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我的邻居是30岁的家里蹲


《隔壁搬来了魔法师先生》是一个故事,这次是大眼side

怎么说呢。

这么不潇洒的老王你们一定没见过((((。

博主决定回娘胎里重塑下自己的逼格。唉。

 

————————————

 

王杰希离开魔法学院的时候,微草院的师生们给他举办了盛大的送行仪式。他看着身后一大群人,自己的同事或是学生,正排成长队井然有序地等着为自己献上饯行礼,每个人还都泪眼婆娑。

“院长保重。”

“王老师一路平安。”

“老师,我会想您的。”

王杰希接过礼物的手抖了一下。

我不就是休个假吗?你们别激动??

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刚好下一个走到他面前的是前圣职系主任方士谦。王杰希和方士谦是老相识了,也习惯了这人常年那副轻松自在的态度。

“杰希,体验外部生活也是魔法修行的一部分,祝你玩的开心。”

方士谦说着,把一本《日常生活大百科》塞到王杰希手里。

王杰希眯起眼睛盯了过去,始作俑者毫不畏惧,笑得如沐春风。其实要不是因为这人在教职员年会上打小报告,说什么‘杰希大大从来不用年假让其他正常上班偶尔享受假期福利的员工压力很大啊’,上级领导也不会满脸慈悲地勒令自己放下手里的项目,到外部世界把年假都用掉。

“放心吧士谦,我会给你带土产的。”王杰希皮笑肉不笑,决定多买点黄连回来给他下饭。

 

许久不问世事的魔法师先生干脆把休假当成一次课外修炼。王杰希刚好有个学生是外界科技的发烧友,经常熬夜排数码产品首发,对外界也是相当了解。在他的帮助下,王杰希很快的就找到了住处,只是在搬家时遇到点小情况。

新搬进的公寓,走廊里被各种搬家用的纸箱堆满,而杂乱之中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他发现有一道视线悄然穿过隔壁的门缝投向了自己。

魔道行业的从业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对外要隐藏身份。王杰希原本也喜欢清静,更没想和陌生人有什么牵扯。所以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他决定先下手把敌人的好奇心扼杀在摇篮里,于是便选了一盆施加了友善咒的植物送给邻居当见面礼。

他站在邻居家门口,敲门的手还没落下,门却先自己打开了。

一张懒洋洋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我是今天搬到隔壁的,我叫王杰希。以后要多打搅了。”

“好说好说。我叫叶修,树叶的叶,修理的修。王先生做什么工作的啊?”

树叶的叶,不修边幅的修。王杰希在脑内对号入字了下。名字跟人还挺般配。

“我在做学术研究,比较超现实的那种。”

“呦,是同道中人。”那人一听乐了。“我也比较乐忠超现实的,能近战的法师或者有12个形态的伞啊那种的,以后多切磋。”

说完还明媚的一笑。

魔术师的好奇心就这样被钓了起来。

 

事实上,王杰希压根没懂叶修是什么意思。不过据他的观察,隔壁的人确实很奇怪。

别人都去工作的大白天他闷在家里,别人都休息的大晚上他也闷在家里,彻夜明亮的房间代表人还没睡,简直24小时无死角地存在于一墙之隔的另一边。不仅如此,王杰希之后还收到了叶修的回礼——一株白萝卜,当他问起为什么会送这个,邻居倒也很诚实的回答道:

“这颗萝卜是我在朋友家后院播的种,就算是我自己种的了,别嫌弃哈。”

点头说好的王杰希当晚就把萝卜用在了附魔的实验上了。

其实他只是想试试把人格魔法赋予外界的植物会得到什么结果,最后却招出来了个性格微妙喜欢撩菜的萝卜精。

要怎么形容这只使魔呢……这家伙附魔后长出了短小的四肢(根茎),喜欢在地上翘腿儿躺着,看着像嘴的位置习惯性叼着跟叶子。白天很萎靡,晚上很精神,一点都不像一颗健康的植物。而且大概是感受到了隔壁房间里生父无形的召唤,萝卜总是跃跃欲试,制造各种机会想溜出去。他会在晚上王杰希搭建试验台时捣乱,把烧瓶打翻在地;或是直接跳进魔药锅里,变成小猫在屋里瞎折腾。王杰希每次瞪过去,这货又像没事人一样换个姿势趴着。

按照魔道基础理论,附魔召唤出的东西总会有些源于本体,亦或是本体饲育者的特征。王杰希不由得感叹,叶修本人性格要真是这样他这人也忒没下限了。

大概是与叶子(为了方便,王杰希给萝卜起了名字)斗智斗勇的过程分散了太多精力,这天晚上自家房门突然被敲响时,王杰希确实吃了一惊。他紧忙把满屋的实验道具用魔法传送到白纸里,并且在关着叶子的那张纸上签了名,免得他突然跑出来。

清理完现场的王杰希调整回往常淡定的模样,淡定地走到玄关,淡定地开门。

面对面,叶修正端着香喷喷的食物站在门口。

他说:“朋友,来桶泡面吧?”

表情却是:不用怀疑我就是来突袭你的。

王杰希淡定地在脑内回忆了一遍失忆咒文。

 

叶修很大方地就在别人屋里坐下了,他看了看没来得及收拾的画纸,倒也不急着问这问那。

“所以老王你每天不睡觉就是因为忙这些啊?”

王杰希本来还在盘算着怎么把人轰出去,被这么一问态度一下软了不少。他才意识到自己这边很吵影响了邻居生活,可这叶子的性格问题又该怪谁呢?

他索性就睁眼说瞎话了。

“是啊。一点点个人兴趣。”

如果听到了容器碰撞的声音,那是因为画画调色用了碗碟;听着像咒文的是作画用BGM;至于猫的叫声,一定是有位小小的访客不经意光临了自家窗口。

“啊……那前天的爆炸声不会是?”叶修显然对上述答案按到趣味盎然,他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电饭锅炸了。”王杰希别开视线。“半夜有点饿,结果煮饭时不小心锅炸了。”

只有这句是实话。

那之后王杰希就收到了各种来自隔壁的投喂,方便面、罐头、土豆泥或是压缩饼干,总之全是速食品。王杰希也摸不透叶修到底是何用意,可他显然没有挑明的意思。能一直保持这种默契倒也不错,省了自己一条失忆咒文了。

“可是我是不是应该跟他解释下。”王杰希在杯面里加好水,双臂交叉思考着。“我只是不大擅长电器,煮东西还是很熟练的。”

还被关在画里的叶子翻了个身,侧躺成_(:з」∠)_的样子怜悯地看着他。

 

有了之前的教训,王杰希就放弃在屋里做实验了,可天生魔术师回路作怪,怪想法还是抑制不住。王杰希看着剩余的变身魔药,又看了眼悠闲地躺在餐桌上的叶子。把这萝卜变成四条腿行走的动物的话,一不留神就会给他溜出去不见了,转天药力消失后八成会发生一颗白萝卜曝尸马路的事件吧……

他摇了摇手里的药瓶,思考了下。

魔法学院传说中有三大作死,一是跟法师系玩近战,二是跟圣职系拼肉搏,三就是好奇心发作的王老师。

王杰希喝下了自制的变身魔药,摇身一变成了只杰希喵。自从为人师表后他就再没机会爬房檐溜屋顶了,久违的在镜子里打量了下尖耳朵长胡须的自己,杰希喵满意地仰头,后腿儿一蹬就溜进了隔壁家阳台。从阳台的窗户望进去,屋里的人正带着耳机面对屏幕,一边敲键盘一边有说有笑。杰希喵不禁甩了下尾巴,叶修这人不工作啊天天就这样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

可是他笑得真开心,让人羡慕的那种开心。王杰希猜想他一定在做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事。

离开了叶修的阳台后杰希喵就在屋檐上散步,只是身边风和日丽,心里却五味陈杂。他又开始想学院里没做完的那些事,想他的学生们有没有认真的研习,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操心。

王杰希忍不住‘喵~’了一声,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就是一声‘唉……’。

大概是太久没发呆了,王杰希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趴在长凳上晒太阳的姿势吸引了别人的目光。几个小区里的孩子一窝蜂冲上来包围了这只犯迷糊的猫,结果发现谁都不敢带回家后又把猫装进了大纸箱里。王杰希一下子尴尬了,他试着挣脱,但箱子显然被有重量的东西压住,内里密不透光,撞了几下更是纹丝不动。隔着箱子也能感受到外面的气温在逐渐下降,进来昼夜温差大,而今天这一晚大概只有一碗投喂用的米饭和自己作伴。深感自己这次玩脱了的王杰希有些累了,蜷着身子就在箱子里打了个盹儿。

他梦见了小时候的自己。

第一次使用魔法的时候,没有拘束,没有身为老师必须遵守的礼仪。咒文肆意的变幻着,化为星光在夜空中描绘出美妙的图案。魔法书,扫把,各种各样有趣的道具,还有…………泡面?

——今天隆重向您推荐的是,老谭酸菜面!——

天音滚滚,夜空突然被光芒划开。王杰希看见叶修好大张脸直接覆盖了天空,一瞬间累觉不爱,原来泡面吃多了也会影射在梦境里。

“呦,谁把你关在里面的呀?”

熟悉的声音让王杰希彻底醒了过来,有人打开了纸箱,阳光顿时照满了箱内。

真的是叶修,从箱内视角看他的脸快遮住一半的蓝天,都这样了脸还往箱子里贴。王杰希第一次这么近看叶修,看他笑着时脸上的纹路。叶修的手很好看,也很温暖,被摸了摸头毛后,挨了一晚上冻的王杰希不自觉地蹭了上去。叶修似乎有些意外,随后又很开心的把他举了起来。

……啊,太阳离我好近,阳光是多么的温暖,我的邻居是个多么好的人。

很遗憾,没有这种剧情。

王杰希听见叶修说:“大眼猫,你一定是我家邻居亲生的。”

他刚刚想起来自己现在可是有锋利爪子的生物。

 

考虑到爬房檐的难度,王杰希最终没有一喵掌胡到叶修脸上。他跟在叶修身后,在他回家打开房间门的瞬间动作灵敏地钻了进去,最终通过阳台回到了自己房间。可算变回人形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门外有人找上了门。王杰希急急忙忙抓了件浴袍穿上,心里走了一遍‘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刚睡醒’的剧情便打开了门。

“奇怪了,我真看见只猫跑进你家阳台了啊。”叶修似乎不大满意结果,皱着眉头把人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真的没有,你看错了吧。哈秋。”

“怎么了大眼,感冒了?”

“恩,昨晚有点冷。”

……等等谁是大眼?

“好好休息。”叶修一脸辛酸,拍了拍王杰希肩膀。“天儿冷就别在外面疯了,我去给你买点热乎的早点。”

王杰希有时会想,叶修总是点到为止,让他们之间保持着这种心知肚明,其实是不是很享受看别人出岔子。可是几次对峙下来,这人连玩笑也是直来直去,关心更是坦坦荡荡,说他有什么企图,其实又不像那样。

叶修到底是怎么看自己这个邻居的呢?王杰希想不通。总之他暂时原谅了对方瞎起外号这件事,并且拒绝承认是被一杯贴心的热豆浆收买了。

 

鉴于来到外界后的各种状况,王杰希觉得自己或许该静养一下,就把叶子这个小祖宗送回学院给方士谦当土产。闲下来后他试图熟悉下周边的民风并吸收一些邻里间闲聊的话题,顺手用魔法修一修院子里坏掉的公共设施,再照顾下自己之前留在学校的两只兔子。名叫英杰和一帆的两只小兔感情很好,蜷着身的样子活脱脱两团毛球,就是因为这样王杰希的人形化魔法才总是没有进展。

别人的离退休生活都是怎么过的?养养花草喂喂金鱼,遛狗散步搓麻打牌。本来以为自己终于能步入悠闲的正轨,英杰兔子却在住过来后没两天就生了病。王杰希这阵子没有实验也没有储备药草,只能把手头现有的材料都搬出来试试,咒文炼丹全用上了,却还是没能做出能治病的东西。

英杰兔子虚弱地窝在笼子里,一帆兔子急得绕着他团团转,窗外的大雨焦虑地拍打着玻璃,演奏着混乱的旋律。大魔法师一时间束手无策。

动静闹得这么大不吵到别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叶修这次找上门时王杰希连借口也懒得想。

“大眼没事吧?”

“没事,对不起打搅你了。”王杰希看得出叶修的担心,他揉了揉额角,想让自己看起来好些。

可是难得的,叶修这次却没有识趣的离开。他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互相有个照应总比一个人硬撑着强。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随时都在。”

王杰希无言地看着他。

其实他明白的,自从住在了这里,一直一直在帮助自己的就是叶修。自己明明知道,却又选择忘记了这一点。

长久以来习惯了一人的强势和担当,如今竟然连依靠别人的方法都陌生了。

叶修的转身打破了两人的僵持,王杰希猛地伸出手拉住了对方。

“我的兔子病了,该怎么办?”

“哈?”叶修眨眨眼。“兔子?”

 

清楚了大致情况后,叶修冒雨把英杰送到最近的宠物医院输液。王杰希坐在医院走廊椅上看着时针一点点前进,叶修逗了逗他怀里因为紧张而颤抖的一帆,又为他披上一件外套。

“放心吧。”他打了个哈欠说道。

输完液已经是后半夜了,两人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有些微亮。英杰还是很虚弱,一帆一晚上没休息看起来也十分疲惫。王杰希把两个小家伙放进笼子里,很是轻柔地帮他们顺毛直至两只兔子都进入梦乡。随后他走进阳台,想吹吹风清醒下。

刚好叶修也趴在自家阳台抽烟呢,看见王杰希走出来便打了个招呼。后者这才想起自己连声谢谢都没说。

“谢谢,真是帮了大忙了。”

“客气啥呢。”叶修托着侧脸,歪头看过来,“你能来找我帮忙对我而言才是件真的好事。怎么样,哥这人靠谱吧?”

“还成吧。”王杰希说着,忍不住微微笑了。他们站在阳台看着朝阳缓缓升起,阳光越过高楼洒进了两家的阳台,照得人暖洋洋的。

 

作为一个负责人的成年人,王杰希觉得英杰生病这事也给叶修添了很大麻烦,无论如何都应该态度郑重地上门答谢。所以他走进便利店,严肃认真地对店员说:

“你好,请给我介绍一种能和泡面搭配的商品。”

然后他就拎着一兜子香肠到隔壁做客去了。

如果不算之前以猫形态乱入的情况,这还是王杰希第一次走进叶修家。很普通的房间,但他却被墙上挂着的许多照片吸引了。

照片里的人毫无疑问是叶修,背景是各处不同风貌的异域景色,看样子是从小到大游历了许多地方。这跟如今家里蹲的职业玩家+网店老板形象还真是相差甚远。

“大眼你这反应太明显了我很受伤啊。”叶修捂住心口,把切好的西瓜推到王杰希面前。“想不到吧,我也算个富二代。”

“恩,人不可貌相。”王杰希很接受似的点了点头。叶修的父母似乎是生意人,因为这层关系他早年在国外念书,完全过得是学业家业双丰收的梦幻生活。

会变成今天这样大概是叶修自己的选择吧。就凭他平时过得特别随性的那个劲儿,王杰希相信他是个拿得起放的下的人。不过这其中的理由,他还是想听叶修自己解释下。

“你不觉得,放弃过去的生活很可惜吗?”

“不觉得。”几乎是秒答。“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心里自在。”

果然,这个人是有魔力的。

随意和认真,光彩和暗淡,不和谐的因素同时存在于他身上,竟然不觉得违和。

不懂咒文的人不能在空中飞翔,然而行走在地面的叶修却比谁都自由。王杰希看着房间里摆放的照片,和现在的他完全是两个世界,可叶修就是能接受的这么好,好像不论身处怎样的境地都能游刃有余。

就像自己在课堂上向学生们传授的那样,最伟大的魔法从来不是有形的咒文。

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

难得的假期已经浪费了一半,他不大确定自己能把后半程也过得充实。可是生活嘛,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

他还记得叶修的话。‘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一直都在这里。’

这可是你说的。王杰希如是想。

 

后来王杰希索性就玩大了,按照叶修的总结就是大眼同志已经放弃治疗了。他这段时间玩儿的疯,压抑了好些年的好奇心和冲动集中大爆发,拖着叶修把学院里听来的那些外界娱乐全试了一遍。

比如看电影什么的,叶修就很不能理解。

“大眼啊,我们为什么要来电影院看这种没特效的片子?”

“因为这里的屏幕比你的电脑大。”

“莫非你带3D眼镜会看不出3D效果?”

“……”

“杰希大大我错了。不要没收我的爆米花。”

或者玩街机之类的,王杰希很意外地发现自己游戏玩得很好。

“叶修,怎么不去比较近的那几家店?”

“这家没来过。”

“有什么不同?”

“他们不会因为客人把店里的娃娃都夹走了而禁止他入店。”

“…………”

最后,虽然叶修表示出十万个懒得去,最终还是熬不过王杰希的脾气,硬着头皮陪着他坐上了过山车。

开车前,叶修拉着王杰希的手苦口婆心。

“鉴于你是第一次坐,紧张时一定记得抓住身边人的手。”

结果王杰希觉得,就这样吧。灭绝星辰一个俯冲的速度不比这个差。可他还是抓住了叶修的手,正确的说是被紧紧地握着。

他瞟了眼旁边的人,加速下冲时也没见他哪里不自在的。真是连装都懒得装了。

王杰希觉得有点好笑,用力地握了回去。

 

一旦真的玩起来,时间就会不经意间加速溜走。

曾经觉得漫长的假期,在和叶修一起混吃好玩了一阵子后竟然马上就要结束了。

有素养的职场人士都有着极快的思考模式切换速度。王杰希一边准备晚饭一边想,原来自己也会有觉得没玩够的时候。身后的叶修正乐呵呵地玩弄着他新试做的菜,全然不知到他在想什么。

“大眼这段时间手艺进步了很多嘛。”说着还偷吃了一粒丸子。

想到要告别,问题就接踵而至。王杰希突然不知道了,以他和叶修的关系,要说出怎样的道别才是理所应当。

邻居,朋友,一起生活一起分担的人,说到底他其实连两人间的关系都想不通。

继续用蹩脚的借口装下去?直接不辞而别会怎样?他考虑了下,随后一刀剁向菜板上的鱼。

 

王杰希本来计划在深夜时分悄悄启程。他提前跟叶修打过招呼说要离开一段时间,对方还是往常那副不过分关心不深度过问的态度,所以王杰希原本以为自己能走得轻松顺利,至少不会让谁的心里空了一块儿。

可是结果啊,万万没想到。

叶修这人,真是太可怕。

午夜时分,王杰希带着灭绝星辰走出公寓楼后却发现自己被早早守候在阳台的叶修逮了个正着。叶修的房间没开灯,王杰希独自站在路灯下,抬头低头两相望的距离却仿佛隔着遥远的光年。王杰希突然觉得叶修是陪自己玩了一场名为说出来你就输了的游戏,无形的规则像是契约,彼此都消受得乐此不疲。

昏暗之下王杰希看不清叶修的表情,他又用拉仇恨的腔调开玩笑,问大眼你这么晚拿着扫把是去哪儿做好事啊带我一个行不。王杰希被他这话逗得也没得感伤了,换了个愉快的口吻叫他快点回去要么玩要么睡觉。

叶修没有言语。他摇摇晃晃地爬到护沿上站着,头顶晚风月夜,身前是四层的高楼落差,一副你走了我也不活了的大义凛然。

王杰希不由得神经一紧,抓住灭绝星辰的手用力蜷着。

“叶修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事,就喝了一点。”叶修头疼似的摇了摇头。“艾玛,风一吹是有点头晕。”

王杰希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跳上了灭绝星辰飞向了空中,眼中只有叶修摇摇欲坠的身影。低处的风景被加速甩在身后,他飞到叶修身边,定格住的画面里,叶修捧着脸坐在护沿上笑着与他对视。

咦?好像跟说好的不大一样?

对面的人好欠扁的一张脸仿佛说了声BINGO。王杰希反应过来后差点没一扫把他抽下去。

“太帅了太帅了。”叶修自顾自鼓起掌来。“我家大眼真正的身手真是帅得人合不拢腿。”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到最后还是被他将了一军。

“对不起啊,害你担心了。可要不这么试一把,我还真怕你这一走连头都不回了。”

“不会的。”王杰希语气坚定。其实他早就想好了,身份被识破又怎样,魔道学者还是可以跟职业宅男愉快地在一起。只是在此之前没做完的事情总要有人处理,王杰希对叶修说他一定会回来,安排好学院的事情后马上就回来。

他以伟大魔法的名义像叶修保证,叶修当然不明白,这是承载了魔法师荣耀的一道约定。他还在开着玩笑说魔法什么的哥也会啊,王杰希现在知道他真的是在忽悠人了,偏过头用侧脸看他,却被叶修抓住手腕拉近到面前。

无言的魔法静谧地降临,不需要什么吟唱和咒文,有的仅仅是唇间浅尝辄止的温暖触感。

“看吧,这就是我的魔法。”

偷腥成功的叶修得意地笑了。王杰希脑子里各种各样的咒文蹦来蹦去,没有演变成魔力暴走多亏了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好吧。他认命地一声叹息。就当是契约成立了。

 

“所以大眼你到底打算回去多久啊?”

“没假了,我正在想该怎么办……”

“有没有什么假期可以透支的吗?”

“恩……”

月夜下的阳台,工作狂和自由业者人手一罐啤酒,坐在墙沿上寻思着找什么理由跟公司请假。

 

 

“老邓啊,你觉不觉得杰希这次回来变得更开朗了。”

魔法学院微草院里有一片药园,如今俨然变成了退休老干部集会喝茶的地方。前圣职系教授方士谦和前骑士科资深教师邓复生正坐在药园中心的茶桌上,随意聊着最近的话题。

“心情很好的样子啊。”邓复生回答。“看样子这个假期很好的放松了。”

“你看他还给我带了这种土产。”方士谦指了指在药园安居乐业的萝卜精叶子。“他走的时候我还觉得一定会收到什么充满怨恨的礼物呢。”

“院长辛苦了这么多年,能休个假都是方神你的功劳啊。整个微草院都要感谢你。”

“哪有的事,言过了言过了哈哈哈哈。”

俩人唠得正欢的时候,剑士系高等部的刘小别同学走了过来。

“啊,方教授,邓老师。王老师刚走。他让我跟你们说一声,他把实验室的东西都打包带走了。”

两位德高望重的教育界大手突然就不明状况了。

“他又去外界了?可是杰希他已经没有年假了啊?”

刘小别显得有些为难,小声地说出了缘由。听到回答的方士谦一口老血。被称为治疗之神的伟大圣职者至今也无法忘怀那句话所带来的冲击。

 

“据说……王老师请的是婚假。”

 

Fin.

 

 

后来方教授就抓了小别同学做向导跑去外界跟离家出走的王老师谈判去了(没有后来(。


  412 23
评论(23)
热度(412)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