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肖王] 魔法坐标与星空齿轮

is an AU story 。

———————————————— 

 

午时响起的钟声为喧闹的街市拉下帷幕,月亮在静谧中升起,和白炽灯一起点亮了雷霆城的夜晚。

支撑着这个城市的齿轮停止转动,汽笛不再轰鸣,闻名于世的机械都市要休息了,而他脚下的土地却悄悄露出古老悠久的一面。

宁静的街角偶尔有小小的不速之客光临,三花将身形藏在影子里,午夜的街道是她的地盘,任何陌生的客人都不会从她敏锐的双眼下溜走。三花玩弄着今晚的猎物,一颗机金属母被她按在肉垫下揉捏。没过多久她就迎来了新的客人,机械师追随着从坡顶翻落而下的螺母来到她身前,缓慢地蹲下,那双可以创造世界的手抚摸过三花的头顶。手上的茧有些硬,蹭着却很舒服,小动物仰起脖子发出舒服的叫声,机械师笑了,顺着她仰头的方向注视着前方。

一家灯光昏暗的老店。

店门口悬挂着的木板招牌在空中荡起悠然的弧度,店面没有亮眼的装潢,只有覆盖着薄灰的门板玻璃上用手指划过一句‘欢迎光临’。

机械师敲了敲门,推开店门走进屋里。商品安静地沉睡在柜台上——一本牛皮封面的记事本,这大概是店里唯一值得留意的东西。机械师吹去了封面的灰尘,借着窗外的光将本子打开。

月光透过玻璃窗照映过来,光芒沉入了泛黄的纸页中,空白的页面浮现出银色的字体。

 

‘你好,我的朋友。’书页说,‘谢谢你找到了我。’

 

 

肖时钦,雷霆这座机械都市的总设计师,在人生的二十多年里将全部的信仰都奉献给了挚爱的机械发条。以至于被他的小助手调侃道,‘主人、发条、结婚!大龄、宅男、注孤生、生气!生气!’

首席机械师先生非常郁闷,觉得人工智能实在太不可控,宅男注孤生这些关键词到底是从哪儿学的?

小助手歪着头看他,灯管组成的眼睛一闪一闪。肖时钦每次看到他这样就没了脾气,卸载掉自我学习程序的想法瞬间被删除干净,他泄气地用扳手敲了敲自家娃儿的铁皮脑袋,摊开了笔记本。

‘x年x月x日 今天又被自己做的小机器人吐槽了,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类似的烦恼呢?……带孩子的烦恼。’

墨水浸入纸页,文字像是被笔记本消化了一般无声的沉淀。很快,在肖时钦停笔的下一行,浅浅的光芒隐约浮现,银丝一般的字符跃然纸上,蹦跳了几下便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沉了下去。

‘如果说是自己培养的生物不听话的话,我最近也苦于新栽培的药草。有一株曼陀罗总是无精打采,实在不知该怎么让他打起精神。以及,我到了一颗新的星星,这里的四季都是春天,花开得很美。我用一株风信子做了书签,也许你翻到下一页就能闻到它的香味。’

肖时钦微笑地看着优美的花体字翘起尾巴,他翻开下一页,圆形的图案边一点点微弱的花香自书缝间传来,闭上眼仿佛眼前就是阳光下被风信子覆盖的山坡。

‘非常好闻的味道呢。’肖时钦将图案记录下来,提笔写道。‘祝你这一次旅途能找到确定的方向,期待你的好消息。’

完笔,然后将笔记本合上。

小助手用伸缩钳夹住了今天份的报纸,翻滚着轮子凑到了肖时钦的身旁。

“日记!日记?”

“不。是通信。”

小助手垂下肩膀看主人,代表着吸收新情报的信号灯和无法解读的灯同时闪烁着。肖时钦微笑着想象人工智能遇到和原始数据库不匹配的信息时会进化出怎样新鲜的意识,只是他并不急于考察这一点。世上有那么多无法用现有知识去分析的因和果,他曾以为依靠螺丝和扳手就能创造所有,如今这个想法却因为一本来路不明的笔记而颠覆了。

 

一本会用文字说话的笔记,记载着它的主人带领旅团穿越众多星系的所见所闻。肖时钦不是没想象过在某一天和外星的朋友相遇,却不是在那样一家不起眼的老店里。他试着打听关于老店的事情,却只听说店主是个喜欢坐在门口晒太阳的年轻人。也不知这人是哪天给店门挂上了closed的牌子,叼着烟撑着他的晴天伞就是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所以肖时钦想,大概真是无缘过问来源,好在笔记本身知书达理,倒是很乐于与人交往。

“我猜想是之前撞上那颗蓝色的星星后,一些行李从车上飞出,掉落到了你的城市。保险起见,我对重要的物品做了备份,你持有的那本原始的笔记和我这里的复制品相通,我们才能像这样通过笔记对话。”

当肖时钦提出第一个疑问后,笔记便如是回答。然而这个答案对一名机械专家而言实在超出了想象,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肖时钦坐在自己钟爱的沙发椅中捧起牛皮本,许许多多的问题在无序的冲撞着大脑,他不知道另一本笔记的主人正身处何方,他的时间是白天还是黑夜。遥远的时空中有尚未知晓的星星,水、空气、土地,超越了这些自然界的载体,竟然还有途径将不同世界的他们连接在了一起。

而对方告诉他,这便是魔法,不可思议的力量。

肖时钦看不懂白纸上呈现的那些纹理不同的图案,但他猜想这些奇妙的图形一定像他制造的巨大齿轮一样支撑着一个世界的运转。从空中俯览像颗卫星一般浮于地面之上的雷霆城,唯独没有的便是魔法的元素。同肖时钦一样,笔记那一边的主人也对于不存在魔法的世界感到惊奇,于是机械师先生的分享精神就无可挽回的爆发了,他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把牢记于心的雷霆城设计图压缩了一个版本画到纸上,意料之中得到了对面的赞叹。

“我见过很多不一样的星星,但没有哪颗像你的一般,仿佛本身就是一台不断运转的机器。”

笔记的主人十分体贴的换了个字体表达自己的心情,这也让首席设计师不由得一阵自豪。

“只是,没有魔法元素的星星,我也无法找到它的位置。你的星星是独一无二的,然而我却没有办法找到它。”

这个问题让肖时钦也苦恼了。同样的,雷霆城的雷达也搜索不到魔法的痕迹。机械师与魔法师的世界好像错过了无数次交错的机会,只留下一个偶然链接着彼此。

不过,他看了看手中散着淡淡光芒的笔记。

“也许……”肖时钦斟酌了下自己的用词,“也许我可以试着,去创造更多的偶然呢?”

 

那之后机械师便开始了他的魔法修行——按照他的朋友通过笔记描述的那样,寻找一些素材制造一个可以让魔法感应到的坐标。而魔法师也继续着他的旅行,期盼着能在下一个落脚的星星上听到有关机械都市的传说。

未知的尝试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今天的肖时钦守候在蔬菜大棚,等待第一缕晨光降临在菠菜叶上时马上将它摘下。他将菜叶和笔记上画着的‘沐浴晨光而生的龙溪草’再三对比,十分不确定地扣上了锅盖。

结果当然是喜闻乐见的失败了。

“所以呢?这次又造出了什么东西?”机械师将失败的实验产物如实汇报,新的文字浮现出来,每次展开这种对话时文字总会排列得格外跳跃。

“没什么,我又加了些盐,煮了吃了。”肖时钦调整了下台灯的角度,将灯光集中在书页上。他还保留着某些之前试验失败的产物,比如γ射线辐射过度的番薯,虽然没像希望的那样得到‘晶莹的罗莎草根部’,却发芽变成了茁壮坚硬的绿色形态。

“味道还不错。”

“哦……o_O”

噗。肖时钦忍不住笑了。他的朋友时不时会写下一些意义不明的符号并称之为咒文,但肖时钦还是觉得这像个单纯卖萌的表情。

“你那边最近如何呢?已经离开了那颗百花缭乱的星星了吗?”

“嗯,那里的城主……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从我们降落到离开的那几天他一直在空中放烟花庆祝……可惜那里也没有关于机械都市的传说,于是我们就提前出发了。”

看来魔法师先生又开始了新的旅行,肖时钦很乐于听他的朋友讲述旅行的故事,他扶了扶眼镜,接过小助手为他送来的热咖啡,在浓香的味道中安静地看文字在书页上行进。

“我现在到了新的星星,其实就是之前撞上我们的那一颗蓝色的。城主告诉我后来他罚那个冒失又多话的行星驾驶员一天没饭吃,不过我还是觉得他是因为我们当时擅自接近而故意让人撞了过来。”

“这还真是巧妙的缘分呢。”笔记曾告诉肖时钦,魔法师的旅行总是向着未知的方向,对于那颗能两次遭遇魔法师旅团的星星,肖时钦从心底感到了一点羡慕。

“接下来我会向着新的方向前进,不知道这次会不会离你的城市近一点。”

魔法师结束了这一次对话,白纸上浮现出新的图案。这是用来记录星星坐标的魔法阵,肖时钦曾好奇过他是如何在无边的宇宙中找到不同的星星的,于是魔法师就在每次抵达新的目的地后记录下这里的坐标,用图案的方式传递到肖时钦的眼前。

肖时钦将这些图案描写下来,城市设计者的职业病作祟,大大小小的魔法阵在他眼里反而更像是规格不同的齿轮。他查阅着自己的收集品们,不知不觉,竟也记下了几十种不同的图案。

得到笔记的那个月收到了第一枚图案,随后有的月是三枚,有的月是两枚,以自己世界的时间计算,刚刚好是整一年的时间。

 

或许是这一年有这样天马行空的奇遇,向来平等对待每一天的肖时钦,突然也有了纪念的想法。

 

大一点的图案像是大一些的齿轮,小些的图案便用精致的螺丝代替。肖时钦将收集到的魔法图案一字排开,又用自己熟悉的小零件替代,他把笔记翻到了第一次落笔的那一页,让故事带着想象从头开始。

先是一枚圆柱齿轮,代表着魔法师给予的第一个坐标;

紧接着魔法的轨迹延伸向前,用一枚锥齿轮衔接;

而后笔记的主人降落在一颗燃烧的星星上,那里的坐标是拳头一样热烈的图案……

肖时钦翻过笔记的一页页,不曾见过的景象却一幕幕生动地浮现在脑海里。机械师的灵感随着笔记记载的文字迸发着,大大小小的齿轮咬合在一起,只需要一点外力便可以转动起来,记录下没有形状的时间。肖时钦将表盘扣上,齿轮内芯被遮掩了起来,他用袖口擦了擦表面的玻璃,满意地打量着自己最新的作品。

 

如果他们可以相见,这枚机械表就是他微不足道的一份心意;

如果他们仍在寻找彼此,机械表会见证时间的流逝,告诉它的创作者,原来他们已经相遇了,那么久。

 

雷霆城的眺望台是城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毫无疑问就获得了机械世界最好的视野。而城市的总设计师先生有理由独享这里的风景,肖时钦站在眺望台上,脚下他的城市渐渐褪去了灯光,群星升起,闪烁的星空仿佛悬挂空中的另一个都市,随着人们的沉睡被唤醒了生命。

钟声响起,是开始也是结束。肖时钦轻吻了表盘,按下了启动的按钮,齿轮转动起来,咔嚓咔嚓地推动指针前进。

“我的朋友。”他将笔记抱在怀里,抬头仰望夜空,单薄的云幕遮不住星星的光彩,远处有一枚流星划过天际。

“真希望有一天,你的星辰也能在我的夜空中停留。”

 

天空中的流星还未消逝,不知道是听到了地面传来的愿望还是怎的,托在空中的尾巴烧得越来越烈。机械师下意识擦拭了下自己的眼镜,定睛一看,那流星竟然从空中落下,伴着汽笛和车轮的轰鸣声朝着自己的方向砸了过来。

他花了几秒才意识到还在原地不动的自己反射弧确实有点长,而眼前逐渐褪去光芒的,也不是一颗流星。

老式的火车头拖着几节车厢,踏着星尘的轨道缓缓停在半空中。一个披着斗篷的尖帽子少年从车顶跳落到眺望台,有些羞涩地朝肖时钦笑了笑,他转身挥舞了下手中的扫把,几节车厢的门随后缓缓打开。

一个背着盾牌的人拖着行李跳出了车厢,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扛着大箱子,脖子上的十字架不时地反着光,另一位年轻人正跟他说着什么,腰间的光剑煞是显眼。车窗内一个带着牛仔帽的少女探出头来,她看起来并不急于落地,而是趴在窗边眺望脚下雷霆城的风景。

车上一下子浩浩荡荡下来好些人,最后从火车头走下来的男人像是尖帽子少年的变大版,肖时钦看着他拎起拖地的长披风走到自己面前,手中真人高的扫把被幽光缠绕,好似沾满了银色的星屑。

“呼……降落得有点急了。”男人似乎松了口气,略微撩起了垂着的帽檐,淡色的眸子泛着笑意。“终于见到你了。”

肖时钦还是有些僵硬,嘴角僵硬地上扬,身体也是僵硬的。唯有内里的心脏跳得凶猛,砰砰砰,敲击着胸膛。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感受到这里有魔法的坐标。”魔术师笑了,用扫把的顶端轻触了下肖时钦手中的怀表。

“诺,就是这里,你在这里呼唤了我。”

怀表脱离了肖时钦的双手,静静地浮起,零件缓慢地分解开来,齿轮保持着相连的状态在空中继续转动。

宛如魔法阵一般的形状。

“你的城市,就连坐标也是独一无二的。”

一直心有困惑的机械师突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名为魔法的奇迹啊。

 

“对了,还没有真正的自我介绍。”魔法师将尖帽子放在胸前,微微鞠躬,“我叫王杰希,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肖时钦,欢迎来到我的城市。”机械师向他友好的伸出手,厚重镜片后的双眼弯成快乐的弧形。这不是他设想中的会面,相遇来得突然又惊喜,好在他总是能把偶然攥在手里。

 

夜深的街道里,小三花立起耳朵抬头看。今晚的瞭望台格外明亮,星星的轨道还未从空中消失,蜿蜒而下连接着天空和这座机械都市。她轻轻跳到身边人的肩上,躲在伞下的阴影里发出撒娇似地叫声。

“好家伙,这拖家带口的架势。”伞下的男人叼着烟头,语气满是玩味。

“看来失物有人认领了,我真是白回来一趟。”

他将伞收起,烟头丢进街边的垃圾桶。小三花还趴在他的肩头,男人用一只手挠了挠她颈部柔软的毛。

“我们也出发吧。”

他说着,转身最后看了一眼月光下的雷霆城。

 

肖时钦看着眼前忙成一团的微草旅团,王杰希显然被他所说的‘孩子’吓到,小助手转着轮子绕着魔法师转圈,被围困在里面的人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

明明刚刚还很有气势地邀请自己一起旅行来着?

感到有趣的机械师决定视而不见,他摊开笔记,纸页上绘制着魔法阵构成的地图,有些他见过的图案,更多的还是充满新鲜感。

目的地要选在哪里?不知道。有想要去的星星吗?不清楚。

不如就这样漫无目的地一起走吧。

 

只要旅途尚未结束,想见的那个人,总会遇到的。

 

Fin.

 


梗来源于这张机械表芯,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美得宛如星空一般’,于是便有了这篇文。

原帖:http://weibo.com/5228938835/BfWYMcozb

好像可以懂肖队的心情,真是dokidoki  只是我这次也写得乱七八糟不知道想表达啥……

  208 7
评论(7)
热度(208)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