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喻王] 第三年的生徒战争01、02

 

试着写写轻松愉快的大学生活。不会很长,差不多5章完结吧。

CP喻王,众人打酱油。还是不苏不帅,大家能看得开心就好。

——————————————

 

01

 

“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微草宿舍楼下,对着整栋楼嚷嚷的人正是蓝雨的黄少天。这位小哥的嗓门和语速全校都是知道的,今天他还专门拿本书卷起来扩音,生怕吵不醒全楼的人。

“吵什么呀一大早上的,信不信我拿水浇你啊!”

很快二楼就有人回复了。大二的袁柏青火气特大地冲了出来,扒着栏杆就跟楼下吼。跟他一个屋的刘小别也摘了耳机探头出来,拎着个红色塑料桶前来助阵。

“叫你们主席出来,有事商量!”

“今天周六啊大哥,有事你不会打手机吗??”

“他把我拉黑了打不通!”黄少天特别理直气壮,挺胸抬头双臂交叉面对好多双围观的眼睛。“算了我就直说吧。月底大院趣味运动会,我们系三大项都报名,出于隔壁宿舍楼的友情提前告诉你们,省省名额玩别的去吧!三大项的冠军已经都被我们蓝雨承包了灭哈哈哈哈!”

微草楼的同学们听了那个气啊,这人一副‘来吧正面上我’的架势,太目中无人了吧,可以忍?

“许副,怎么办?”刘小别问隔壁阳台的许斌。

“额………………”微草学生会副主席扶着额头,纠结了好半天才回了句:“总之先把他轰走吧。”

微草楼的学生一呼百应,不管大一到大四对着楼下就是一通嘘。黄少天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就搁楼下闲庭信步起来,倍受瞩目的感觉享受得不得了。

王杰希从阳台往下望的时候一二三层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他赶了一晚上的报告,这动静闹得他头疼。王杰希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一抬头刚好目光对上平行视角下对面四楼阳台的喻文州,后者向他摆手打招呼,笑容清新得宛如8月吹过的微风。

“早啊,王杰希。”

“早。”王杰希冲对面点点头。

“抱歉啊,少天一早上就有点激动。”

“没事,习惯了。”

“作为补偿,我们一起去食堂吃早饭,顺便商量下运动会的事如何?”

喻文州笑着问。王杰希刚想回绝掉去睡个回笼觉,对面又补充了一句。

“你还欠我一顿饭钱。”

这就是你的补偿态度吗?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的笑脸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眼还在煽动仇恨的黄少天,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那句话,事件的背后总有喻文州啊。

 

在荣耀综合大学,每个院系的学生都被分在自己院独有的宿舍楼里。从大一入学到大四毕业,每学年搬宿舍也不过是换个楼层。一直以来总有人认为这种分宿舍制度不利于各系学生间交流,但在校生却一致觉得这么分其实挺好,至少在荣耀大学,以院系和宿舍楼为单位的学生群都有着极强的团队意识。院系即我家,宿舍就是主场,怀着这种我院独大的精神,学生们甚至将院系风格发展成学校文化的icon。比如说IT专业以水滴为院徽的蓝雨宿舍楼,和制药专业以青草为院徽的微草宿舍楼,这两家就是荣耀大学有名的两大阵营。因为楼挨着楼,又都是工科,课程密集度不相上下,两个系的学生总保持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

按理说连去阳台晾个衣服都能看见对面宿舍楼的哥们伸懒腰,两家不说是兄弟系那么铁,好歹也该有些英雄不问出处的惺惺相惜。

可惜事实上,还真不是这样。

要说蓝雨和微草两个楼其实住了不少风云人物,而这些个人物分属于两系的学生会。微草楼自从现任主席兼楼长王杰希入住以来,每逢大院活动都能取得不俗的成绩,学生会的排名在学校里不断攀升,论成绩和人气都是拿得出手的。另一边的蓝雨楼呢,现任学生会主席喻文州和副主席黄少天都是G市高考人数最多那年考出来的,人称黄金一代。两人一个脑子好一个运动全能,进入蓝雨学生会后可劲儿的给IT男刷时髦值。尤其是喻文州,接手学生会后就在当年的大院文艺巡展上带领学院总比分力克微草拔得头筹。其实微草那年是有连贯趋势的,谁知道蓝雨半路杀出,两个系间多少就结了些梁子。

起因是这样,后来再遇到些事,比如蓝雨的抱怨微草又占领了共用的自行车棚啦,微草的吐槽蓝雨半夜又在楼门口弹琴唱歌啦,两个楼的人因为各种问题吵架,日久生恨,冤家的关系也就坐实了。

所以像今早这样,由黄少天这个大杀器单刷微草宿舍楼副本也是司空寻常的事情。对此微草的同学相当苦恼,可反思之后大家发现,我们是没有话唠,可是我们也有蓝雨没有的杀手锏啊!后来但凡两楼隔空对骂到最后总会演变成这种结果:

“我们系课题获奖学校又给批了一批新电脑~”

“我们系有妹子。”

“我们系这次演讲比赛又是冠军~冠军~”

“我们系有妹子。”

蓝雨的男同学们那个恨啊。

 

因为两个系有这层关系,每当两边的学生会主席一起出现在食堂买饭时,其他系的同学都会忍不住小声议论。

“看见没看见没,蓝雨和微草那两个帅哥又凑在一起商量不好的事情了啧啧啧。”

其实只是学生工作层面上的交流罢了,王杰希头疼地想。他和喻文州在餐桌上谈了两年半的学生工作,每逢院系对抗前对方都习惯性拉自己出来联络下感情,读作舌尖上的交友,写作心脏间的互相摸底。从干事到主席,两人差不多吃遍了学校周边1公里的饭馆,如今更是光靠刷脸就能在食堂被打饭大妈多盛两斤饭。

不过,虽说王杰希已经有经验了,有些画面不论看过少遍还是触目惊心。喻文州就在他面前端着餐盘,拿了一碗粥,一份煎蛋,一个菜包,一个肉包,两个叉烧包,一杯豆浆和两根油条,把东西摆得整整齐齐后开始上筷子。他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己请客就故意起哄,喻文州看着挺斯文挺单薄一人,内里可是填不饱的胃口和层出不穷的鬼主意。

“你要是想找我吃饭,一个短信就好。何苦非要出动黄少天呢?”

“先声夺人。”

喻文州喝了一口豆浆,发现王杰希在看他,就笑着补充道:“我们是觉得,这次至少气势上不能输了。”

王杰希想了想,明白了他的意思。上个月大院组织篮球赛,因为制药系的姑娘们对参赛不感兴趣,王杰希就说服她们给男生队做拉拉队。结果这个安排似乎给对手造成了很大打击。蓝雨的一个二年级学生赛后哭着说了句“我们连女生队的参赛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咳。太记仇了对心脏可不好。”

“没有的事。”喻文州看着他,无辜地眨眨眼睛。“蓝雨只是想保持和微草间相互竞争共同进步的好传统罢了。”

信你才有鬼呢。王杰希面无表情。基本上喻文州也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两边之所以冤家路窄正是因为历史上各种交锋恰恰都是机缘巧合,像这样人为的挑起对抗,确实是第一次发生。

“课题研究,实验报告,已经够多事情了,现在你又要来参一脚……”王杰希把吸管含在嘴里,搅动着管子。“大三学年都快要结束了,我们就不能和平交接给低年级吗?”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喻文州笑了笑,将勺尖抵在下唇上。“想不到这么快学期就过半了。”

“更快的是我们已经认识三年了。”

“确实是呢。”

“所以这次,索性我们两边都控制下,期末前还有几次院系级活动,我们完全可以不用这么针锋相对……”

 “最后把战争全面升级,一决胜负吧。”

一桌的食物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全面扫荡。王杰希没想到自己会被抢话,他看见对面的人慢悠悠地放下餐具,愉快地拍了下手。

“谢谢款待。”喻文州笑着说。

 

 

02

 

对于送上门的挑衅,王杰希要是应付不来,他也就妄为‘全校最靠谱的学长’第一名的身份了。所以喻文州下战书的时候,他虽然愣了一下,还是很快进入了备战状态。

“你这又是有什么打算?”

喻文州只是看着他,笑而不语。王杰希见状也不再多问,同样回给对方一个浅浅的笑容。

“我明白了。那便来吧。”

 

虽然搞不懂喻文州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他放黄少天公然宣战,微草自然也没有躲着的道理。王杰希回去之后就召集学生会的干事到自己宿舍开会,许斌高英杰倒是很快来了,可剩下的几个人迟迟没露面。

“小别他们怎么没来?”

“在屋里忙着准备横幅呢。”

“横幅?”

高英杰指了指对面宿舍楼,王杰希望过去,发现蓝雨楼不知什么时候连备战标语都挂好了。

‘没有妹子却有一生朋友’

‘速速分手还能重新做人’

‘微草烧烧烧’

三条标语,就这样红底黑子挂在阳台上跟春联似的迎风飘扬。

王杰希不禁扶额了。喻文州这是要闹哪样。

 

蓝雨报名的三个大项目:十人十一足、投沙包、借物赛跑接力,微草的众人一番商量后决定证明迎战,也全部报了名。

有了两边赛前的呛火,到了比赛当天,运动场聚集了相当多看热闹的同学。别的学院的选手结束了比赛也都三三两两坐到看台围观微草和蓝雨参加的项目,两个学院像主角一般统治着赛场,搞得参与竞争的其他学院比起来都有些不起眼。

表演系,院徽为火把的兴欣观众席这边,系主席叶修翘着腿枕着胳膊好一副看戏的样子。马上要参加十人十一足的黄少天在场边用蹦的招呼他。

“蹦什么呢,你就不能稳重点儿?”叶修懒得搭理他。

“去去去,这么好的太阳这么热情的现场你还能躺得住。”黄少天鄙视他,随后说:“等下十人十一足记得让你们系的美女们给我大蓝雨加油啊,说好的联谊还欠着我们呢!”

“哦?”叶修听了这话到来了兴趣。“文州怎么放你参加集体大项目了?等下借物接力谁来跑?”

黄少天耸耸肩表示不知道,紧接着就被叫去集合了。

十人十一足这项目考察的是参赛队伍成员间的配合,两个系为一组,胜者晋级。也不知道是不是大院体育部故意制造噱头,这个项目还真让蓝雨和微草首回合就遭遇了。两边的选手们绑好脚踝的绳子,整装待发之际还不忘互相喷两句,但是因为蓝雨有大将黄少天助阵,场面上一时是一边倒的状态。

“男人站在赛道上就应该用脚力说话,手速再快现在也没有用哦。”

微草这边,王杰希委任的临时队长刘小别被不点名嘲了一通,刚想回以中指,就看到看台上有个孩子冲他狂挥手,目光之热烈让他马上扭头错开视线。

赛道边,王杰希问身边的喻文州:“这不是你们系卢老师家小孩吗?他怎么又来了?”

“恩……”喻文州意味深长地单手托臂扶着下巴。“大概是因为运动场和比赛让人变得更有魅力吧?”

 

随着裁判员一声枪响,两边的选手齐刷刷地迈开了步子。显然大家都是事先练过的,配合和默契都有着很高的水准,场下的加油声和场上的口号声交杂在一起,瞬间把气氛烘托到顶点。最终还是微草的各位发挥更好,领先了蓝雨2秒越过终点线。

“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输吗?”叶修在观众席低头瞅看台下的黄少天,后者刚刚输了比赛正在郁闷得挠墙。

“因为你们平均身高输了啊!平均腿长就短人一截,懂吗?”

“我次奥你又有多高啊??有一米八吗??也就比我高2厘米好吗??”黄少天怒火中烧,一副要挠人的架势。

“哥一米七八,没怎么蹦跶也好歹有个八。”叶修说完就美滋滋地趟了回去。

 

紧接在十人十一足后的是投沙包比赛。由于每人只能参加一项集体比赛,上场的马上换成另外一波人。这次蓝雨和微草没有在首轮就遭遇,两边各自打赢了对手晋级,憋足了劲在round2再战。王杰希这边还在和马上要上场的队员嘱咐着什么,转头一看蓝雨那边,喻文州也在和队员商量着什么,见王杰希看过来就微笑着冲他挥挥手。考虑到现场气氛剑拔弩张,他这举动倒是看得人心里毛毛的。

“敌人是狡猾的,我们不可以因为刚才的胜利就轻敌。”王杰希最后叮嘱道。

“哦!!”微草的队员们齐声振臂。

投沙包比赛实际就跟小学生经常玩的坎子儿一个规则,分为两局,限定时间内一队进攻一队防守,时间到后攻守互换,最后计算人头分决胜负。猜拳决定先攻是蓝雨,投手郑轩念叨着亚历山大怎么看都是硬着头皮被推到了投手席。带领微草组成防守阵容的是副主席许斌,校足球队的御用守门员,轮接球能力在全校也是数一数二的。

“原来王杰希是有这种意图。”看了微草的上场阵容,场地外侧的喻文州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我们是不是失策了?”黄少天还没走出郁闷,蹲在地上捧着脸嘟着嘴。“可惜啊,每个人只能报名一个大项,要是沙包在我手上秒秒钟让他们手忙脚乱。”

“没事的少天,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黄少天仰头看喻文州,对方却没有再做解释,只是笑得势在必得。

 

随着一声哨响,两边马上投入了比赛状态。蓝雨的投手毕竟是校棒球队的核心成员,虽然看起来没干劲,投掷能力却相当了得。微草这边虽有副主席率队,防守的节奏却一时有些跟不上进攻的速度,形式上略显被动。眼看着对方又是一记速攻的架势,微草队员们马上散开躲过了沙包的飞行轨迹。只是这一抛似乎有些用力过猛,沙包越过对面投手高举的手,径直杀向比赛区域外的路人,命中了。

“我日。谁砸我??”

只是因为路过赛道就无辜躺枪的人,是专门为社会输送总裁的管理系霸图学生会成员张佳乐,微草这边被砸下场的几个人反应又快又自觉,一致指向了蓝雨的投手席。

“……压……压力山大……”

不堪霸图系主席那威严的视线,蓝雨的郑轩同学很想把脸埋在地里。

 

两队的投沙包较量最终以总比分5:3结束,微草输了两个人头分被击败。算上之前的十人十一足,两个回合较量下来两边也算打了个平手,只是由于蓝雨是扳平比分,观众席的气氛比微草还要热烈些。可惜的是蓝雨最后也没能问鼎冠军,怀有砸头之仇的张佳乐玩起了一个人的繁花血景,争四强的时候把他们送出了局。

“看来要在借物赛跑里最终定输赢了。”

王杰希说着,做了下拉伸,把选手号码别在运动服上就走上了赛道。而蓝雨那边喻文州也同时起立,走到了王杰希旁边的赛道。

“你报名了接力赛?”王杰希盯着喻文州肩上的号码,一脸不可置信。而感到惊讶的还不止他一个人,场边结束了比赛的蓝雨选手们也目瞪口呆半天没说出话,只有黄少天表现平常,钻到了兴欣观众席和叶修聊得欢实。

“合着文州是知道大眼肯定跑接力,独断专行了一把。”叶修说着,很是玩味地看向赛道方向。“这可真是下了一手好棋啊。”

 

“意外吗?”赛道上,喻文州笑着问王杰希。

“有点。”两人很熟了,王杰希自然也是直言不讳。喻文州不是个运动上很突出的人,以往也没见他报名参加体育比赛,这一招还真是意想不到。

说起来,这人最近让人意外的频率是不是有点高了?王杰希不由得想。

“我也想让运动场和比赛给自己加几分嘛。”

“得了‘全校最想嫁的学长’第一名的人在说什么呢?”

“嗯……但是那之后也没有女同学转系到蓝雨啊。”

两人说罢,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王杰希又想不通了,喻文州上场的目的难道是为了削弱我方的对抗意识吗?他整理了下心情,稍稍压抑住愉快的情绪,严肃补充道:

“事先说好了,我可不会放水。”

“求之不得。^ ^”

远处传来裁判高喊的各就各位,两个人各自进入状态。

枪响,比赛开始。

 

TBC.



下一话就是借物赛跑啦!GO GO GO!

  160 10
评论(10)
热度(160)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