战胜他的叶神更甚。这种天赋上的差距有时真是努力也弥补不了的。”

蓝河觉得有些奇怪,索克萨尔被称为荣耀第一术士,操作者的水平自然是货真价实,险些战胜魏琛的喻文州水平又能差到哪去。

像是看穿了蓝河的想法,喻文州很快微笑回应了他的疑问。

“我和魏队单挑,十次有九次会是他获胜。至于那10%的胜机,需要魏队和我都有偏离常态的发挥才行,毕竟我是手残啊。”

 

“你绝对无法想象,操作那双手时遇到的巨大阻力,那种脑子比手反应快得多的感觉……”

“可是老魏,手速对比赛影响到什么程度,通过其他优点又能把这个缺点弥补到什么程度,你作为一个玩战术的人不可能没概念。”

叶修打断了魏琛的话,后者顿了顿,无奈地叹了口气。

“是啊,我低看了文州。当时鬼使神差了,满脑子就想:这小子能赢我,这比赛不算数!…………老夫都承认了,你别这么看老夫行吗!”

“你绝对是太没下限了荣耀女神都不忍心让你做人了……”叶修叹气,摇了摇头。

 

蓝河沉默了许久,不得不承认上帝作为一个手抖患者是件很令人为难的事。反而是喻文州语气淡然,似乎是乐于接受这般不尽人意的现状。

“我有想要做的事,可能是不自量力或者异想天开,但还是想去试一试。”

他还是用习惯的微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结束了以两人为一组的窃窃私语,四人汇总了下手头的情报。
“结论是,看到我和老魏的先决条件确实是身体要接触到账号卡。只是目前在可以看到的人里还没有找到共同性,是吧?”
喻文州点头同意了叶修的话,方才的讨论里他证实了先前叶修同蓝河提到的假设,接触到索克萨尔账号卡的学生中有个别人很快就察觉到魏琛的存在。喻文州关心着他们的反应,又拿捏着分寸适时的将人送出学生会办公室——“我身后有背后灵?……其实,我是替身使者啊”,能被喻文州叫到办公室充当实验体的自然也是学生会的人,谁都不想被微笑的学生会长一脸看傻子的语气调侃,揉揉眼就当自己幻视了。蓝河觉得不久之后G高就会诞生新的校园传说,或许他们蓝溪阁小分队的群组里就会先一步开始讨论高材生背后的神秘男人之类的话题……
“之后如果有情况,我们可以随时联系。”蓝河和喻文州交换了手机号,却看到他和魏琛两人面对面,彼此都是意味深长的神情。

“接下来就是他们蓝溪阁高管的内部问题了。”叶修站到了蓝河身边,伸了个懒腰。“老魏你们师徒俩先忙着,我跟小蓝先走了哈。”

蓝河这才想起自己是为了什么溜到信息教室,蓝溪阁的事情嘛,哪个公会成员会不上心的,可他想开口过问却被叶修拽着手活活拖出了房间。教室内的喻文州最后留给蓝河一个挥手告别的身影,下一秒就关上了门。

“干什么拉我走啊……”蓝河嘟囔,“我也是蓝溪阁的人好吗?”

“你还是我的人呢。”叶修没理他,“回去吧蓝河大大。他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咱们趁着夕阳正好出去燃烧一下青春如何。”

蓝河无语,姑且没去吐槽叶修那顶着黑眼圈又所剩无几的虚胖青春。喻文州的话一直在脑子里打转,从这天最后的自习到放学他都一直在琢磨,以至于回家路上叶修终于忍不住了,走着走着突然一个转身拦截,却恰好撞上蓝河一个抬头。

“我说小蓝啊……”

“叶神我觉得……”

神一般的同步率,而后是默契的哑火。看蓝河抿着嘴不说话,叶修还是先打破了僵局。

“你先问吧,除了三围都可以告诉你。”

“去去去。谁稀罕你的三围啊。”

“那我可以问你的吗?”

“NO。不行。”

“都是睡一张床的关系了,客气啥。”

“谁跟你客气了?”蓝河鄙视道。“……其实我一直想问的,叶神你是做什么的啊?不上学吗?”
“怎么开始对别人身世感兴趣了?我15岁离开家,目前就是专业玩游戏的。”
“卧槽!离家出走!你为什么这么吊!”蓝河惊得后退一步。
“就是这么吊!刚才的表情不错,再来一次!”叶修比了个镜头的手势,一个跨步又追平了和蓝河的距离,随后说:“不过别随便学我啊,苦头有你吃的。至少也得想好了离家出走是为了什么,再离家出走!”
“……你想多了,我不会的。”
这种绝对会被当做教育的失败案例的事,蓝河可不觉得有什么好效仿的。只不过眼前这个外形有些懒散的人,显然没有饱经风霜的衰弱气质,叶修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其实是有些惭愧的,但蓝河也只看到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忧郁之类的情绪可是一丝都没有流露出来。

他大概并不后悔吧,对于自己年少时叛逆的决定。

想通了就去实践,一边付出一边前进,而且还这么坦然,竟然觉得……有点帅?

“有些事,是不是不努力一把就显得很没出息啊?”

蓝河问叶修,两人明明没有几岁的年龄差距,后者较之自己却像个过来人。

“这个嘛……努力一场只是竹篮打水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人总归还有运气这个属性。”叶修答道,“话说回来,这位少侠,你有欲求不满的面相啊。”
被盯着看的蓝河呆了两秒。

“不……不会啊。我对自己的现状没什么不满……”
“你当然会不满,只是你察觉不到,感情又不会像照镜子一样总能从脸上看到。”说完,叶修撇开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别想那么多了,回去吧,明天带你去个好地方。”
蓝河没有言语,喻文州的话又在耳边响起。陈述的语气却像盘问一般,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我有想要做的事,可能是不自量力或者异想天开,但还是想去试一试。」

 

他看向远方,燃成一片的天边像是另一个世界,遥远而陌生。站在自己面前两个身位的叶修随意地侧过身,晚风将发梢吹乱,他眯着眼睛直视着落日的余晖。阳光打在他本就虚实不定的身体上,自然的穿透过去,看上去像是整个人融入了这片耀眼的金色中。
让人不由自主伸出手,却触不可及。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晚些时间,当蓝河钻进被窝再次登录G高蓝溪阁小分队,大量的离线消息又疯了似的蹦了出来。

“叶神。”

“恩?”

“蓝溪阁今天硬是从中草堂手里抢下了BOSS。”

“恩。”

跟叶修冷淡的反应不同,蓝河下一秒就卷成一团在床上滚了三个来回,最后摔下床发出咕咚一声,手里攥着的手机飞出去好远。

“呦,新打法。”叶修扫了眼手机屏幕,笑道:“老魏可玩不出这种阵型。”

“什么?怎么了?”从被窝里挣扎着冒头的蓝河仍然兴奋不减,眼神熠熠。

“没什么。说你翻滚得好看呢,特销魂。”叶修打了个哈欠,靠着床边悠闲地闭上眼。

 

「今天的运势提示:是时候突破现状,走到新环境啦~☆」

 

 

5

 

————————————————————

 

第二天因为是周六,按照占卜的提示是个适合出行的日子。只不过蓝河对中草堂当家提供的小网站还是将信将疑,虽然昨天他们在学校遇见了同伴,对于解决事件稍微前进了那么一小小步,但这点胜利感也完全无法归功于网站的占卜提示。其实就是随机显示些励志学教材内容吧,蓝河已经吐槽过很多次了,所以就算现在跟着叶修来到了一栋楼下,这栋普通的住宅楼看起来也对打出happy end没什么帮助。

“这是哪里?”蓝河观察眼前的建筑,普通的四层高居民楼,普通的贴满小广告的门洞。
“我家。”叶修回答道。

“我们来你家做什么?”

“我都睡你家两天了,礼尚往来嘛。”叶修说。“其实是因为昨天遇见老魏了,有些东西刚好想让你看看。不过我身上没钥匙。你得从窗户爬进去。”

“我走了,再见。”

“别啊英雄,我多少年没上过体育课了还都能爬进去呢,你正值当打有什么做不到的。”

于是蓝河就咬牙踩着车棚向着二楼唯一没关窗户的那个房间攀了过去,同时还心中十分忐忑怕被人看见直接报警。他紧张地回头张望,却只有叶修那一张‘看好你哦’的大脸在抢镜头,令人心生愤恨。

感谢这栋楼利于攀爬的设计,蓝河没费多大劲就成功在二楼阳台处着陆。可当他看到眼前的景象……

“妈呀——”

十几平的小独间里,放眼望去几乎没有可以立足的地方。三个字形容就是:乱、乱、乱,就算按照叶修自己的解释是多数时间都在网吧通宵,偶尔才会回家做些别的,蓝河还是觉得这个房间堆积满了世间的恶意,而且这种毫无人气的储物室在他看来根本不能称之为家。好在没有霉味,看来宿主并没有堆积过期食品的习惯。蓝河随手撇开了一些看起来没用的纸箱,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可以站立的空间,再次环视四周时发现除了乱丢的衣物和家居用品,最多的不整齐元素就是各色纸张和笔记。
“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真是长见识了。”
“是挺乱的。跟你那屋一比。不好坐,你可以扫扫,扫帚在门后哈。”
跟谁比都很脏乱差好吗?!?根本忍无可忍好吗?!

没错,忍无可忍。蓝河没有洁癖,也不是那种看到书不摆在书架上就焦虑不安的人,但他就是觉得叶修过的这种不拘小节的日子也太对付了。在强烈的‘不该是这样啊’的意念驱使下,他抓起扫把又拧干了抹布,然后就根本停不下来了。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蓝河擦桌子擦到一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在他同房间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肇事者倒是乐得清闲,为了不打搅干活而被蓝河命令只能坐在窗户沿上,双手捧脸正愉悦地欣赏劳动人民的战斗英姿。
“我觉得,你就是我一直寻找的那种能干的小伙伴。”叶修说。
我们的友情是建立在灰尘和垃圾堆上的吗?蓝河没好气地回瞪了一眼,因为没有口罩而不是很想开口说话,收拢一摞纸放到了准备处理的杂物分组。
“啊,找到了。”叶修指着蓝河手里的文件,“在你手里的可是荣耀界的稀有素材,打开看看吧。”
在叶修的示意下,蓝河翻开文件,内容是一份企划书。
“荣耀职业联盟成立企划……?这……”
蓝河盯着第一页的标题文字确认了好几遍,如果自己没理解错的话,这是把荣耀——这款让自己和许多人相遇的网络游戏带入电子竞技领悟的计划。

“国内荣耀开服了几年,是时候走到更高的领域了。”叶修解释道,“我和老哥几个参考着国外联赛的制度,联系了不少圈内的朋友和有意向的投资人,跑了很多地方,也做了很多文案,最终才有了你手里那份接近定稿的文件。”

“虽然离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吧,但很多朋友都开始跃跃欲试了。就好比老魏,一直闹着要自己组战队来着,结果这消息不知怎么就让他那小徒弟知道了,两人现在也算较上真了。”

“15岁离开家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成为一位电竞选手,而现在,我的目标是荣耀职业选手。”

 

“怎么样少年,对职业比赛有兴趣吗?”

 

蓝河看着叶修,对面的人倚靠在窗边,一脸轻描淡写,得意地说着自己的成果。

原来这一屋子乱扔的纸张文件,都是这家伙彻夜研究,费劲精力的心血啊。

手里即将定稿的这份文件,在联名页签下那些荣耀圈里如雷贯耳名字的人,这些人终将飞往更广阔的天空施展他们的才华,让他们的羽翼镀上光芒,让地上的人遥望他们熠熠生辉。
在意识到这点的同时,蓝河恍然悟到,原来在自己的脑海里尚未生成一个航行的方向时,叶修和那些能与他一较高下的朋友、对手已经驶向了远方的金银岛。
差距竟是那么的遥远吗。
自己和他们,一同玩着一款游戏的大家,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将要被分在两个世界的呢。
蓝河从未想过要成为一位职业选手,纵使他确信自己非常喜爱荣耀,在叶修向他递出邀请的那一刻还是吓了一跳。
不是我能做到吗,而是,我并没有想过这样。
他被这样想的自己吓了一跳。
就好像年幼的时候,拿起画笔的孩子会说自己想成为画家,弹一手好琴的孩子会以音乐家为目标长大。如果热爱一件事物,去用自己的手将他拿捏得完美,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而蓝河自己,不曾对自己有更多的要求,只是玩着荣耀,觉得很有趣,仅此而已。
“我…………”
酝酿了半天的话最终还是咽了下去,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大概是翻墙的罪恶感过于强烈,蓝河给自己下了一个禁言的指令,不敢发生一点声音。
叶修也显得有些紧迫了,按理说自己亲朋不近除了房东谁会来敲自家房门。再回忆一下,水电煤和房租钱无一拖欠,别真是自己逼着蓝河翻墙被查水表了吧。
门外的突然安静了,也许是久不开门让人以为家里没人,这让蓝河长舒一口气。可下一秒敲门声更激烈的传来,还伴着门外人满是怒气的声音。


“叶修出来!我知道你在家!”


冤有头,债有主啊啊啊,就知道叶修这张嘲讽脸出门在外一定会招惹很多是非。这下好了债主找上门了,等下说不定对方破门而入就要来一场遭遇战,蓝河握紧扫把一手冷汗,现在就只有自己保护自己了,哦,还要保护叶修的账号卡。
另一方面,叶修听到声音倒是起身走到了门边,从猫眼看了一下转身就又回窗沿坐下了。
“怎、怎么了?”蓝河更慌张了。
叶修不语,只是脸色沉重,少见地脸色凝重。蓝河只好自己凑到猫眼处向外确认,门外的人……没拿什么凶器,身材五官都在正常人范围,除了明显因为生气而紧锁的眉头和抿着的嘴,还有……很面熟?
“怎么外面站了一个你?”

蓝河扭头,盯着叶修看。

“你好,我是叶修的弟弟,我叫叶秋。”
来人很是礼貌地问好,与预想截然相反的展开让蓝河略显局促。这个顶着和叶修一模一样脸的人笑起来亲切有礼,完全不嘲讽,让人不由得怀疑哥俩不是吃一种奶粉长大的。
“你是……叶修的什么人?”
“额,我……”根据叶修的解释,叶秋这是第一次找上门来,所以他大可装成毫不知情让弟弟认为是找错门而自然告退。可蓝河表现得很慌张,开门后第一句台词就暴露了,之后就只能继续演下去。他瞥了眼周遭想给自己编个身份,最后视线落在需处理废品区的家政小广告上。
“我是来帮他打扫房间的!”
“哦……”叶秋看上去做了一番思考,“勤工俭学?”
“嗯嗯。”蓝河点头。

叶秋沉默了,目光在蓝河身上从上到下扫过,再次直视蓝河时眼神竟然有些闪烁。

“你真了不起!”叶秋紧紧握住蓝河的手。

“还,还好吧……?”蓝河勉强一笑。

“为什么我那个不靠谱的哥哥会有你这样优秀的朋友?”叶秋叹气,“他一定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吧?”

他正在我身后作者呐!蓝河狂汗,想转身去看叶修的表情,这人自打看见是亲人找上门就存在感下线,缩在墙边一声不吭,让蓝河没缘由的压力山大。

“你哥他……人挺好的,真的。但是他忙啊就没空收拾屋子你看这房间被他弄得……”

“你们是在网上认识的?”

叶修你弟弟的思维要不要这么跳啊???蓝河内心咆哮。想到叶修当年是离家出走的,他不确定自己老实交代网吧这种相遇场所会不会戳了对方的怒点,这个问题吱吱呜呜也就搪塞过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在这等他。”

“这……恩……其实我也很久没见着他了,这不也是因为他很久没回来,让我帮忙收拾下屋子嘛哈哈哈……”

“他可真是……”叶秋语气无奈,“你不说我也知道他肯定净给人添麻烦。”

“一点点吧……”蓝河想了想,其实不止一点点吧。

得到了蓝河微弱的肯定,叶秋像是抓到救命稻草般的吐苦水,以‘我就知道’为首句开始了以下省略几千字的大演讲。蓝河在其中听到了偷了自己的行李啊偷了自己的身份证啊之类的关键词,信息量实在是过于庞大。

“我弟他……压力有点大。”半天不吭声的叶修终于肯冒泡了,站在蓝河身边有些苦恼地挠挠头。“所以当年我就偷了他准备离家出走的行李先溜出来了,这样他就走不成啦。”

你们哥俩真是太危险了。蓝河给他们一人按上一个warning的红戳。

 

“总之,我今天来是想把叶修的身份证还给他,也请他把我的还给我,我不想跟他一直交换身份。既然他不在,就有劳你帮忙转交了。”

随即,叶秋弯腰双手递上了一张身份证。蓝河在内心静默地刷了六个点,这人递张身份证都能递出大公司高级名片的感觉,将来一定是当总裁的料。

蓝河想伸手拒绝掉叶秋的请求,毕竟这种贵重物品还是亲手交给本人为妙。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叶修在某个瞬间绕到了自己身后,在自己抬手的同时接管了操作权并二话不说摸起了口袋。

不是说好不要随便控制我的嘛!蓝河生气,但就算往身后踹一脚也没有意义,最终只能看着自己左手一把拍掉叶秋递来的身份证,右手从兜里掏出东西交到对方面前——君莫笑的账号卡。

“哎?这是给我的吗?”叶秋一头雾水,接过账号卡。

“这是你哥的卡。想找他,荣耀见。”

蓝河木讷地复述了叶修的原话,等下不知会不会发生兄弟相逢的感人场面,不过他们俩,大概相逢了也并不感人吧。

可是叶秋没有反应,只是逐渐放松了紧握着账号卡的手。

“这个对他很重要吧,我不能要。”

随后便将卡退回蓝河手里,两人又交谈了几句,最后叶秋出门前还一去三回头地嘱咐蓝河叫他哥快点回家。

“啧,叶秋那小子果然不能指望。借他的身体来用看来是不行了。”叶修说。

……抱怨的语气吗?蓝河是听不出来,他也懒得去跟叶修声讨对方又不经过自己同意擅自夺走了双手的控制权。叶修从窗口目送弟弟离去,直至人影完全消失在视野里,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还是尽快找到办法,之后让弟弟来抱怨这个当哥哥的吧。

 

TBC。


  26 2
评论(2)
热度(26)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