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 Time Machine

来聊聊小乔~

——————————

《Time Machine》 


乔一帆这次随队到B市打联赛,挺偶然的机会,为了慰问深陷三次元水深火热中的前队长,美女老板娘特地给大家订了提前一天的机票,这也使得乔一帆有了故地重游的时间。他离开微草俱乐部已经两年多了,前不久和同期的朋友聊起来才发现自己对老东家的记忆全保存在脑子里。这年头年轻人比上了年岁的人还知道缅怀自己那年头不长的峥嵘岁月,初中班级群前不久流行交换私人轻博客,趁这机会,乔一帆也打算把自己那个光秃秃的三次元主页用起来。

他设想了一个比较文艺的展开,沿着当年第一次到微草报道的路线,从进大门开始一路举着手机咔嚓咔嚓。门前的‘微草战队俱乐部’几个字没当年那么闪了,他来那时候新换的招牌,金属材质的那种,冠军队的壕气一点没藏着。经历了几年的风雨磨砺这七个金字已经降格为青铜带锈级别,充斥着弱爆的战斗力。倒是沿着招牌长起来的一株常青藤叶子油绿,乔一帆给叶子上一只七星虫拍了特写,将将好就停在微草两字上头。

进门后的风景其实和他走前没什么变化。传达室的保安大叔换了一个,另一个还在,好在留任的那位还记得他。当年他没少帮队友跑腿拿快递,那时积累的人际现在还用得上。他一路拍拍花草树木来到了训练楼前,今儿个是周末,楼里放假没人,自然也没人给开门。于是乔一帆就凭着记忆找到了从外边能眺望到大厅里冠军奖杯的那扇窗,左右瞅了瞅似乎是没人,举起手机跟窗户里的奖杯来了张合影。

按下快门时他还觉得不妥,手有点抖,于是检查了拍摄效果。这就看见了照片里自己身后虚晃着的半张脸,只有看着镜头的眼神特别真,也特别凶。

乔一帆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扔出去。

他慌慌张张地转身,结结巴巴开口,身后窗户里的人早等着他扭头似地笑了笑。

“进来我帮你拍吧?”王杰希说。

 

“王队你……周末又没休息吗?”

“没。刚好回来拿点材料。”

两人坐在训练楼对面花坛边的长椅上,虽然王杰希说进来坐坐也没关系,乔一帆却觉得这话由马上要交锋的对家队长来说更加不好。于是他们只好在外边随意坐坐,为了掩饰慌张乔一帆还坚持跑到小卖部买了饮料。选饮料时倒是遇到些麻烦,前队友中只有队长的口味他不清楚,最后选了罐他觉得最靠谱的茶饮料。

“谢谢。”王杰希说道。乔一帆连忙回道不客气,而后开瓶的声音打断了他没说完的客套话,两人之间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好尴尬……

乔一帆沮丧地想。虽然脑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却整理不出一个可以聊的话题。考试不及格而被勒令留校面对鬼畜班主任的一对一辅导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啊?他很快摇头否定了这个设想,就算是初见王杰希时的印象也不至于这么凶残。对比起来,乔一帆反而觉得那时的王队更让他觉得亲近,从敬仰的职业圈大神手中接过账号卡的一刻他曾也是满怀希望地起步,想和大家一起前进。

只是后来,渐渐地就跟不上了。

连带的是和大家,和队长的距离也变得越发遥远。

一开始明明不是那样的。

 

“你们队,这次怎么这么早到?”

被这样一问,乔一帆才从猛地回过神来。“啊……其实是因为陈姐说好久联系不上叶修前辈了,大家心里都挂念。所以早来一天去看看他。”

“叶修?”王杰希纳闷。“他不是挺好的吗?”

“王队和叶修前辈还有联系吗?”

“前两天出门还在小区门口辣鸡面的摊位看见他。”

王杰希大概描述了下当时的情景:一眼便认出是叶修的人戴着兜帽鬼鬼祟祟地窝在小吃摊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看见王杰希后还强拉着他坐到对面以呈现朋友间亲切交流的温馨场景。

王杰希:你搞什么呢?

叶修:我这不是躲家里安排的相亲没地儿去了嘛!理解一下。

后来王杰希就看到一辆奥迪A8飞也似地杀进了小吃一条街,车上下来的人和面前带着兜帽的这位长得一样一样的。那人皱着眉在街里兜了一圈像是没什么收获,很不开心地开着他的四个圈又冲了出去。

叶修:那我弟。专门从外地回来逮我的。

 

“你说他多大个人了,至于的嘛?”

王杰希的语气充满了不可置信,乔一帆被他的描述戳到了笑点。“这还真像前辈能干出的事!之前在网游里……”

说了一半就停下来。乔一帆这才觉得怎么一直在和王队聊叶修前辈呢?虽说网上都说“和不熟的人展开话题的最好办法就是一起说某个人的坏话”……啊不对,才没有说前辈的坏话。乔一帆又乱了,他总觉得和王杰希之间不应该只剩下这些可聊。

他还在苦恼着,没注意到王杰希放下饮料瓶后视线就一直落在他身上。

“前两天休息时看到周烨柏在复习比赛,虽然他没说,不过我想那应该是前几轮时你们对轮回的比赛录像。”

王杰希说道,乔一帆看着他,眨了眨眼愣了一下。

“啊……那一场。”

那场比赛最终以兴欣主场告负而终。没有了叶修的卫冕冠军新赛季的征途可谓是磕磕绊绊,经过了第十赛季的积累,各家战队也差不多摸到了对付这只野路子队伍的方法。再加上现在的兴欣也属于脱离散人后的新战术磨合期,对手轮回本身的硬实力已经出类拔萃,对决老冤家时更是从开场就有针对性的全力以赴,以至于兴欣的众人虽然发挥出色,最终却还是无力回天。

“可惜最后还是输了呢。”乔一帆现在回忆起团队赛的落败仍旧觉得十分可惜。但王杰希却给出了意外的意见,“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那一场若是个人赛那一分没有丢掉,轮回的团队赛未必会表现得那么紧逼。”

被他这样说,乔一帆想起那场比赛兴欣个人赛唯一的1分是由自己拿下的。“你们在个人和擂台上都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王杰希的话还在继续。

“作为一个阵鬼,你做的很出色。”

“那是因为……”乔一帆张开嘴,停顿了好久,“那张地图,我之前研究过,很熟悉。”

那是他在微草练刺客时最擅长的一张图。

“我觉得对方一直被绕圈子,似乎有些慌了,就……”

 

——作为刺客最重要的技巧,就是隐藏自己的气息让敌人放松警惕。

乔一帆记得那是很早以前,王杰希在微草队内演练结束后,按惯例点评每个队员时对自己说的话。因为队长很少有时间特别关注替补队员,所以乔一帆特别珍惜每次被点评的机会,将每次的指导都牢牢铭记在心里。最终虽然他没能在刺客的路上继续走下去,但是在那些铭记教诲的日子里,自己努力的努力的训练,不断思考着进步的方法,回忆起来也像是写成了一本厚重的日记,每一页都记下了自己新的样子。

 

“……就悄悄接近他,进入了我擅长的节奏。”

乔一帆看着王杰希,昔日他觉得严肃的队长还在等他说完。他曾认为很难面对的眼神中,如今却是满满的笑意。

“我知道怎样隐藏自己的气息,过去我没有意识到,但在去年战胜轮回后又想起了这一点。这是我所熟悉的技巧。”

“确实。你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出色。”王杰希说,“英杰之前还对我说,想要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和你再来一次胜负。”

“咦?英杰个人赛会上吗?”乔一帆有些兴奋地问。王杰希只是笑而不语看着他,他这才发现不对。

“啊啊,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没事。你该道歉的对象应该是苏沐橙才对。”王杰希笑着说,也不知他这话究竟是不是调笑,总之乔一帆被戳得整个人缩了起来,耳根烧得红红的。

 

随意地又聊了会儿后,王杰希看看表,“时间不早了 ,我送你回旅馆吧。”

虽然乔一帆各种推辞并解释道战队预定的旅馆离这里很近,王杰希还是陪着他走到了微草俱乐部大门口。乔一帆转头又看了看昔日老东家的大门,视线中,昔日的队长还站在门下怀抱双臂目送自己离去。他冲王杰希挥挥手,光线刺眼,夕阳刚好降落在微草训练楼楼后。

 

那年离去时过于匆忙,乃至于忘记了一些曾留在这里的东西。

乔一帆突然想着。

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在这里看见如此美丽的天空啊。

 

兴欣和微草的比赛结束后,乔一帆约了高英杰又一次来到微草俱乐部。

之前他回来其实还有个目的,只是在王杰希面前没好意思提。当年和他一批进俱乐部的队友们曾一起在训练楼后的大柏树下埋了个时光盒,在那里面装着他们写给未来自己的信。

“其实早就过了约定好的日子,我问了队里的其他人,还在队的几个人都不是很在意。你难得回来一趟,咱们来把盒子取出来吧。”高英杰说着,“只是后院去年重新修整过,土都被翻新重扑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两人摸索了半天终于在原址周围挖出了盒子。乔一帆还记得过去的自己送给今天自己的话——‘一定要成为独当一面的职业选手’,他和高英杰相视一笑,很期待却又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

许多张泛黄的纸片静静地沉睡在里面,乔一帆拨开从缝隙渗入的一点碎土,发现纸片中夹杂着张不那么陈旧的。他将那张折好的纸翻开,读着上面的文字,很久都没有言语。

“一帆,怎么了……?”高英杰看到朋友有些颤抖的双手,担心地问。

“没什么。”乔一帆揉了揉眼睛,笑着对好友说,“我很高兴。”

 

 

大约是第十赛季期间的某月某日。出于担心自己种在院子里的那株紫罗兰的缘故,勤劳的微草队长放弃了休假专门跑到俱乐部围观物业整理院子。

他在工人们犹豫着要不要扔掉地里挖出的杂物时抢救下了那个满是泥土的铁盒子。

翻开盒子,王杰希愣了一会。随后他问前台借了纸笔,待院子翻新完毕后把铁盒子又埋回了原址附近。最后微草队长在确认了自己的紫罗兰平安无事后满意地回家了,那张被他塞进铁盒的纸上只写了一行字:

 

祝愿你们都能得到自己希望的未来。

 

 

 

Fin.


种子落土,却没能在此发芽长成,确实是一件遗憾的事。

不过就像原作描述的那样,小乔懂得了当年微草对自己的期望,王杰希在小乔离队后也从不吝惜对一寸灰的赞美,构成这些的基础是他们相信着自己过去的选择,而最终的相互理解更像是继承自原初的一份对未来的祝福。

所以希望就是一个时间盒子,虽然被藏了起来,却一直都存在啊~

  143 17
评论(17)
热度(143)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