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昨日童话·中

原作平行线。初中生小叶x小学生小王

其实写上一章的作业BGM是young and beautiful ,所以这其实并不是一个欢快美好的故事……(。

PS:这章有熊孩子出没。

————————

隔了一周的下一次补习班上,叶修正打着哈欠支着脑袋对着黑板发呆。他身边的座位空着,过了大半节课王杰希才敲了敲门走进来。全班同学都盯着他看,叶修也抬头张望。王杰希穿着长袖外套走过来拉开座位。叶修想起他上一周也这么穿的,明明天气正热着。

他小声问:“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王杰希理了理课本打开看:“上次说过下周见呀。”

“那你迟到是干什么去了?”

“干正事。”

叶修记起他俩之前在街机厅里碰见那次,没说话。


王杰希今天看起来与之前是不大一样。他装出没事儿的样子,叶修还是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一直游离在课本边缘,甚至连打开的书页错了都没察觉到。见他这么不在意,叶修也就知趣儿的放弃挑拨了。放学时他喊王杰希一块儿走,王杰希嗯了一声,却还是看着窗外愣神。叶修索性就拉了他一把,可当他握住王杰希瘦瘦的手腕时对方下意识挣扎了下。王杰希缩起胳膊抬头看叶修,俩人间隔了一步的距离,谁也没有动。

“怎么了?”

“痛。”

“给我看看?”

王杰希犹豫了下,挽起袖子,洁白的手臂上好大一块儿青紫暴露了出来。

“都破皮了。”叶修看着都觉得疼。他招呼王杰希坐下,班里这时没别人,就他俩。窗帘被微风吹起,下午五点时的阳光照进窗子,叶修拉过王杰希伤着的胳膊小口吹气。有点痒,王杰希忍不住挑挑眉毛。

“怎么弄的啊?”叶修问他。

“就……摔了一跤。”王杰希小声说话,也不看他。

叶修记得叶秋以前有过一次撒花儿跑没刹住车结果磕得一脸青肿的案例,他把那时老妈叮嘱叶秋的那通道理跟王杰希讲了一路。“回家涂点儿红花油,拿热毛巾敷一敷。”王杰希在拐弯处了然地点点头,道了声明天见就背起书包走了。

叶修站在路口看他的身影缩小成一个点,手里空了的水瓶一扔,迈开步子拐进了向右的巷子。

没走多久他就又看见王杰希了。两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把他堵在街边,其中一个出手推了王杰希一下,另一个手里似乎攒着什么。“你们几个!”叶修喊住他们,大步逼近。在他们那个年龄段年长一些的孩子明显很有威慑力,俩男生一见走过来的人个头比他们都高,扭头就一起跑了。

王杰希看见叶修过来,有些惊讶,却不惊慌。“你怎么走这边了?”“我去奶奶家。”叶修随口一扯,“你认识他们吗?”王杰希点头:“我同学。”

“那他们怎么欺负你呢?”

“我把他们考不及格的卷子给扒出来了。”

听到这里,叶修怔了一下。

“你这样不好。”他的语气十分中肯。王杰希歪了下脑袋表示这有什么了,不过是在他总是被人起外号开玩笑之后的小小报复。那天刚好是学校的扫除日,担任劳动委员的王杰希把自己的组分配到教学楼门口花坛的区域。他尝试用扫把把花坛里的垃圾捞出来——至少他看起来目的单纯且兢兢业业,路过的班主任心肠很好的帮了把手,大人臂长,弯个腰就把东西都捞了出来,混在其中的试卷自然也暴露了。

“是我的话,才不会把卷子扔到学校花坛里啊。”王杰希说着,耸了耸肩。叶修消化了一下表示:“我竟无言以对。”


两人聊了一会儿又溜达到附近的公园。天还亮着,但是接近饭点了也见不着几个人。平时小学生扎堆儿疯抢的秋千此时被他们轻松占领,王杰希站在秋千上把自己荡得老高,叶修觉得他这是能飞起来的节奏。

“我不怕他们。”王杰希的秋千晃到最高点,他大声说着,手臂上的伤被夕阳镀上金色,像是奖章一般熠熠发光。“成绩没我好,游戏也玩不过我。一天到晚还看不起人,我要自己让他们闭嘴。”

叶修轻轻晃动着秋千,双脚随着荡起的弧度擦过地面。他从口袋里摸出根棒棒糖含着。嘴里不叼着点啥就别扭,他从小就这样。

乌鸦张牙舞爪地飞过天空,一闪而过冲出了眼前的画面。王杰希的声音在说着什么,叶修没留意。他猛然觉得太阳被高楼遮住的一角像是偷偷在笑。夜幕将要降临,他所生活的城市里原来有那么多光芒照不到的角落。


转天周日,叶秋看见他哥准时拎起书包出门才想起今天叶修连关于补课的一句抱怨都没有。难得早到一次,叶修压着窗台观察楼底的人流。王杰希的身影混在人群中,他今天没有迟到或者‘干正事’。于是上课铃响之后叶修照旧闹了他一整天,从开始到放学,最后回家路上跟到岔路口一齐向右转了弯。

“你今天也去奶奶家?”王杰希仰起头问他。

叶修吹着泡泡糖冲他眨眨眼,剥开一颗水果糖送到他嘴边。

两个人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大约还是昨天的地方,三个男孩子靠在墙边玩石子儿,其中两个叶修昨天见过,另一个比他们高出不少,大约比叶修也高大。他的运动服裤腿卷起到脚踝,长袖外套被系在腰上。

叶修吹大的泡泡‘啪’的破掉了,王杰希嚼碎硬糖发出清脆的响声。他皱起眉头。低年级打架差不多只有两种收场方式,有骨气一些的愿打服输,打不过又不甘心的则是找更大些的孩子当靠山。两个男孩子昨天大概误会了叶修,今天就搬来了救兵拦截在路上叫板。这让王杰希看起来不大高兴,叶修趁着他还没迈出步子先拉住了他。

“咱是文明人,别冲动。”

“我不冲动。”

“那你想干啥?”

“跟他们拼了”

叶修抬起手想弹他脑门,被王杰希捂着头躲掉了。

“胳膊不疼了是吧!”叶修捉弄他。王杰希抗议说他真的是摔倒了,只不过是没注意被人从背后推了才摔倒了。对叶修而言听起来其实没差,那几个小子真的会动手打人。他语重心长地劝王杰希说:“我觉得打架很不好”,王杰希特别淡定地看着他。

“叶哥,我真没指望你。”

叶修想这事儿他管定了。


“平时在学校老师喜欢你吗?”叶修拉王杰希到拐角处蹲下小声讨论,王杰希点点头:“我成绩好。”见他这么肯定叶修就有了主意,凑到王杰希耳边嘀咕半天,说得王杰希看他的眼神都不大一样了。

“这招也太损了!”他惊讶道。叶修拍拍胸脯很有自信的表示此法可小事化大,闹大了他们以后都不敢招惹人。虽然他在过往的学生时代里武力斗争经验为零,但是起哄添乱的技能则是十分之丰富。“战术上讲叫以假乱真,你懂的。”他率先起身,一时间显得高大威猛。

“让我们去给差生们上一课!”叶修吼道。

“也不知道是谁没考好才来上补习班的。”王杰希也站了起来,挽起了有些宽大的袖口,很有干劲的样子。


几个玩石子儿的少年正闲得慌,突然一个纸团飞过来砸中他们中的一个,扭头一看,王杰希就站在不远处的岔路口很不在意的样子,而他身边高半个头的男生还在朝这边做鬼脸。其中一个少年抓起手边的石子儿就扔了过去——这就是笨蛋的逻辑,你怎么打他他就怎么打回来。叶修忍不住对此嗤之以鼻,见对方迈开步子追了过来又丢了个纸团后转身就跑。两个人一路狂奔到下一个路口,猫在电线杆和路牌后又是一通挑衅。

“半天了都砸不中到底行不行啊?”叶修大声喊。

“砸得中就怪了!”王杰希比他还大声地喊。

对面三人听到后自然是气得不行,最大的那个直接爆了粗口。“啧,多大点事儿,这么沉不住气。”叶修摇摇头,拉着王杰希又是转身就跑。两人跑得差不多了就穿过马路找了个住宅楼下蹲着,楼下的花坛成了天然掩护,等那三人追过来后看不见人只能大叫:“人呢!”

“这儿呢!”王杰希很胆大的冒了个头,正面冲对方丢了个纸团。对面人隔着花坛和马路继续朝他扔石子,王杰希迅速蹲下,第一枚石子儿砸中住宅楼的玻璃窗发出“咚”的一声。声音不小,玻璃却没碎,这个展开和叶修想得不大一样,他随即从花坛里摸出一块儿碎砖头看准时机补了一击。玻璃窗哗啦啦地崩溃了碎了一地,王杰希捂住嘴藏到叶修身后,他也吓了一跳。

这个动静马上把屋子里的人引了出来,户主一跑出来就看见一个男孩拉着另一个男孩的胳膊安慰他别哭别哭,胳膊上又青又紫伤得很明显。再一抬头马路对面有几个学生已经跑远了,背影从路口一拐就不见了踪影。

“小同学,你们怎么回事啊?”大人登场时还冒着气的,看见小孩颤抖着肩膀胳膊都是伤就一下子心软了。王杰希发颤地说:“是我不好,我用纸团砸了他们。”他不敢抬头,一抬头大概就暴露了。叶修用很心疼地语气补充道:“那他们也不能拿石子儿追着人砸呀。”说罢还摸了摸头。户主见小孩先认错就更没了脾气,进一步问了问情况没有再追究。

“我会打电话给你们老师说明这个情况,这位小同学,你也快点回家让父母带你去医院看看要不要紧。”

听到户主这么交代,两人道谢后还不忘深鞠一躬,在大人的目送下慢悠悠地踱到岔路口,拐个弯后拔腿就跑。


两人就像逃离作案现场一样一口气狂奔到小花园。叶修瘫成个大字倒在草坪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王杰希把书包往地上一扔,也一下子软倒在草坪上。天空在他们眼中顺时针旋转,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到了静止画面。

“你怎么就……”王杰希开口问,似乎眼前还浮现着那块不大不小的碎砖头,顿了下又补充道:“万一人家不上我们当呢?”

“哦。”叶修挠头,这事儿其实也挺简单的,一切计划都建立在确定的筹码上。

“这不是因为你长了张令人信服的好学生脸嘛。”他嘿嘿一笑,朝着天空握紧拳头。

王杰希侧过脸很无奈地瞥了他一眼。

“你这人太坏。”

说着也抬起手,握紧手碰了碰叶修的拳头。



TBC.


一点闲话。

在考虑大眼的性格由来时总会想到他小时候会不会有些和一般孩子不同的经历,这里只讨论其中的一种可能性。人的性格是对成长环境的一种反射,一个待人温和的人会有一个温柔的成长环境,而有冷酷一面的人与之相比则可能经历过非善意的对待。

大眼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个看上去容易亲近的人,他对前辈和对同辈的态度乍看之下不算客气。叫人名多数时间是全名,会用命令语气啊之类的。当然这只是他性格中的一部分,原作也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人沉着冷静下浓重的温柔。所以我想他表现出的冷或许是成长期的遭遇所赋予的一面,可能是天生相貌的差异以及其他什么原因,总归不是一个极其美满的童年。然而在经历过这样的童年后大眼还是个骨子里温柔的人,他克服了很多困难,有我们看到的和看不到的,有现在的也有过去的,而任何磨难都没有阻止他最终成为一个非常好的人。想到这里我便被这个可能性所打动了,于是想试试写小时候的他。

关于老叶,原作里虽然没有下笔墨讲述他的童年,不过一个离家出走偷身份证的孩子……八成是个熊孩子了吧?所以这篇里我也让他大胆的作恶了,倒不是因为我觉得他小时候会三观不正之类的,只是想表达他会比一般孩子胆儿肥,同时好胜心和鬼点子也是超龄水准的(。

还有些关于老叶的想法放在下章里,最近忙,争取节前写完吧。

  74 9
评论(9)
热度(74)
  1. 葉青葵銀包子侵入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