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喻王] 第三年的生徒战争03、04

03

 

荣耀大学的趣味运动会,为了突出趣味性,部分比赛的规则会增加原创性。比如说借物赛跑就不仅仅是到中继点抽签借东西这么简单。选手不仅要按抽取到的指令借到物品,还要带着物品完成接力。每一队的接力选手由四人组成,每个人的赛程为400米,哪个队最先带着借物跑完最后一棒就算优胜。

同时,虽然项目名称叫做借物赛跑,但选手可能抽取到的指令可不限于物品。签上的指令从水瓶、硬币到校花、指导老师,什么样的内容都会出现,这一设置增加了完成比赛的难度,却让比赛可看性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王杰希和喻文州担任的都是第一棒的位置,枪响后几乎同一时间冲了出去。王杰希平时就比较注意锻炼,到中继点前200米的冲刺阶段始终保持领先。他第一个从抽选借物的箱子里抽了签,白纸上写着‘头饰’两字,相当简单的一个任务。赛道边围观的同学中就有戴发卡的姑娘,听了王杰希的请求后还很热心地帮他把发卡别在刘海上。他转身返回中继点,看到喻文州站在那里低头思考。

王杰希有些好奇喻文州究竟是被什么指令难住了,可比赛中也顾不了那么多,裁判确认借物有效后他马上迈开了步子。

可是才踏出去一步,手腕就被人抓住了。喻文州从身后笑嘻嘻地看着他,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字条喊了声“裁判!”

担任裁判的妹子看见字条后捂着嘴向后跳了一小步。

“借物有效!”她高举小旗宣布。

“哎?!”

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喻文州拉着手冲上了赛道。

 

蓝雨的第一棒拉着微草的第一棒一起跑在赛道上,惊讶声瞬间响彻全场。观众席和选首席都陷入了骚动,微草所在的区域更是闹翻了天。裁判组为了平息同学们的震惊而把借物的内容展示了出来,喻文州抽到的指令其实很普通,纸上就俩字:帅哥。

场内瞬间更加哗然,裁判补充解释:“比赛规定不能向同队的人借物,但是借他队的则是允许的,所以借物有效。”

“这……蓝雨的人也太卑鄙了吧!什么招数都想得出来!”微草的同学不服,还是提出了抗议。

“我就觉得很合理嘛!”蓝雨这边一个同学站起来反驳他们。“你们是觉得这题目选你们主席不合适吗?”

当然不合适了!微草的众人怒。可他们举起胳膊想抗议,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要说不合适确实是不合适,可这个不合适也不是那个不合适的意思,总之众人面面相觑,憋了一肚子火却又不知如何反驳了。

微草这边是如此,实际上,大多数蓝雨的同学也还处在云里雾里,他们看样子对于自家主席这个奇妙的战术并没能很好的领悟。

“总觉得吧…………”承担挥旗大任的宋晓同学疑问道,“喻队这算不算背叛革命了?”

“这手拉手的……”

“还跑得挺休闲……”

“确实是有点……”

大家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下,蓝雨阵营上空飘过静默的点点点,随后还是宋晓关键时刻反应快,再次挥动大旗打破了沉寂。

“不管怎样,加油就对了!”宋晓呼吁大家一起喊,“喻队加油啊!”

“主席加油!”“加油!!干得漂亮!”“两位一定要幸福啊!”

画风不大对的加油声混杂在里面。众人顺着声音回头,只看见雷霆机械专业那边,系主席肖时钦正按着旁边姑娘的头笑得略显慌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兴欣坐席中的叶修笑得合不拢腿儿,黄少天为了避免和他一起遭受不知情群众鄙夷的视线,自觉地换到隔壁座位。
“文州这小子搞什么花样?”叶修身后的座位传来抱怨,从蓝雨调任到兴欣的辅导员魏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黄少天跟他也熟了,随口招呼了一声魏老大。
“队长这是策略,策略。没看王杰希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吗?他平时跑得不比我慢呀。”
“哦,策略。”魏琛点点头,又摇摇头。“可老夫怎么觉得看起来就像一种羞耻PLAY呢?”
这话一说叶修就笑得更厉害了。黄少天看他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特别嫌弃地撇了撇嘴。

 

赛道上,王杰希被喻文州拉着手跑了几十米才终于想明白,自己这是被喻文州当做借用的目标了啊……

他深感无奈地看着旁边的人,喻文州的刘海被风吹了起来,他的速度并不快,看样子也是没有尽全力。虽然其他赛道的选手还没有追上来,两人这种优哉游哉的小跑也有点太闲适了。

“你为了拉低我们队的成绩,也是蛮拼的了……”

“谁让我抽到那种题目了呢。”

喻文州侧过头来,一本正经的表情。

“抱歉啊王杰希,擅自占了你的便宜。”

已经占了还说什么呢?王杰希看着被对方握住的手,喻文州始终没有很用力,在加上这遛弯一样的速度,他好像确实在等自己一个回复。

“让你们下一棒跑慢点,我就姑且原谅你了。”

“那我还是做一个无法被杰希大大原谅的人吧。”

喻文州又回到平常那种从容的笑容,王杰希一瞬间有种看到他身后摇晃着狐狸尾巴的错觉。他让注意力回到赛道上,眼下还是要以比赛优先。

“加速吧。”

“嗯。”

两人在弯道处同时发力,突然的加速让观众席再次沸腾,接力比赛总算有了该有的气氛。王杰希在最后一段距离保持加速,先于喻文州一步完成了交接。他退到场边调整着呼吸,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攥着喻文州的手,对方却很是无辜地任他牵着。

“怎么成了我拉着你跑了?”

“为了跟上你的速度,我也是蛮拼的了。”喻文州的声音有些起伏,他深吸了一口气让呼吸趋于平稳。

“我觉得这算是……扯平了?”

“不算。”王杰希单手叉腰,神情严肃地对他说:“是你欠我两次。”

 

之后的借物和赛跑都没出什么大乱子,蓝雨和微草的最后一棒很巧的都是各自学生会里的生活委员。在校医院打杂的袁柏青平时就没有治愈系的样儿,拿着接力棒时更是表情狰狞的冲冲冲。相比之下蓝雨的徐景熙倒是平时安静低调,这会儿也狂暴似的可劲儿地给双腿提速,两边又是一场弃疗的较量。最后,由于袁柏青在借物时遇到坑爹题目,他扛着‘队旗’赶回中继点时,徐景熙和他的‘斜挎包’已经跑出去几十米了。虽然这个差距在后半程不断缩小,却还是没能在终点线前上演逆转,蓝雨率先冲过终点。算上之前的各有胜负,三大项最终成绩上也是蓝雨获胜。

王杰希站在赛道边看见蓝雨的众人瞬间进入群魔乱舞的模式,托他们的福微草那边似乎也没太过低沉,方才还跪在赛道上捶地的袁柏青这都跑到观众席给自家的嘴架助阵去了。

 

“今天真是太有趣了。”喻文州也没有急着回到蓝雨的席位。离最后宣布总成绩还有点时间,他往王杰希身边靠近一步,伸了个懒腰。

“赢了的人不要说这种理所当然的话好吗?”

“恩?你不觉得开心吗?”

这话听着耳熟。王杰希仔细想了想,喻文州自打做了蓝雨系主席后可没少这样问。

“有责任在身上时就顾不上自己开心了。”

“我大一认识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

喻文州笑着说。虽然他的眼里并没有笑意。

“那个时候的你可以做好任何事情,并且看上去十分开心。”

王杰希忍不住皱起眉头看着喻文州,他这幅样子没少被叶修嘲笑说充满了教导主任的气势。喻文州也转身面对他,两个人身高差别不大,对等的视线交错着很是有点火药味。

“王杰希。”赛场内开始广播运动会的最终成绩,气氛不断升温。喻文州不得不提高音量,几乎是一字一字地加重着话语。“我要在卸任前最后的院系文艺汇演里,再一次击败你。”

他说着,声音穿过周遭嘈杂的呐喊,清晰地在王杰希的脑海里回荡。

“你会全力迎战吗?”

王杰希注视着他,声音平稳而有力。

“我会。”

赛场在下一秒,爆发出轰鸣般的欢呼声。

 

04

 

‘青春,是学业和爱情双丰收’

‘苦逼,是除了代码两手空空’

‘蓝雨,呵呵’

黄少天和他的小伙伴们打完篮球回宿舍,抬头看见对面楼上有些不一样。刚好王杰希和同系的室友一起离开宿舍去图书馆,两边在楼下就遇到了。

“怎么回事啊王杰希,这横幅看着不是你的风格啊?”

王杰希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微草楼。现在也和蓝雨旗鼓相当地挂着春联式的标语。相比于对面那个喜庆的红底黑子,这边的白底绿字就养眼了许多,字体还是很美观的楷书。

“我们的横幅题字……可是找了外援的。”

“哦……………………”这么一说众人马上就悟了。说道文字类的外援,放眼整个荣耀大学非汉语系的轮回莫属。再看这题字的风格,轮回那边能用俩字就让黄少天哑火的人还能有谁?

“竟然找外援,微草还行不行。”

“这是对你们足够重视。”

“很有干劲嘛。”黄少天咧嘴一笑。“这样比较好。恩恩。”

王杰希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笑。寒暄了两句后两人就各自走不同的方向了。几个在两人身边围观的同学都雾水了,按照历史经验刚才显然是个不吵不欢的剧情,结果两边却平和过度,看起来感情还很好。

“黄少,你不说两句?”

“说什么?我们是要堂堂正正把胜利保持到最后一刻的,说那么多别的有什么用!”黄少天头也不回,走得十分潇洒。

 

最后的院系文艺汇演,先行的节目是全系变装游行,于是仅此一日,原本神圣安静的学院大街变成了各种主题cosplay的大聚会。虽然这种彰显个性的活动通常是花样百出的,不过今年明显有几个系的点子撞了车。蓝雨那边是扛着剑和巫师打扮的居多,微草则是骑士群为诸位魔法师开道,霸图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个虎背熊腰的猛汉,后面跟着的人有举着十字架有人手持花炮和板砖,再看兴欣的队伍,叶修一个人在中央撑着伞,身边扛着炮或者拎着长矛的美女们左右排开。几波人行进时撞到一起,场面一时有点紧张。

“打网游是我们理工科的浪漫,你们都凑什么热闹啊?”

“哎呦,别人就不能也浪漫一把了?再说了你们游戏有哥玩得好吗?”

最有两系代表自觉的黄少天和叶修马上就呛了起来。管理系向来是不惜参与他们这种低水平斗嘴的,众人跟着系主席身后昂首挺胸,十分气派地想当没看见。可叶修却不依不饶,对着离去的人群大喊。

“张佳乐你不是少数民族吗?说好的最炫民族风呢?”

“靠我只是家在云南好吗?”张佳乐身为霸图最容易被撩菜的男人,又一次中了敌人的陷阱。

 

王杰希在一旁冷眼看他们吵。微草也有几个冲出去争的,但在叶修黄少天这种级别的嘴炮面前都自动化为背景。喻文州拖着他的术士长袍走到他身边,王杰希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不熟你的人一定会觉得你应该换成一身白色。”

喻文州听后看了看自己这身行头。

“不合适吗?”

“没有。是相当合适。”

“谢谢,你也很合适。魔术师先生今天会带来怎样的魔法呢?”

王杰希没有回话,他拉低了魔法师礼帽的帽檐,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秘密。”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术士先生微笑着,浅浅的鞠了一躬。

 

作为每学年学生活动的收官作,文艺汇演在荣耀大学有着春晚一样的地位。只不过春晚是迎新,大学的文艺汇演是辞旧,这场演出也因此成为每代学生会的告别演出,能推上台的都是看家本事。汇演不限定主题,内容上倒是歌曲演剧相声小品应有尽有。每次汇演到最后会选出最受欢迎的节目,像前年的第一名是微草的剪影魔术,去年则是蓝雨的乐队演出。

值得一提的是,表演系的兴欣虽然会准备节目,却不会参与最终评选。他们有特殊的任务——担任整场演出的评委。

像现在,叶修作为表演系系主席就占据了整个礼堂最好的位置,乐此不疲地对节目单指指点点。

“我去,轮回还真准备了走秀,等下姑娘们岂不是要疯?”

在他旁边的座位,同是表演系的方锐也和辅导员魏琛一起,津津有味地研究着节目单。

“霸图今年也是简单粗暴嘛。歌曲合唱《向天再借五百年》,老林的看家本领胸口碎大石又派不上用场了。”

“让老夫看看蓝雨的臭小子们今年怎么玩。”魏琛毕竟是从蓝雨调任到兴欣的,对以前系里的小辈们感情深。

“舞台剧《月光传说》,这是什么鬼东西。”

方锐听了后却目光璀璨。“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可是个了不起的节目。”

“更了不起的在这儿呢。”叶修突然插话,指着节目单上微草的那一行。

“我们今晚有好戏看了。”

 

能容纳千人的礼堂很快就座无虚席,更多没抢到票的同学则是通过现场直播在主教学楼前的大屏幕上围观。汇演以百花环科系的集体舞《繁花似锦》开场,随后主持人登台。担任主持的分别是兴欣的校花苏沐澄和轮回的江波涛。其实按照校内BBS投票,男性主持的首选应当是轮回的系主席兼校草周泽楷。不过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需要讲话的工作还是交给了副主席江波涛,而周泽楷负责在轮回的走秀节目上扛大梁。

舞台后,还在做上台准备的同学们听见前台传来刺耳的尖叫声就知道这会儿是谁登台了。黄少天一句话六个啧表示了自己有多不爽,下一个节目就是蓝雨的,接在这种失衡的热烈气氛后上场着实不是个好顺位。

喻文州整理了下自己的披风,带上面具,转身时却吓了一大跳。

“你这身打扮……”

来的人是王杰希。微草的出场排在倒数,他显然是不急于准备。

“我知道这身看起来不大合……”

“挺好的。”

喻文州惊讶地眨眼看他。王杰希随即补充道:“这大概就是姑娘们常说的苏苏的感觉?”

“放在十几年前,应该是吧。不过现在这样穿还是有点羞耻。”

“是吗?”王杰希嘴角微翘,笑容有点狡诈。“你应该跟小周他们一起上台走两圈。”

“最近补刀技巧大有提升啊杰希大大。”

两个人随意聊了几句,话题被前台的报幕声打断,轮回的表演结束,蓝雨马上就要上场了。

王杰希发现喻文州似乎并不急于上台,他看着舞台幕后的灯光,目光陷入了回忆中。

“想什么呢?”

喻文州回过神来,冲他笑了下。

“想你和我最初像这样站在这里的时候。”

 

舞台前,方才轮回制造的余热还未散去,蓝雨的诸位摸黑在台上布好阵。突然的灯光照下来,呈现给观众的是五个被披风严实包裹住的背影,站在中央位的人率先有所行动,披风一甩很是潇洒的来了个华丽转身。

水手服、超短裙、高跟鞋。黄少天坦荡荡地秀着大腿摆了个POSE。

“代表月亮消灭你们哦。”

语毕,还较俏地眨眨眼。

“我勒个去!!”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出口的,从巨大冲击中醒过来的观众席瞬间爆发出欢呼,笑声口哨声好不热闹。黄少天周围的四人也随后掀开了披风,五色战士一字排开,高跟鞋衬着理工男白花花的大腿更显高挑,闪得台下的男同学们一个个羞涩的捂胸口。

“你们蓝雨五虎也……太会玩了吧!”

评审席的方锐用胳膊肘戳戳目瞪口呆的魏琛,左手边的叶修已经笑得醉了完全搭不上话。

前台的骚动也带动了后台的气氛,好奇往舞台上扒头儿的同学全都捂着肚子败阵而归。王杰希没跟着凑热闹所以不明状况,他还想喻文州那身是耻了点但也没太好笑啊。刚这么想,前台就传来女生们‘Gya————’的尖叫,声音不像轮回时那般邪教,倒是多了几分惊艳的感觉。

灯光聚集在舞台搭建的高台上,喻文州一身黑色礼服的打扮登场,他亲吻了下手中的红玫瑰,很有风度地将花抛到观众席。

经过争抢终于拿到花的姑娘双手合十深情地望着台上说:

“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呢。”

 

“这节目,分要怎么给?”

魏琛挠了挠头,身为表演系的辅导老师他也是有打分权的,只是蓝雨这架势实在超出想象,让他摸不着头脑。

“看得有劲吗?”叶修问他。

“有劲。”

“气氛热闹吗?”

“热闹。”

“那不就结了。”叶修笑了,见魏琛似乎还有微词,就补充道:“你的老徒弟们光卖肉也得有点辛苦分呢,更何况他们几个演得还挺不错的。”

魏琛看着台上声情并茂的一群人,水手服黄少天和夜礼服喻文州发动了组合技,一道圣光将敌人彻底净化。最后几个人在夕阳(背景)的映衬下集体向观众们鞠躬,喻文州接过话筒说,最后一次,希望蓝雨能给大家带来狂欢一般的记忆。

 

蓝雨的众人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中谢幕,一下了舞台就开始手忙脚乱地换衣服,巴不得早点撤退的样子。只有喻文州还在不紧不慢地拆披风,黄少天批了件外套走到他旁边。

“不到观众席去看吗?”

“不了,我就想在这里看看。”

他说着,望向前台的方向。

在你的领域之外,离你最近的位置。


TBC.


还剩一章♬

  147 19
评论(19)
热度(147)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