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微草中心] Trick Sweet Treat

王杰希走进训练室后,很快就注意到房间里有些不寻常的气氛。这是种很微妙的感觉,他一边像往常一样同大家打招呼一边想,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但是仔细观察就发现从主力队员到替补阵容,每个人脸上都有那么点儿暗爽的味道。

这让王杰希又想不通了,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客场逆转打赢了蓝雨,原来这么振奋人心的吗?

“今天进行新阵型的演练,AB分组,战术昨天已经分析过了,今天大家来练习一下。”

他这样宣布道,随即就听到几声音调不在一个频率的“好的队长”,王杰希觉得自己确实没听差,话尾都有那么点快活的上扬。

——有猫腻。你们藏着不出来就是暴露了意图,待我揭穿你们的诡计等着乖乖受…

王杰希及时关闭了脑内上场比赛的回放,现在的情况套用某话唠剑圣的垃圾话倒是十分适用。和他所习惯的主动性战术不同,队内知心哥哥的业务可不是点名谁谁谁训练后别走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他这个队长过去喜欢做的是指导,直到现在尝试着倾听才发现这并不是件易事。

要怎么做呢?王杰希抱着双臂在训练室内来回踱步,队员的显示屏画面在他眼前一一闪过。换做过去他并不太在意队内洋溢着某种气氛,尤其是好的气氛。可观察了一圈却感觉训练的状态也有些不对。每个人都严格遵守着战术走位,没有明显的失误,但就是这样的画面跟他设想中的节奏还是不大一样。

走防守位的一组显得太积极了,应该僵持的地方变成了高效的后退,反而让一般意味上的防守节奏更像是诱导反击。整组的队员,从组内担任节拍器的许斌——整个微草最快不起来的骑士先生开始,都在保持着这种诡异的亢奋。王杰希注意到了这一点,而后默不作声地坐到了许斌座位旁。

“刚才的后退执行得很好。”微草队长评价着,“只是比计划演练的战术要多了些变化。”

“参考了上一场对蓝雨时对方的防守策略,对面攻得比计划得要凶,我们也只能加以配合了。”微草副队还专注于屏幕,无暇顾及身边,只是嘴角翘起流露出一点情绪。

“队长觉得怎么样?”

“很不错。”

王杰希由衷道来,起身离开了联盟第一骑士身边。他信任自己现在的副队如同信任曾经的任何一位队友,即便许斌和他的交流一直以来并没有突破单纯的指令与服从。早些时候他也在某些瞬间怀念过和自己配合更为无间的邓复生,并相信和许斌的合作在经历了足够多的时间后也能达到同样高度。可事实上,磨合了两年下来,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在联赛征战了8年多的老将,想复当年勇,从他自己就未必能做到。

而许斌还是许斌,还坚守着自己慢吞吞的步子,这份不变却让王杰希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毕竟在魔术师构想的未来里并没有自己的身影,而他现在的骑士在以后仍会扛着叹息之壁守卫着微草的核心,用他一直以来贯彻的信念,以及越发可靠的决断力。

或许下一场对301时也能让杨聪惊讶一把。王杰希在心里想着。真的是很不错。


由于上午的分组演练完成的十分出色,效果该有的有,问题该出的出,王杰希忙于和队员们分析配合中的疏漏,一不留神时间就过度到中午。

他本来都忘了一早进训练室时那股暗搓搓的气氛,可午饭时食堂里的布阵又让他一头雾水了。队员们还是按照平时的习惯三两成群的分小阵营坐在一起,只是今天不知怎么着没了往常的放松,吃饭时都低着头,聊天也压低了音量,整体营造出一种‘我们在做坏事’的氛围。

王杰希独自占领着一张餐桌观察着众人,平时他还不至于被如此孤立,今天离他最近的一桌和他之间也隔着两张桌子。微草队长有些郁闷地用力戳了块儿萝卜,刘小别正在这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戴着一只耳机端着餐盘,貌似在寻找座位。

——机会!机会知道吗!你们微草某些个年轻队员就是缺乏足够的打击,所以今天我来给他上一…

“小别,坐这边吧。”王杰希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就无法让脑内循环的神烦弹幕停下了。突然之间又穿越到跟蓝雨的比赛让他有些心累,看到刘小别明显摆出惊恐状后这份心累上又多了层sad。年轻剑客左顾右盼发现没有援手,最后只能将餐盘放在了自家队长对面。

“上一场擂台发挥的不错。”王杰希先起了话题,为了能让对话顺利推进,话题要从夸奖开始。

“可最后还是输了。”刘小别似乎是回忆了下当时的场景,皱起了眉头。“如果我能再减少一些消耗,擂台就不会失手。”

王杰希笑了笑,没有回复。

“队长,我想……不,下次我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其实对于刘小别,他并没有多余的忠告。这倒不是受于职业限制,这位后辈的剑早已有了指向,他的行动也如决心那般一往无前。早先出了全明星赛公然挑衅前辈那事儿时,周围的人还在戳他管一管。可王杰希最后也是无动于衷。难得的微草主场,没道理挫自家人的锐气。

更何况那是一股能为微草斩除障碍的凌厉剑风。

“话说……”王杰希转回了思路,顿了下,“你不觉得今天的食堂太安静了吗?”

刘小别愣愣地看着王杰希,突然端起碗,大爆手速拼命地往嘴里塞饭。王杰希悬在半空中的手因此僵住了,一句‘你慢点儿’,被惊得半天都没说出来。

“队长!”刘小别鼓着嘴,“窝还油事先肘惹!”,连话都没说清端起餐盘转身跑了。

啊,逃了。

王杰希看着匆匆送还餐盘跑出食堂的刘小别,忍不住摇了摇头。

心智是成熟了不少,毛躁的性子却没什么变化。看来微草的年轻剑客,走向剑圣的路还很长呢。


下午的训练在午休结束后就开始了。鉴于中午也没能问出个结果,王杰希也就放弃了继续追究。只要不影响大家训练和比赛状态就好,他是这么考虑的。可这想法刚刚确立,屏幕上神枪手和战斗法师的配合就出了问题。

是柳非的失误,王杰希从自己的角度做出了判断。他稍稍侧身从显示屏的缝隙间观察了下对面的反应,肖云这时已经摘下了耳机,因为刚才的失误他被先一步击杀了,正很不满地盯着身边的柳非。

有一点剑拔弩张的感觉。王杰希不是很确定这是否是受整体氛围影响。肖云最终也只是无言的抗议了一会儿,他没有在队长眼皮底下造反的胆儿,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暂且放下。而柳非呢,神情也是不甚愉快,只是不知道这份不愉快有多少是来自对自身表现的不满。

对练结束后,王杰希简短点评了下。休息时间里柳非第一个起身走出了训练室,肖云跟在她身后,两人的脚步都有些急。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一下,关于队里那些不太友善的评论他在乔一帆走后才有所耳闻,传闻总会和他亲眼所见有所出入,只是不论添油加醋还是还原真相都不能动摇问题的本质。他相信更多的见识和对比会摒除那些幼稚的元素,只是看起来,他的后辈们还并没有真正的长大。

果然,肖云和柳非在走廊里争执了起来,王杰希没有走近,只是听着。关于谁对谁错的问题他们各执己见,可王杰希却叹了口气,开始考虑休息结束后怎样点评那段脱节的配合。

首先失误是柳非发生的。这丫头状态起伏是时有的事,王杰希作为队长可以清楚的根据队员细节上的表现掌握他们的状态,可是对于柳非,他时常判断不出起伏的背后存在着怎样的因素。微草队里唯一的妹子并没有在队员中得到多少特殊照顾,她本人似乎也缺乏成为明星选手的向往。

他还记得第一次在训练营里看到这姑娘时,她窝在男孩子堆里神采飞扬地敲着键盘,听那些手下败将在身边大惊小怪。

机会因此降临到她的身边,而那些她曾经引以为傲的资本,似乎也由此被更严酷的周遭磨得褪去了颜色。

和柳非比较起来,肖云的水平还要一言难尽些。想到这里王杰希不禁头疼,他曾在肖云早期崭露头角时就给到他展示的机会,但是这小子思想上不务正业的程度似乎比表面严重得多,这也让站队在战斗法师这一职业的人选上多了几分顾虑。对唐柔和邱非的考虑并不是战队秘密,王杰希本人也从不吝惜对两外两位年轻战法的赞扬,许多旁敲侧击下,能为微草扛起斗旗的战斗法师的模样,他曾以为肖云会懂。

可实际上,自己的假设终究渗透不到他人心中的缝隙。只是他作为队长并不想看到队员总在跌倒后才看清脚下的路。

——‘咣当’。

突然的声响打断了思考。自动贩卖机退出的零钱声叮当作响取代了争执声,王杰希回过神来,听到柳非的声音。

“诺。接好。”柳非说着,“刚才是我不对,我以后会注意。”

走廊安静了一会儿后,肖云才开了口。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他的声音很小,听着怪纠结的。“你别在意。”

“你下次也别冲那么前,我的策应跟不上。”

“怪我喽?”肖云打开了易拉罐,清脆的声响。一口饮料下去似乎又改变了注意。“我知道了。”他说。

柳非还在说着什么“都是因为今晚的事太兴奋啦”之类的,王杰希没有留意,他转身回到了训练室,考虑着用另一个角度点评下刚才的问题。


下午的训练因为王杰希被经理叫去开会而中途变更为自由练习。等会议结束,王杰希再次回到训练楼时,刚好看到袁柏青从传达室走出来,手里拿着信件和邮包。

“几个意思啊?!”微草的治疗是个大嗓门,连抱怨声都让隔着几米远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听他这一嗓子王杰希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士谦又来信了?”,他走近了问。

“可不是?”袁柏青挑起眉毛,“队长你看。”

王杰希接过来瞅了眼,印着富士山风光的明信片上盖着美利坚邮戳,空白处还用蹩脚的英语问候了一句“King of Zhiliao have been there”。

“看样子他过得挺好。”王杰希苦笑。方士谦从微草退役后就彻底走上潇洒路线,周游世界的同时不忘给老家的战友和徒弟寄些奇奇怪怪的土产,搞得袁柏青隔三差五就在传达室门口抱着邮包怒吼。

“还是这么不靠谱。”治疗之神的关门弟子评价道。按理说身为后辈他本不该是这么个态度,可微草队里却对他这种情绪喜闻乐见。

王杰希回忆了一下,沉淀了的记忆中总有那么一些每次拾起依旧闪闪发亮的。就比如这师徒俩最初见面的那一次。一个玩牧师号的男生大喊了声“老子跟你拼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陪着王杰希来训练营考察的方士谦顿时眼前一亮,围观过后拍拍年轻人的肩膀问人约吗?结果就是微草队长扶额目睹了一场牧师间的单挑,而冠军队大治疗随即收获了弟子一名。

后来想起来,王杰希不是十分确定方士谦是否在那时就做好了功成身退的打算。当搭档数年的伙伴提出退役的时候,他将挽留藏在心里,将祝福送到耳边。现在他觉得能像这样偶尔收到老友的消息其实也挺好的,知道他过得很好,自己面临的种种不确定也瞬间消散了。

他回过神来,袁柏青已经开始拆邮包了,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一边抱怨一边小心翼翼划开胶带。微草现役的治疗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粗枝大叶,比起方士谦,袁柏青哪方面都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这样一个人接下了双治疗的战术角色也难免遭到外界的非议,但王杰希还是想让他做下来,这份延续不仅仅是需求或者传统乃至于特色的保留,其中有着外人看不透的内容,是只属于微草的财富。

他蹲下身帮忙,随即问了句:“你当初怎么就认他为师了呢?”

“被忽悠了呗!”,袁柏青愤愤答道,“后来我才发现这人特不靠谱,发誓绝对不要跟他一样!”

王杰希笑了。“我相信你。”,他答道,这句话说出来有太多熟悉的感觉。


傍晚时分,下午的训练结束后,王杰希交代了下明天的安排就遣散众人去食堂拼饭了。他本来想叫住袁柏青问下下午那事儿——当时他一拆开方士谦寄来的邮包抱着起身就跑,留下微草队长一个人蹲在原地双手搭着膝盖发出了一声“哎?”。结果方才宣布解散后重演了下午那一幕,微草大治疗像踩着下课铃似的带头冲出了训练室,一群人跟在他身后鱼贯而出,没人理睬站在中央的队长那挽留的眼神。

今天怎么回事?王杰希对着空荡荡的训练室眨眨眼。自己入队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被如此放置PLAY,往常那些遵守纪律的好队员哪去了?

“啊,队长。”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高英杰站在训练室门口笑着问道:“今天吃过晚饭再回家?”

“不了,我等下就回去。”王杰希回答,他的住处离微草俱乐部很近,到了这个赛季出于多种考虑开始主动减少在俱乐部逗留的时间。关于这一点俱乐部的管理层和队员们都很清楚原因,没人反对的情况下也就自然成了习惯。只是既然高英杰这样问了,他还是看得出应该有什么事情。考虑到一整天队里的诡异气氛,王杰希多少还是有些在意。

“怎么了?”他问道。“……嗯……”高英杰似乎在犹豫着如何回答,对于他这个性子王杰希也是很熟悉了,所以并不急于催促。实际上,有了上赛季的磨练,微草的配合正在向着以高英杰为中心的方向靠拢,这之中有王杰希的退让,却也少不了高英杰自己的改变。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王杰希可谓是最清楚这其中变化的人,不管高英杰的性格改变与否,他正努力接受着来自未来的挑战,像第一次主动对战术提出质疑的时候、在战斗中稳住阵脚反击的时候,或者像现在,每次尝试说出请求的时候。

“队长有空的话,晚上可以来一趟宿舍吗?”高英杰问。王杰希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问题,愣了一下表示可以啊。

“只是你们为何……”

“那队长,我们晚上见。”高英杰还是笑了一下,腼腆又强硬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王杰希站在门口看他跑开了。

他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的后辈感到琢磨不透。


秋天的夜幕之于北方总会早一步降临,差不多晚上8点左右,王杰希按照说好的来到了宿舍,进来后才发现整个楼道漆黑得连个廊灯都没开。

微草队长抱着双臂站在走廊里,眉头微皱,对于自己踏入了怎样一个陷阱突然有了兴趣。他随便敲了一间房门,果然是没人应的,手机拨打了几个队员的号码也没有接通,最后只能借着手机的光亮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咔’,电灯被打开。王杰希现在已经很确信是谁在捣鬼了,万幸的是那帮家伙还没做到连电路都切断的程度。他打量了下半个赛季没人住的房间,在守株待兔和开电脑两个选项中纠结了下,最后收拾起了屋子。

从第三赛季正式入队后他就住在了这里,不知不觉也有了8年的时间。最早搬进来时方士谦住在隔壁,而他在魔道职业上的前辈以及老队长就住在他对面的房间。那时候队里就他一个三赛季的新秀,搬行李时一群身高都未必有他高的前辈抢着帮忙扛这扛那,帮不上忙者也跑出来围观起哄,整个走廊里热热闹闹的,好像跟听说的那些学生宿舍也没太大差别。

老队长那时就站在身边给他介绍某些个不熟悉的面孔,方士谦这人闲着就爱捣乱,这边话还没说完就中途打断给了新队友一个熊抱。而后其他人也一拥而上,好像摸不到这位后辈就少吃块儿肉似的。王杰希有些惶恐的被一群人包围住,他看见老队长被挤到外围正无奈地摇着头,末了众人散去后才回来拍拍自己肩膀,话不多,就一句“来了就把这儿当家吧。”

第三赛季的事儿现在回忆起来似乎一瞬间就结束了。夏休前队里进行了交接仪式,已是新任微草队长的王杰希最后陪着老队长走到了俱乐部大门口,帮他把行李搬上计程车,看着他在车里同自己最后挥手,然后消失在远方。从那之后他对门的房间空了有差不多两个赛季,第六赛季邓复生转会过来才又有了人住。

这么来来去去,几年下来他也习惯了站在俱乐部门口给队友送行。这种感觉直到第七赛季结束才变得有点不同。王杰希送走方士谦回到宿舍,觉得走廊里空荡荡的,猛地一想才发现自己房间这一侧的屋子都没了主人。

只有他还留在这里。

王杰希停了下手里的活儿,也暂时放弃了回忆。大概是现在这种空荡的气氛作祟,他觉得自己陷入了没必要的感伤,需要换个思路。

说起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刚想到这里,敲门声突然传来。王杰希打开门后顿时被一股热情的问候所淹没,他完全状况外地看着门外的众人。

“Trick or Treat!”

在木乃伊的带领下诸多妖魔鬼怪一齐喊道。王杰希没反应过来问了句“什么?”,“就是不给糖就捣蛋啊队长!”好心解释的声音来自一个女孩子,他这才意识到带着遮面假发的人是柳非。

“不,你们这……”

“队长,万圣节快乐。”面前的小巫师摘下了南瓜面具,露出了高英杰微笑着的面孔。

“其实是这样的王队,”,在说话的是个套着纸糊的铠甲的中世纪武士,听声音知道是许斌。“前两天你不在时团建问我要不要搞搞活动,我就先和小高商量了下。”

“刚好那时候不知道谁把去年联盟搞的Cosplay活动视频共享到大群里了啊,”接话的人是刘小别,“我们都看见了。”

“所以我们就想,干脆队里也来个变装party怎么样?”许斌说着,“一问下来大家都挺有兴趣的。”

“最后我们想干脆就给队长一个惊喜吧!”高英杰说,讲到这里似乎有些为难,又重新戴上了南瓜头。“于是就商量好,谁都没有告诉队长……”

“可是……”,好不容易理清现状的王杰希只想到一句话,“我这里没有糖……”

“那我们就进来捣乱了哈!”头戴印第安假面连美元标签都没撕掉的袁柏青扯着嗓子喊,众人好像早等着这句话似的,念着“快进快进”一窝蜂地涌进了队长的房间。王杰希这才看清这帮家伙人手拎着塑料袋,合着都是自备零食早有准备。

“你们啊……”他看着迅速占领桌椅甚至床铺后开始吃零食的一群妖怪,一言难尽,却又非常想笑。去年这时候他被联盟捉去被迫和叶修黄少天他们演了一出逗比至极的万圣节短剧,前两天这个视频的NG片段被人传到了选手群里,鉴于黄少天一直都在吹他的大狗扮相在粉丝间有多好评,王杰希猜始作俑者八成就是他。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在群里@夜雨声烦并发了个魔道学者扔熔岩烧瓶的gif,没等回复秒关了QQ。

“我先说一句,今晚不能玩通宵的。”

“遵命队长!”

“好的队长!”

“没问题队长!”

妖魔鬼怪们一呼百应,喧嚣声打破了走廊的寂静,仿佛之前那些空荡的时间也是记忆开的玩笑。


毕竟家里最不缺的就是热闹。

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关上了房门。


Fin.


——————

出差前最后挣扎一下,提前祝万圣节快乐~

  113 6
评论(6)
热度(113)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