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昨日童话·上

原作平行线设定,初中生小叶和小学生小王的故事。

并不有趣,但是想写写看……

——————

叶修非常无聊。他正趴在课桌上看窗外落在枝头的鸟儿。几只小喜鹊叽叽喳喳三两成排,看起来很快活,这让课堂里正无聊的人感到更大的暴躁。他想象了一下趁老师写板书时从后排溜走的可能性,鉴于他正坐在教室里倒数第二排的靠窗位,这个计划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行。

他把笔夹在鼻子下,撅着嘴。老师和蔼地叫大家一起念:“interesting。”,班里的同学们也很天真可爱地齐声念:“interesting。”,尾音拖得老长。这个班的里的大家一周只有周末能集合在一起,年龄基本上都是初中生,不过由于是教材特殊所以也会有读小学的孩子被家长送来,除此之外和一般的英语辅导班没差别。叶修向来是不屑于把课外时间花费在玩耍之外的事情上的,可惜他期中考没及格的英语卷子暴露了,班主任很亲切地一个电话打过去,这让他平日里隐藏在床底下和枕头下的种种恶行不得不暴露。叶家老爹一拍桌子没收了所有的漫画和游戏杂志,并强行给他报了个补习班。叶家大儿子年纪不大却反抗得异常英勇,也是一拍桌子,反驳道:“我下次考好了是不是能不管我了!”——结果迎来了二儿子的一声冷笑。叶秋一边整理周末兴趣班的课本一边摇头,老妈在厨房喊了声不来吃饭就赶不上奥数班了,他答了声:“就来。”

当哥的第一次打心底心疼自己的笨蛋弟弟。

这个辅导班的老师是个年轻的姐姐,大概正是毕业后对工作满腔热情的年纪。她走下讲台,和蔼并不厌其烦地纠正几个同学的发音,叶修于是大声地跟着念,并附赠一个大大的笑容。老师因此很满意地从他身边走过而忽视了他藏在课本下的纸飞机。他听见脚步的声音停在身后的位置,亲切的女声道:“杰希。”

王杰希抬头,他一般都低着头。没什么感情地念了单词,老师称赞了他发音标准又不忘嘱咐多注意听讲,转身回到讲台上。

叶修扭过头,刚好跟他那双大小眼对上。王杰希看了看叶修又埋头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完全不介意画满课本的涂鸦暴露出来。

哦。叶修想。这人也是挺能装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周六的补习,一下课叶修就撒丫子狂奔回家。叶秋一进家门看见他哥挟持小点并占领电视看起了电竞频道,他不玩游戏,也不懂,电视上正在播放一款游戏的世界比赛,叶修看得津津有味。吃饭时老妈问他课上得怎么样,他往嘴里塞了个丸子说挺好挺好,用含糊不清地口音念“因吹思挺”,然后就被他爹批评了。叶修那时候还不大有胆儿单刷网吧,他喜欢玩游戏,也玩得好,班里感情好的那几个组团去的时候总叫着他。虽然这事要让老爹知道了免不了挨一顿板子,但叶修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铤而走险。从电视上看到的电竞比赛片段在脑海里循环播放,叶修夹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吵得叶秋也睡不着觉。

结果转天的周日,他就因为太激动、心情难以平复、无法静心读书等等自认为靠谱的理由,逃了补习班的课。虽然逃了课,叶修也不敢回家或是去网吧,一是大周末的家里都有人,二来自己一个人去被抓包了也没人给他垫背。他踢飞了路边的石子儿,追着来到了岔路口。右转的方向他从没走过,往深处一张望,看到一家在营业的游戏厅。

叶修掏了掏口袋,零用钱都被他买点卡和游戏杂志了,剩下的几个子儿只能玩一两款游戏。他随即找了个连胜可以保持续关的机子前坐下,格斗游戏,蛮考操作的,叶修塞了两枚代币就进入了连线。这款游戏他之前玩过,出招表大体记得,第一个对手被他用半条血打出了KO。玩了两局叶修也找到了手感,两枚代币让他一路赢到第十轮,手下那个扛长镰的角色每次赢都留给画面一个风骚至极的POSE。按照游戏设置,每一轮遇到的对手积分会越来越高,能在第十轮遇到的也得是连胜10轮的玩家,屏幕上载入了新对手,是个骑扫把的法师角色。叶修忍不住皱皱眉头,他玩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选这个角色,而后一上来就吃了对方一个大技能。

第10轮的对手水平真不是盖的,叶修因为一上来没反应过来而被卡了死角,第一回合战败。不过有了准备后第二回合他又赢了回来,决胜局两边都挺小心,最后还是叶修胜利,扫把法师的操作有点乱,镰刀男攒满的气槽抓着机会一爆到底直接把他秒杀了。屏幕上弹出了红色的‘YOU WIN!’,闪了两下变成了‘请您继续投币’。10连胜似乎是两枚代币可以创造的封顶成绩,叶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面机器后的人跟他同时起身。他半悬着胳膊看见王杰希愣愣地看着自己,正在活动手腕。

“你也玩这个啊?”叶修迅速整理出现状。都是逃课人,见面谁怕谁。王杰希眨了眨眼,顿时了然。“恩。”他回答,点点头。

“怎么不玩了?”

“没钱了。”

“哦。”叶修又数了下口袋里的硬币。还剩4枚,最多玩一个大型游戏或者双人游戏。他看了眼表,时间还早。王杰希拎起书包看样子要走,叶修叫住他。

“大眼。”——王杰希的外号。也不知道是谁起的,第一天上课就有男生这么叫他。“走,咱俩玩太鼓去。”


太鼓,就是太鼓达人。叶修和王杰希从人堆儿里钻进吵得不行的音乐区。那边街舞机处在办活动,一群人围着看两个女玩家飙舞。所有游戏里叶修最玩不来的就是那种,王杰希显然也没什么兴趣,俩人扒头瞅了眼就溜了。太鼓达人的机子前刚好没人,叶修掳起袖子抄起鼓槌,王杰希搬来个高点的凳子坐着玩,他比叶修小两岁,要矮半个头。

“就这首吧!”都是没听过的歌,叶修随便就选了首星星多的。王杰希很诧异地看着他说:“这首很难的。”“嗯?”叶修点头,然后呢?

王杰希没言语。也握住鼓槌一脸认真。游戏很快开始了,音乐在吵杂的环境里几乎听不清。叶修追着屏幕上飞驰而过的鼓点咣咣咣地狂敲,临近曲终时总算把分数打过了安全线。“呼……我觉得胳膊要断。”他趴在鼓面上甩手,屏幕上结算分数,王杰希比他低了一些,但也没差多少。

“你手速也挺快的嘛。”叶修轻轻敲了下王杰希那边的鼓面,清脆的一声咚。“还行吧。”王杰希回答,“我平时经常玩游戏。”

“竞技类玩吗?”叶修问。他看见王杰希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后正色面对面双手按住了对方肩膀。

“这位小同学。”叶修语气诚恳。“英雄相见恨晚啊。”


在叶修的身边,初中同学里热衷电竞类游戏的并不多。每次男生们组团去网吧时的情况是,三台机子在开跑车,两台机子在玩劲舞,只有叶修自己在斗技场里蹲点,守着角色头顶上百连胜的记录。所以虽然叶修朋友多,却没一个真正会玩竞技类的。他跟王杰希一提到走位问题对方马上抓住重点给了回应,叶修心里的幼苗因此开了花。王杰希估计不仅会玩,很可能还是个高玩。原本无聊极了的周末补习班也因此稍微有趣了一些。

后来上课时叶修就主动换了个座位跟王杰希坐同桌。他本来想说课本没带借我瞅一眼,结果翻开王杰希的课本却看到他给每个人像都画上了假发和胡子。

“你说你怎么不好好听课呢!”叶修批评他,然后给人像加上了眼睫毛。


其实王杰希并不像他表现得那样对听课不屑一顾,老师在台上讲课时他偶尔还是会认真听讲。叶修把橡皮丢到他那边桌子上两次都被人默默塞了回来,他只能自顾自地转起了笔。下课时他问王杰希:“你才五年级,老师讲的都听得懂吗?”“还行。”王杰希答道,按了下自动铅笔又开始在桌上画画,“就是总听课怪无聊的。想做点别的事。”

啧。原来是个学霸,和叶秋同款的。

“那是你家里让你来的喽?”叶修也趴在桌上看他画,“我家的笨弟弟就被老妈送去学奥数了,考好了更不自在。”

“你还有弟弟呐?”王杰希停下笔,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

“恩。跟我双胞胎。”叶修解释,看到王杰希眼睛睁好大打量自己。“你们长得一样?”他问。叶修想了想,从小叔叔阿姨逗哥俩玩儿时总是说他们长得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喜欢得不行。可在叶修自己看来叶秋和他并没有那么相像。“大概吧。外人都分不出我俩。”他回答。

王杰希因此陷入了思考中,似乎想象了下将自己代入某种场景后的可能性。估计是两双大小眼遥遥相望的场景打破了他美好的幻想,最后摇了摇头又回到了现实。叶修往他桌上瞄了一眼,看见上面横七竖八画了好多圈圈杠杠。眼尖如叶修迅速捕捉到了华点:“这是上周那场比赛的站位分布图?”他速度贴过去时压倒了王杰希的手肘,王杰希缩了一下收起胳膊。

“恩……原来你是这么想的。”他看出了王杰希在原有战术上的二次加工,有许多想法非常有趣。“不过我觉得这里还是以攻代守会更好,你看对方其实没那么多血,但是他们一旦回到老家就能迅速补给。”被他这么一说王杰希也凑近了过去,俩人小声议论着,上课铃一响后变成纸上议论着,等到他们讨论出结果时,一节课也圆润地被混了过去。


放学后,俩人用口袋里最后剩的零钱凑了凑买了两根冰棍边走边吃。叶修这个当学长的还沉浸在战术讨论的快乐里,越说越兴奋,兴头之上给了小学弟一个熊抱。

“等……”

王杰希挣扎了一下,顾虑到手里的冰棍又放弃了。叶修虽然有个弟弟,但双胞胎的关系没给他太多当哥哥的实感,怀里抱着比自己矮不少的学弟让他一时有些得意忘形,腾出一只手开始胡人家的头毛。

“别摸了。”王杰希拍掉了他的手。“那个,叶哥……”

叶修喜滋滋的“哎~~~~”了一声,王杰希皱着眉看他。

“你下周还来上课吗?”

“来,来。”

“哦……那下周见吧。”他看了看,路上没车,就往边上迈了一步。“我从这儿右拐。”

“你又去游戏厅?”叶修问。

“我家就在那边啊!”

“好好,知道了,快回家吧。下周见。”

叶修咬了最后一口冰棍,叼着木棍冲王杰希挥挥手。傍晚的风吹过路边的梧桐发出哗啦啦的响声,王杰希站在树荫下,斑驳的树影笼在脸上,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安静地站在那里有一会儿,最后也挥了挥手,转身走远了。


TBC.

  104 19
评论(19)
热度(104)
  1. 葉青葵銀包子侵入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