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昨日童话·下

过节忙如汪,虐……差不多是手机码完的一章,各种事情搞得这么久才写完,终于也是可以做点别的了……

依旧是初中生叶修x小学生王杰希,童话的最后一幕~

————————

“所以那事儿最后怎么样了?”叶修后来问道。辅导班的课程已经快要结束,他也把课上能玩的花样全玩了一遍,王杰希在他不遗余力的安利下还是稳定地保持着听课摸鱼两不误的节奏,丝毫没有同一战线的同伴友情。

“就跟你说得一样。他们后来都不来烦我了,挺好。”王杰希挺高兴地说。他手臂上还留着些印子,看起来不大碍事。不过叶修还是主张伤员应该靠后站,那之后他也养成了路口跟着右拐的习惯,这样把王杰希送回家后他还可以绕个小圈踱到书报亭,蹭两眼电竞杂志再回家。

这种迂回的前进方式王杰希一般都是很反对的,起初他鼓起嘴对叶修说不用,结果被叶修一个手贱戳到脸颊后好一阵别扭。后来他便放弃了抵抗,到家后总是跑到阳台目送叶修离开。

可是今天他并没有这么做。叶修看着王杰希站在自家楼门口打转,斗争了半天终于开了口。

“叶哥,要不要到我家玩?”

“好啊。”

叶修回答得太干脆,王杰希眨眨眼似乎有些迷茫。“不就是去你家玩嘛,刚好啊我一点都不想回家。”叶修说着:“你爸妈在家吗?”“没在呢。”王杰希秒答,似乎是等这一天很久了。“可是我家其实也不怎么好玩…”

叶修笑了笑,心里想你就够好玩了。他捂着肚子说好饿啊求投喂,王杰希就马上把他领进了家门又迅速跑到厨房翻零食。趁着他翻箱倒柜之际叶修自己在别人家里溜达了起来,客厅的玻璃柜里摆放了几张三好学生奖状,墙上挂着字画,在王杰希的书桌上还摆放着父母搂着他的合照。叶修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认了大小眼真不是遗传。

王杰希拎着一兜子零食进房间时正看到叶修在自己的床上躺成个麻花状,他半跪在床边想把叶修碾下来。

“你起来。”

“怎么?不能躺啊?”

王杰希态度坚决地把他拽了下来,转身掀起床垫一通摸索。没过多久叶修就见识到了他藏匿在小房间里的种种罪恶,原本干净整洁且充满好孩子气息的房间转瞬堆满了各类游戏杂志和光盘,数量比自己的还多。

“你藏这儿就没被你妈发现过?”叶修指指书桌底下的夹缝,这种埋伏点换自个儿屋里那是妥妥被肃清的节奏。

“没啊?”王杰希疑惑,“我妈其实也没问我零用钱花哪儿了,可能…”

叶修火速往他嘴里塞了片薯片,避免他说出“因为我成绩好”这种伤感情的话。他一边吃零食一边浏览小伙伴自豪的收藏品,忽然间眼前一亮。

“泥竟然游限定版!”塞了满嘴的膨化食品限制了他的激动,而王杰希竟然也听懂了。“这个是在国外念书的表哥送给我的。”他摸了摸游戏的包装盒,透明薄膜将本体保护得很好,光盘和限定版神秘赠品安静地躺在里面。

“也不知道送的什么。”叶修随口一问,王杰希想了想便撕开了外包装。拆开特典包装得到了一个蓝色的腕带,上面刻着游戏的LOGO。这种小玩意没什么使用价值,但对于游戏爱好者而言还是喜欢得紧。叶修很满意地戴上腕带显摆的同时王杰希已经接好了游戏机的插线,一直舍不得拆封的游戏如今解除了封印,作为玩家的他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坐在地板上便投入了战斗。

“只有一个手柄,怎么办?”

“不要紧,我们来合个体。”

王杰希一脸‘啥意思’的表情,叶修批评他“一看你就不看机甲类动画”,说着就挪了挪屁股坐到了王杰希背后。

“你用里面的键,我用外边的。”他贴着王杰希后背,王杰希小他一圈的手被握在手心里。略胜的身高刚好让叶修把脑袋轻松地支在对方肩上,夏天的宽大T恤遮不住肩头,王杰希后颈的碎发挠得人发痒。他按下手柄让屏幕里的小人爆了个必杀,怀里绷紧的身体轻微地颤了一下,火热的后背压着心口,叶修心里的小人于是也跟着小小地暴动了。

他的眼神心猿意马地游离在屏幕边缘,不自觉就飘到了画面之外。电视后面墙上挂着一幅草书体的“岁不与我”,字体很是飘逸。

“这幅字是什么意思?”他问道。“就是不要浪费光阴的意思,我爸爸写的。”王杰希回答。

“你爸爸是书法家?”书香门第,这倒是很符合王杰希给人的印象,所以叶修不觉得奇怪。他把注意力转回屏幕上,小人在画面里大杀特杀,他的脑海里还映着毛笔字飘逸的甩尾。

“大眼我问你,你长大想做什么?”他一歪头蹭着旁边的脑袋,王杰希还在专心致志按手柄,留给叶修的那部分注意力显然没有分给游戏的多。

“我不知道。”他随口答道。叶修嘟囔了声“是吗?”,他盯着屏幕里闪烁的胜利字符小声说:“可是我知道。”


玩儿了一会儿后叶修才想起自家老爹新公布的门禁时间,他只能意犹未尽地留下腕带拎起书包。王杰希照旧在阳台探出身子目送他,叶修在楼下冲他挥手,走了几步又挥挥手。他踢着石子儿靠路边走,街上没有太多人,城市夏日的傍晚只有蝉鸣喧闹。回到家还有老爹的训话和没做完的作业等着他,而告别了王杰希,这一周就结束了。


太阳又藏在高楼后与世间告别。夏天明明才刚刚开始。


叶秋很忐忑地坐在教室里,前面座位的同学转身传了卷子给他,这反而让他得救了似的接过卷子埋头不去在意周遭。这几天他总在吃饭时多分到一颗肉丸子或者能吃到双份的冰淇淋,这让他不由得警惕起来,因为来自叶修的好意往往都是别有目的的。他决定按兵不动,可到了昨天晚上叶修竟然开始研究起他的奥数课本,这让叶秋瞬间惶恐了起来。

“混蛋哥哥你要干啥?!”

“弟啊,哥平时待你不薄。”叶修答道,但这个对话的走向一定很不妙。“周末跟哥换下,替哥去考个试呗?”

多大点事一个补习班小考还要找人替考了?叶秋在心里将叶修嘲笑了一通,可他表面上还是表现了愤慨。能换来叶修一段时间的殷勤可比少去一次奥数班合算多了,于是干了一瓶可乐后他们就完成了这起暗搓搓的交易。

可实际替考时叶秋发现自己还是嫩得很。他和叶修最大的不同在于他的坏心眼全止步于假想阶段,在实战上完全没有经验。所以他相信叶修一定能用各种方法蒙混过奥数老师的提问,可他自己却对于身侧倾注过来的注视紧张得不得了。

叶修的同桌——据叶修说补习班作业都靠他的那个叫王杰希的同学,怎么看都是还在念小学的孩子啊。啧,叶秋忍不住又在心里鄙视了他哥一次。“叶哥?”王杰希叫他。打从今天一来叶秋就发现他时不时会盯着自己看,大小眼投注过来的视线尤其犀利。他调整了下表情小声问:“杰希怎么啦?”

王杰希还是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摇摇头。

“没事儿。”他回答。

考完交卷子后叶秋总算是松了口气。老师没发现破绽就一切安好,他收拾着书包决定尽快逃离现场。王杰希这时却突然拉住他。

“这是给叶哥的。”他说罢塞了个包好的盒子到叶秋手里,扭头说有事就头也不回先走了。


叶修拆开盒子发现是之前在王杰希家一起玩的限定版游戏。他有些惊讶,戴上附赠的蓝色腕带打了个滚直接摔到了床下。叶秋嫌他吵并大声抗议着,他就抱着游戏偷偷的爽。爽够了他才想到礼尚往来这个道理,可是自己看家的宝贝都被收缴了,就算把自己论斤卖了也不值钱啊。

他想干脆就亲口问问王杰希。是想吃雪糕呢还是想吃烤串,是巧克力的好呢还是抹辣油的香。

还有就是,这么宝贝的东西,为什么要送给我呢?


可惜他后来也没能问出口,只是知道了最后那个问题的答案。


补习班最后一堂课,叶修又回到了极其无聊的状态,铅笔被他一推滚到了隔壁桌子上,咕噜咕噜停下来,没人理睬。王杰希没来上课,他的桌子上只摆了张打满红勾的卷子,最后叶修自告奋勇承担了给同学送试卷的任务,这还是他上课第一次主动举手。

叶修站在王杰希家楼下,盯着门边的面板发呆。大门其实开着的,搬家的工人不住的提醒他“小朋友让让小心磕到。”新来的住户和邻居在楼下寒暄着,他说原来的王先生家因为孩子要念初中的关系搬到别处去了,至于别处是哪里,那大概是一个叶修找不到的地方。


他猜想王杰希对着叶秋没说出口的那声再见一定都在盒子里。他也想对王杰希说些什么,比如其实我长大了想做职业玩家,雪糕还是纯奶口味香,或者,我也想再次遇见你。


时间不会等人。他和王杰希都会长大,离别和相遇都来得突如其然,只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开始得太早,又结束得太快,好像什么都没留下,又好像有些东西刻在了记忆深处,成了被年岁拉长的痕迹。叶修最后看了眼已经是别人家的那处窗口,又走上了自己的路,王杰希已经在路上了,那他也是时候启程。毕竟岁不与我,而路还很长。


几年后,差不多是叶修开始三冠征途的那一年,本来对于回家乡作战并无更多感慨的他意外得收到了一份惊喜。主队先发派出了一位没听过名号的新人,那手操作玩得足足让老将跌了眼镜。以至于叶修亲自上了团队赛感受了一把后仍是感慨万千,好多年了,人骨子里的东西还真是变不了。

“哦……这叫什么?万有引力吗?”这次他没像往常那样赛后就开溜,主队休息区有人走过来,他伸出手,对方冲他笑笑。

手腕上蓝色的腕带从袖口滑出,他每次比赛都带着这个,为此粉丝还仿造了个斗神同款,在网上同类商品搜索中广为流行。

“没想到你还一直戴着。”对方也是长大了不少,离近了更显得很有魄力。叶修想了一串的问候语比如光长个大小眼却没变之类的,可他最后还是选了比较俗气的表达方式——


一个拥抱,一声称呼,一个笑容,一句“大眼啊,咱真是好久不见”。


Fin.


  106 11
评论(11)
热度(106)
  1. 葉青葵銀包子侵入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