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隔壁搬来了魔法师先生

一个AU的故事,林方打酱油。乔高乔打酱油。

整体是比较欢脱的节奏,完全不是那种帅帅苏苏的叶王(唉

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

 

电商业者叶修先生最近心情不错,发票中奖,网店升冠,连住隔壁天天跟男朋友整宿打电话的方锐也一脸放晴地跟他说:“老叶,我走了,别想我。”

叶修拍拍方锐的肩,说:“哥祝你们幸福。”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素未谋面的方锐(和他男朋友)的新邻居啊,愿主赐予你一双耐得住强光的钛合金眼,珍爱生命远离现充,哈利路亚阿弥陀佛。

倒不是说叶修对方锐有多大意见,好歹他们也一起通过宵喝过酒,兄弟之情不说扛得住革命的压力,也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只是自从方锐跟他那个收高利贷的男朋友复合后,兄弟间喝酒时的话题也变成了‘老林长,老林短,老林今天又给我买了个肾板’,不仅话题会随机循环出现,方锐敲叶修房门的时间也愈发随机了,大早上给邻居晒告白短信的还能做朋友吗?关爱下单身狗可好?

所以现在方锐搬走了,总算能过上清净日子,叶修心里的舒爽感不断攀升着。结果他的一觉睡到醒计划没两天就被楼下的卡车声打断了,搬家公司的小伙们把几个大箱子堆在了走廊里。叶修从门缝里瞄了眼战况,隔壁这是搬来个化学家啊还是调酒师啊,每个箱子上都贴着玻璃器皿需轻放。

看这架势,叶修决定在家里闷一天,免除了在混乱中和新邻居碰面还要硬着头皮帮对方搬家的困扰。直到傍晚隔壁终于消停了,他才打开家门透透气。

 

常言道,人生的每个下一秒都充满惊喜,就像叶修现在,一开门就有个意外让他措手不及。

 

陌生的男人捧着一盆绿色植物站在自家门口,听见开门声便抬起头来。好一双先声夺人的大小眼。

“我是今天搬到隔壁的,我叫王杰希。”

声音也是冷冷的。叶修打量着眼前的人,高个儿,长腿,挽起的衬衣袖下露出白净纤长的手腕,整个人都是一种和这栋居民楼不相符的有文化的气质。连他手里抱着的这株植物都叶色脱俗,一看就不像用自来水浇灌大的。

“这是见面礼,我自己种的。以后要多打搅了。”

“好说好说。我叫叶修。王先生做什么工作的啊?”

王杰希犹豫了下,开口道:“我在做学术研究,比较超越现实的那种。”

叶修一乐。“呦同志啊,相见恨晚。我也比较喜欢超现实的,能近战的法师或者能有12个形态的伞啊那种的,以后多切磋。”

说罢还回以一个爽朗的笑容。

 

人们说做学问的人总会有那么点清高寡欲。叶修猜想八成是自己那时的回答显得很没深度,王杰希后来见了他都是一副很不想搭理的样子。

一个初次见面就送植物的文化人,怎么能指望一个网游玩家get那看似充满深意的梗呢?

叶修无奈,不过除此之外他和新邻居还是相处和谐的。王杰希同他想得一样,性子低调,是个话不多又安静的人。他搬过来这半个月里叶修也就见过他几次,两人见面不过是点头当问好的程度,彼此间相安无事,过得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再后来叶修就意识到了,隔壁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内里可能还真不是这样。

 

论证之一就是每晚零点后都能从隔壁传来些奇怪的声音。

叶修心里纳闷,像自己这样的职业玩家&兼职点卡商人,玩通宵太正常了,其他正常社会人士哪能天天通宵不带停的。倒是隔壁这位朋友,半夜不知道研究啥呢,有时能听见玻璃器皿磕碰的声音,有时是微弱的爆破声,有时会传来猫叫,有时干脆响起了唱诗一样的歌声。

这么能折腾,别是什么危险的勾当啊。想到这里,双子座的叶修突然有些跃跃欲试。法律告诉我们公民有义务保证自己住所的安全性,他决定转天去邻居家探个虚实。

于是第二天,又是夜深人静时。叶修看好时间,隔壁的声音刚起劲儿他就端着一碗面按下了门铃。

“朋友,来桶泡面吧?”

王杰希差点没直接把门拍他脸上。

他带着明显的鄙夷问叶修:“你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

“这不看老王你也没睡嘛,来跟你发展下邻里关系。你搬来也有些日子了,这碗面就当迟来的接风礼,刚煮好。”

说罢叶修以三分钟了啊再不吃都泡坏了为由,双手持面大大方方迈进了王杰希家里。

很普通嘛。扫视了屋里一圈后,叶修皱起了眉头,地面一尘不染,桌面干干净净,说好的玻璃容器、爆破物和小猫全都没看见,只见着些画纸和书本放在桌上。

叶修瞄了眼纸面,画的都是些实验室般的场景,至于书本封面上的就根本不知道是哪国文字了。

“那个,老王啊,没想到还有画画的兴趣啊?”

“一点点业余爱好罢了。”

“所以每天都是练习绘画到深夜吗?”

王杰希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吵到你了吗?”

“没有没有。我习惯通宵了,我的晚上跟别人的白天没区别。就是挺好奇你晚上都做什么呢,总能传来玻璃器皿碰撞的声音。”

“那是……调颜料时发出的声响,嗯。”王杰希默默移开视线。“我都是用碗碟调色的。”

“哦……那有时还会有唱诗一样的歌声呢。”

“那是作业用音乐。作画需要灵感。”

“猫的叫声又是怎么回事呢?你养猫了吗?”

“只是偶尔在阳台逗留的野猫吧。”

“这样啊,那我前天晚上听到的爆炸声莫非是……”

“锅炸了。”王杰希已经完全把头扭了过去。“半夜有点饿,就煮了些饭,结果煮过头了锅炸了。”

可是你这房间既没看到颜料也没放置音响更别说厨房连口锅都没有,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

叶修无奈的摇摇头,“那我回头得多推荐几种泡面给你。”

 

回到房间后,叶修想自己这次夜袭最多只能拿个C+的评价。关于隔壁的谜题是旧的不去新的继续,只是之前的危险预警看样子可以解除了。王杰希的房间自那之后就再没出过诡异的骚动,这就像是一种和解的邀请,叶修也因此没再过问那些他明显逃避的话题。王杰希和他大概成不了一起酒肉聊人生的好兄弟了,可叶修还是觉得有一位带有神秘感的邻居也很有趣。

 

让他觉得王杰希其实很不简单的还有另一件事。

 

事件发生在某天清晨。叶修在又一个通宵后用力伸了伸懒腰,听见关节发出的抗议声,他决定运动一下。

运动,指的就是下楼吃早饭。

按照习惯,他在楼下早点摊要了碗豆花,俩包子。吃完后又在院子里转了两圈,享受了下久违的温暖晨光和小区的风土人情。前段时间气温降得厉害,直接影响了本地人起床和做早餐生意的积极性。他还记得自己上次熬夜时没有储备粮了,饿了一宿后顶着寒风出门觅食,结果在空空如也的早餐摊头撞见了一脸茫然的王杰希。两人在风中寒暄了半天,最后还是一起回去叫了麦当劳的早餐外卖。

这么说来,最近几天隔壁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人估计是出门了。不过考虑到王杰希偶尔在生活方面展现出来的短路,叶修觉得他饿昏在家里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要不要去看看他呢?叶修考虑着,准备起身回家时发现路边有只纸箱在奇异地抖动着,喵喵的叫声传了过来。

叶修打开纸箱,一直黑猫蹲坐在里面抬头望着他,猫的身边还放着一碗白米饭。一定是哪家的熊孩子抓到了野猫却不敢带回家,才把小家伙装在箱子里关着偷偷养。

“怎么了你呀?”叶修逗逗他,帮他摘掉身上沾着的米饭粒。猫不怕,也不跑,反而友好的蹭了蹭他的手背。

“你怎么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呀。”叶修摸他的头毛。“长得跟我隔壁那邻居似的。叫你大眼怎么样?”

被叶修‘大眼大眼’的逗着,猫打了个喷嚏,眯起眼睛看着他。

叶修用双手把他托起来,也眯眼看回去。

“这眼神更像了,说,你是不是他亲生的。”

可是猫不理睬他,挣扎了几下从他手下溜走藏了起来。等到叶修回家开门时才发现猫跟着上了楼,小身板在他推开门的瞬间窜进屋,冲着阳台就去了。

叶修哎哎哎的追了上去,可到了阳台猫已经没影了。他张望了下四周,并没有猫的身影,正纳闷时听见隔壁咣当一声响。

这八成是从自家阳台跳到隔壁阳台去了。

叶修如此推测着,久违地敲响了邻居家的门。王杰希还真在家,只是他虽然没有饿昏,看起来也过得不大好。浴袍挂在身上大方地敞开口子,浓重的黑眼圈不说,满脸倦容更是掩盖不住。

叶修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疲惫的王杰希,跟平时冷静淡定的样子判若两人。

“有事?”

王杰希开口,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有没有只猫跑你家了?”

“没看见。”

“哦。”叶修摸下巴,“奇怪了。我看见他冲进你家阳台了呀。”

王杰希打了个喷嚏。“看错了吧。”

叶修一脸玩味地打量他。目光聚焦在他发梢沾着的米粒上。

“怎么了大眼,感冒了?”

“恩,昨晚有点冷。”王杰希回答说,过了两秒突然觉得不对。“谁是大眼?”

“好好休息。”叶修心疼地拍了拍王杰希肩膀。“我下楼给你买杯热豆浆。”

 

从那之后叶修大致是明白了,什么事只要一沾上王杰希就变得特别有劲。

他知道小区的邻居都在议论院子里那几件新鲜事,藤蔓代替断掉的锁链让秋千重新在空中摇摆,几只松鼠踩着木板让转不动的旧水车恢复了旋转,萤火虫聚集在没有路灯的小道让夜晚的道路泛着星星点点的光。叶修在阳台抽烟时总能看见王杰希在院子里溜达,前天早上楼下小店的老板娘刚抱怨过今年的雨水太少,傍晚他就听见在雨中打闹的熊孩子们大喊,“看啊!雨滴是星星的形状!”

叶修给王杰希送他的植物浇水,绿油油的叶子上长出了乐谱一样好看的纹路。他还记得那位邻居刚搬来时的自我介绍:

‘我在做学术研究,比较超越现实的那种。’

叶修不禁笑了。大眼啊大眼,我怎么一开始就把这话当玩笑了呢。

 

想通了的叶修觉得自己和王杰希的关系其实还可以再拉近点。他想知道王杰希在墙的另一边究竟都研究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科目,可是又不能直接跟对方说,“嘿朋友,我知道你的小秘密了不如咱坦诚相见吧!”倒不是担心王杰希会画风突变朝着自己念咒语,人家不肯说肯定也是有原因的,万一自己多嘴害得别人百年的修炼千年的道行化为乌有可就亏大了。

叶修觉得自己想得有点多,有些莫名其妙。可他对王杰希的事原本就一知半解,又怎么才能不去多想。

况且他其实也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于是两个人就还是跟往常一样,偶尔的碰面,偶尔的来往,保持着安定又安全的距离。

直到有一天,显然是被爱情滋润得脸都大了一圈的方锐回来找叶修玩,上楼时跟王杰希打了个照面。

方锐说:“你隔壁邻居人看着特正经啊,你可别欺负人家。”

叶修说:“哪儿能啊,大眼看着老实,其实心眼可多了。我想撩还撩不动呢。”

“闷骚的人,比较难下手。”方锐一副过来人的口气,故作深沉。“你可得时刻准备着,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

这话还真让他说对了。

 

在方锐离开的当天晚上,本是晴好的天空突降暴雨,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从隔壁传来的躁动。叶修有很久都没听见王杰希屋里闹这么大动静了,今天这出还听着比以往都吓人。他有点担心,隔着房门在楼道里喊了声:“大眼没事吧?”

王杰希开门,脸色有些发白。“没事,对不起打搅你了。”

叶修的心情有些复杂,脸都白成这样了还互相瞒着图什么呢。他想了想,说:“大家都是出门在外孤身一人,远亲不如近邻。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随时都在。”

话说完,王杰希还是没回应。叶修转身准备回去,这时王杰希却突然拉住他。

“我养的兔子病了,该怎么办?”

“哈?”

后来叶修披着雨衣骑车载着王杰希和他的两只宠物兔子——英杰和一帆,生病的是英杰,赶到了最近的24小时宠物诊所。英杰需要输液,俩人就一起在医院坐了半宿。

叶修看了眼时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用手指戳戳窝在王杰希怀里发抖的一帆,“别怕,英杰会没事的。”

一帆看着他,轻轻咬了咬他手指,不抖了。

叶修又把外套脱了给王杰希披上。“天不暖和,你也不多穿件出来。”然后拍拍他。“放心吧。”

王杰希点头,沉默不语。

 

那天快天亮时雨终于停了,俩人在之后才回的家。叶修一晚上没碰电脑倦得很,就跑到阳台抽烟解乏,刚好王杰希也走出来,俩人隔着阳台打了招呼。

“谢谢。”王杰希说。“真是帮了大忙了。”

“客气啥。”叶修摆摆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实在的,大眼啊,口头上怎么客气都不重要。你能来找我帮忙对我而言才是件真的好事。”

王杰希听后愣了一下,他似乎对于一些太平常的事总是反应有些迟钝的。可是叶修没错过他眉眼间那些细微的转变,他还是第一次仔细看王杰希微笑,有种安心的感觉。

那之后的几天王杰希还要带着英杰每天去输液,他不在的时候叶修就帮他照顾一帆,喂他吃胡萝卜。

叶修猜想王杰希其实还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他用指肚摸摸一帆的鼻子,说:“你爸爸人看着精明,却也经常让人抓急。”

一帆抖了抖耳朵,歪头看他。

叶修乐了。“我是说,迟钝也是种萌点啊。”

 

王杰希这人不知是太不解风情还是嘲讽技能点歪了,他带着感谢礼——一兜子火腿肠找上门时叶修不由得这么想。这人怎么还记得当年的泡面夜袭战呢?

“怎么,不喜欢?”

“喜欢,太喜欢了,泡面配香肠,吃过都说好。知我者杰希也。”

王杰希长舒一口气。“那就好。”

看来是真的上心了。叶修突然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于是他把王杰希招呼进屋里。

“进屋坐会儿?我刚好切了个瓜。”

于是叶修就看见王杰希捧着瓜,在自己房间里左顾右盼了半天。

“怎么了大眼,瓜不甜?”

王杰希正看着墙上的照片出神,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不,瓜挺甜的。”他顿了顿。“你这房间里都是……?”

“哦,我父母做生意的,早年给我送国外念书学钢琴,练了几年拿了些奖。”

叶修吃着瓜,头也没回。他知道王杰希说的是什么,钢琴和外国各地的风景,还有那些归属于自己姓氏下的背景里的名车豪宅,这些照片出现在现在这间不足50平米的小房间里,无论是谁都会觉得违和。

“哦……”王杰希显得一知半解,不明觉厉。“所以你曾经是那个样子……”

他看了看墙上的照片,又看了看叶修。

“现在又是这个样子……”

这举动的意思太明显,叶修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想不到吧,我也算个富二代。”

“恩,人不可貌相。”

“是,我也这么认为。”

“你不觉得,放弃过去的生活很可惜吗?”

“不觉的。”叶修笑了,他就等着王杰希这么问呢。“我现在也过得很好,不比从前差。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心里自在。”

王杰希看着他不出声,过了许久才终于有了反应。

“心里自在,对吧?”他认可似的点了点头。“不错的主意。”

 

自从有了那次西瓜会谈,王杰希主动敲叶修房门的次数飞升了一个档次。叶修觉得王杰希好像终于想通了什么事情,从曾经的远离人群到如今的积极往人堆儿里扎,这个人好像在拼命补足自己缺少的那部分知识。俩人有时一起在屋里吃火锅,有时一起出门买菜、看电影,鉴于王杰希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奇葩脑回路,比如煮个饭都像熬药一样,或者挑个土豆都要用占卜决定之类的,叶修觉得可以把他往游戏玩家方面引导。

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服务器里又诞生了一位能单刷地狱难度多人本的大触。

“大眼,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是从外星来的。”叶修摘下耳机看着王杰希的屏幕。

“什么?”王杰希顾不上回头,继续操作着屏幕上的魔道学者以螺旋的轨迹溜BOSS。

“你这招是怎么想的,怒刷时髦值啊。”

王杰希淡定扔烧瓶,“不是我时髦,是你太土了。”

“啧啧啧。不来我公会可别后悔。”

叶修感叹了下后生可畏,随后用200连击直接裸杀了BOSS。

 

不得不说,叶修其实挺享受现在这种生活,有人每天都能陪着他,吃啊玩啊总能在一起。过日子嘛,总也离不开生活中那些琐碎的事,可是叶修觉得跟王杰希一起过日子就挺有意思,花样多,不会腻。他想象了下这种日子也许会持续很久,那画面浮现在脑海里感觉相当不错。

“生活啊,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曾几何时,人生赢家方锐大大如是说。“而爱情不过是生活的一角。你都觉得可以跟一个人分享生活了,难道还怕没有爱情吗?”

可叶修确实怕,他心里没底。

毕竟走进自己生活里的人是王杰希啊,这个总是站在常识分界线之外的人。如果哪天王杰希决定从叶修身边消失,恐怕连找到他的办法都没有。

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在他心里永远占有一席之地呢?

“大眼,我有个问题。你觉得吸引BOSS主要靠的是什么啊?”

叶修在吃晚饭时无端地想到这个问题,他一脸正直,举着碗筷的姿势像是在等待决斗。

“输出啊。”王杰希一边说一边给他碗里夹菜。“你是需要多吃点鱼了吗?”

 

王杰希突然跟叶修说要离开一段时间的时候,叶修刚好在打理他送来的那盆植物。

“是准备走多久啊?”叶修问。

“不知道。”王杰希摇摇头,一副有顾虑的样子。“有些事情比较麻烦,必须去确认一下。明早就出发。”

“好好,知道了。你路上小心。”

不问去处,不问缘由,这些都是必然没有回答的问题。叶修揪了下植物的叶子,把对他前任主人的无奈小小地释放了一下。

所以说人生的下一秒真的是变化莫测。

而机会嘛,有准备的人自然能够抓住。

 

那天夜深时,叶修照旧把他该做的常规任务点了一遍,然后他活动了下肩膀,关掉显示器走到阳台吹风。他默不作声地点了一支烟,又看向了隔壁的方向。王杰希的房间是暗的,自己房间也是,对于一对儿夜猫子而言这是很不寻常的事。然而沉睡中的世界不会注意到这点,路灯安静地在地面照出一个圆,舞台等待着角色的登场。

没过多久,叶修就听见楼下传来脚步声,路灯下王杰希意料之中地出现了,手里还拖着个等身大的扫把。

叶修也不顾邻居是不是听见,用响亮的声音喊道:“大眼这是干嘛呢?”

王杰希显然是吓一跳,从楼下抬头看他。

“睡不着,出来走走。”

“还带着家伙呢?”

“顺便做点好事。”

叶修笑着说:“我陪你?”

王杰希也笑了:“不用,你快睡吧,要么就去忙你的。”

可是叶修没听,他爬到阳台的护栏上站着。准确的说不算护栏,而是矮墙,不过总归都是危险的举动,以至于让楼下围观中的王杰希不自觉地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

“叶修你干什么呢?”

“今晚天晴,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适合出门。”

他看见路灯下王杰希那双瞪得一样大的眼睛正紧盯着自己。

“大眼啊你说你要是不回来,我想你了怎么办啊?”

“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事,就喝了一点。”叶修头疼似的用手指碾了下太阳穴,“艾玛,风一吹是有点晕。”

说着身体就摇晃了起来。

他看见王杰希几乎在自己前倾的下一秒就做了反映。手边的扫把浮空,他利落地起跳坐了上去,扫把转头朝向空中,载着王杰希飞向了自己的方向。

然而叶修却并没如王杰希想象的一般一头栽来下,他只是坐在护栏上捧着脸,看着扫把逐渐将它的主人送到和自己视线想同的高度,然后回以对方一个据说很欠揍的笑容。

“这下我相信你是真正的魔法师了。”

王杰希目瞪口呆,他用了一段时间才整理好自己的表情。

“叶修你这人……”

“帅呆了是吗?”

“再说我真的会忍不住把你抽下去。”

“可别,杰希大大手下留情。”叶修对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可以的话,我也想听你亲口说自己的故事。可是你这不是要走了嘛,我就干脆破怪破摔,啊不对是铤而走险一把。话说身份被识破不会害得你少了点什么吧?”

“不会,别瞎编设定。”王杰希叹了口气,随后又坚定了语气。“我会回来的,也不会是很久以后。”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忽悠我呢?”

“我以伟大魔法的名义向你保证。”

“哦?那我就以伟大魔法的名义接受你的保证。”

王杰希又切换成特别鄙视的眼神,可叶修觉得他看起来还挺开心的。

“别闹了,你连咒语怎么念都不会。”

叶修笑而不语,他把王杰希拉近到面前。几乎鼻尖相碰的距离下,一个吻顺其自然地诞生了。

咒语什么的,当然是不懂的,不过嘛,有输出就好。

叶修看着魔术师的脸泛起了夜光也遮不住的红晕,得意地笑了。

“看,这就是我的魔法。”

 

 

Fin.

 

 

————————————————


提前祝王队生日快乐!先把这个故事的叶修side发出来,大眼side再努努力吧Q_Q


  634 21
评论(21)
热度(634)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