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论人类在冬天的究极形态

还点文, @乱草生  GN点的叶王带娃梗。

想不出花样了,沿用下之前的设定,接这篇《记一次有意义的家庭出游》

没完全按照题目写,请见谅Orz

基本是一个发生在床上的故事(。

————————

《论人类在冬天的究极形态》

 

叶修点了一根烟,有那么点惆怅的事后一支烟。

前两天兴欣那边来了一个催命似的电话,因为当年建队时一些注册文件的问题,他这个战队创始人兼前队长被叫回H市出差一段时间。而就在刚才,当他把这件事告诉正在交往中并躺在另一半床上的王杰希时,结果只收到俩字:去吧。

叶修琢磨着说,“大眼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舍不得我呢?”

王杰希眼皮都不抬翻身用后脑勺看他。

“叫我陪你去南方过冬?我拒绝。”

“别介,曾几何时我们说好的同甘共苦做彼此的天使呢?”

“谁说过要跟你共苦的?而且我们同甘过吗?”

他这么说着,因此得到了敌人蓄谋已久的帖背抱腰式骚扰。叶修抓住他的手腕特别的语重心长,“其实这事让我家老头子知道了,非要把表叔家的儿子塞给我带去南方玩,就是拆了你的君莫笑和一叶之秋的那个臭小子,想想我的境遇有没有那么一点心疼?”

“有。很心疼。你自求多福吧。”

叶修听他这扯皮都没有抑扬顿挫的语气感到十分不妙,顿觉事态严重。他拉过王杰希来面对自己,手捧着脸眼神直直的对上。“大眼,咱不能这样。”

顿了下,决定添油加醋。

“这事要想好,你将来可是早晚要进我家门的。”

王杰希瞪着他好长一串“…………………………”,最后点点头说好。

叶修想,就知道在床上求婚一定有用。

 

于是一起去H市暂住这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好久不见的小怪兽见到王杰希好兴奋地喊着有玩具的大哥哥,欲将熊抱之际却被叶修一把拦截。一个半小时后飞机落地,兴欣代表团很是低调的在机场组成了一个方阵型接迎队伍,因为包子那个身高还举着牌子实在太显眼了,从B市风尘仆仆而来的俩大人一小孩儿马上就找到了组织。

随即就在亲友团中引起了巨大混乱——

 

“你俩怎么孩子都这么大了???!”

——BY起哄不嫌事多的方锐大大。

 

后来这事在当晚的餐桌上总算是得到了彻底的洗白,在兴欣的诸位终于承认“这孩子既没有大小眼也笑得不嘲讽”这个事实后,叶修已经因为背叛组织暗中生娃的罪名被罚了好几杯酒,当然他酒量弱爆,基本都是王杰希替他扛着的。酒会散后众人拉拉扯扯地回了上林苑,只是H市这两天降温比较猛,叶修基本没醉到还好,夜风吹得正在酒劲上的王杰希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谁说北方人抗冻的?都是偏见。”从浴室出来人还带着水汽,王杰希说这话的表情就像在抗议着‘铁骨铮铮的微草队长难道就不能柔弱一把?’,只是一把抓住挣扎的小怪兽一边帮他强行擦干头毛的动作怎么看都没一点手软的意思。

“这就不行了?来来一张床挤一挤,哥把被窝都给你暖好了。”叶修从好大一团被窝里钻出脑袋,拍了拍床边。这间套间还是他当年住过的那间,他走后魏琛就搬出去跟伍晨挤一屋了,刚好留了两张宽敞的单人床位。他出来混的年头久,对南北两边的气候差异早就形成了两套自适应模式,对比纯正B市人王杰希对湿冷的嫌弃显然是充满余裕。

“不用了。我睡那边。”王杰希在左右两张床之间扫视了一圈,然后把小怪兽塞进了叶修被窝里。“小孩子第一次来南方,别让他冻着了。”

“……大眼,你贤惠得都让我不知道说啥了。”

“晚安。”王杰希没搭理他,关上灯强行结束了对话。

 

迷迷糊糊睡了半宿,叶修终于忍不住坐起身来。身边的小怪兽睡熟了就变得很老实,有问题的是另一张床上躺着的那位,这半宿光听见翻身的声音了。叶修悄悄摸到王杰希床边想看看他睡着没,头刚探下去就看见一双大小眼睁得好大在黑暗中瞪着他。

“咱能别把好好的夜袭剧情变成恐怖片吗?”叶修愁。

“你好烦啊。”王杰希伸手把他脸往外推,刚摸上去就刺激得对面一个机灵。

“你手怎么这么冰啊?”叶修惊讶,顺着他的手往深处摸,“寒性体制?”

“是啊,所以我从来都不喜欢冬天来南方打比赛。”

“那也没见你之前手软过啊。”

“打你还手软?”

“行了,硬撑着多不好。”叶修回头看了眼窝在自己床位上那安稳的一团,拉开被子挤进了眼前的被窝。

“让你见识见识人类最原始的取暖方法。”

 

转天一早路过门口的方锐就听见屋里俩人吵开了,争吵之激烈配合着门摔开后王杰希拉着小孩出来还很不爽地一张脸,活脱脱气得老婆回娘家的剧情。小孩拉着大人的手一蹦一蹭地说要吃煎饼果子,王杰希回了一句没煎饼也没果子,一双挂着血丝的大小眼竟没把人孩子吓哭。

“一定是亲生的。”方锐不禁站得笔直以示敬意,扭头撇给还在屋里的叶修一个特别嫌弃的眼神。

“你把人怎么了给气成这样……?”

 “睡眠不足,起床气。”叶修打了个哈欠说,“你没看我也没睡好吗?”

方锐大大觉得自己真诚的双眼要被闪瞎了。

 

要说早上发生的那点争执还是从小怪兽的一个喷嚏开始的。荣耀教科书的糙汉形态每到这时候就完全暴露了出来,他就觉得小孩挨点冻挺好,王杰希瞪了他眼表示反正给你侄子擦鼻涕的人不是你。关于孩子到底该怎么养的问题发生在他俩之间其实没啥实质意义,可买张机票回B市不过是秒秒钟的事,叶修琢磨着王杰希那脾气上来了也是高冷得摸不得,随即果断采取了措施并从柜子里翻出了压箱底的神器——电热毯。

“我去!你这货当年瞒着老夫藏了这等神器,亏我还一直当你是一起睡冷被窝的兄弟。”带公会间隙闲来摸鱼的魏琛抱怨着,叶修猜他不过是因为被禁止在屋里点上一根而感到失去了烟友间的情谊。

“叫你一个人回来你还多带了俩,老天爷一定会惩罚你这革命的叛徒!”

“呵呵。”叶修冷笑置之,已然是神装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度。

可别说,装备好还真就是管用。

跟着大人们出门逛了一天的小怪兽回来就扑上了床——王杰希的那张,翻滚了几圈后大声报告了一句:“暖的!”

“就像我的心,在这个冬天为你燃……”

前微草队长淡定地关上门阻止了猥琐流大大自门缝外传来的画外音。

“电热毯?”他觉得新鲜。在暖气滋养下长大的B市人摸摸床铺开始展露无知且好奇的一面。叶修捞起小怪兽去了浴室以给他留下充分的时间消化这份感动。虽然王杰希还是在他进去后补充了一句:“你侄子今晚跟我睡吧。”

“怎么便宜都让你占了?”叶修掐掐小怪兽红扑扑的脸蛋笑着问。

 

这一晚就没听见旁边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了,叶修觉得挺好。一觉睡到天亮后王杰希仍没有起床的意思,小怪兽却已经爬到床边想用掀被子的方式唤醒可以投喂他早饭的大人。好在这个危险的行径被叶修及时制止了。

“记着,每个睡懒觉的人体内都住着一只大魔王,尤其是那些平时都克制着不赖床的。”他这样教导道,拎着还想挑战这一法则的小怪兽出了门。

 

可是过了两天他就觉得有那么点不对了。

首先是有了电热毯后王杰希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晚,随后是睡觉时间越来越早,整个人每天和地面接触的时间在极速缩短。叶修也试着各种办法把他捞起来,可王杰希虽然裹着被子闷声说好,行为上却是怎么都起不来,像是要把这辈子没睡够的觉都睡回来。

“要打垮敌人,首先要瓦解敌人的斗志。咱当年怎么就没想到这招?”来串门凑人数打牌未果的方锐感慨道。

“我记得我们当年打微草就是先瓦解掉对方的斗志啊?只是王队不是被瓦解的目标。”来串门顺带帮忙换水桶的乔一帆回忆道。

“呵呵呵呵呵。”据说是偶然路过偶然站在门口围观的魏琛点了根烟笑而不语。

连小怪兽也仰起头问大哥哥怎么一直在睡觉难道他属熊吗?

“得,逼我使大招啊。”叶修抡起袖子说。

 

他所谓的大招其实也很简单粗暴,仨字儿总结:打荣耀。

“那啥,老魏昨晚跟我聊说公会那边最近情况比较紧张。几家大公会因为新区抢BOSS的事儿闹得焦灼的很。你们中草堂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他这话在枕头边念叨半天可算把王杰希给念叨醒了,后者头顶一团睡乱的头毛半迷糊着说了句“我去看看”。叶修趁机会把小怪兽也塞给了他,他自己白天跟老板娘出门办事,有照顾小孩这道双保险这人还能继续闷头睡吗?

答案是不能。

但是情况一点没好转。

说起来也是巧,天公不作美,H市今年的雪花竟然比B市飘得早,叶修跟着陈果在外边奔波了一天,顶着一头雪花好不容易回到上林苑温暖的房间,就看见王杰希还赖在床上。只是这次他好歹坐了起来,怀里搂着小怪兽,身前还多了个小桌板。

“你们怎么不出去走走?”

“下雪呢,冷。”

“这又是哪儿来的神器啊?”

“问乔一帆借的。”

叶修走过来带了一股外边的寒气,王杰希皱着眉头把怀里的天然暖宝宝搂紧了些。小怪兽好认真地盯着屏幕看,叶修也跟着弯腰瞅了一眼,就看见屏幕里魔道学者拉着BOSS开始逛大街了,频道里迎风布阵刷了满屏的“叶修你大爷的!!!!”被下面跟着的“怎么了?”和“中草堂那个魔道是叶神???”给顶掉了,中间还夹杂着伍晨好无奈的一排点。

“赢喽!”小怪兽振臂高呼。王杰希打个哈欠合上了笔电,推推小桌板搂着小怪兽就躺倒了。小孩扭来扭去说继续打嘛,精神上还没从战场上回来的魔术师先生拉上被子一声令下:

“睡。”

“等!!!”叶修觉得再不喊停这日子没法过了。他愣是把小怪兽从被窝里挖出来送到一直想逗小孩玩的苏沐橙那里,回来后看见王杰希单手托腮一脸的莫名其妙。

“大眼咱们谈谈哈秋——”

“…………”

刚有点认真的气氛就因为叶修一个喷嚏而中断了,王杰希叹了口气,用双手捂着他的脸颊。

“太冰了。”

“那就给我点儿温暖呗?”

“再去买一床电热毯。”

“催人懒惰的东西不可多买。”

“那我这床的也不还你。”

论点完全跑偏了好吗!

“……我说大眼啊……”叶修话还没说完,王杰希像霸占土地所有权似的又倒下了,只是这次他好歹翻过身腾出了半张床的位置。

“位置给你留半小时。”

“我就说最原始的取暖方法才是最好的嘛!”

言外之意是冲个澡当然不需要半小时。

 

 

大冬天点燃的干柴烈火似乎因为许久没有二人世界的原因而尤其显得剑拔弩张,说到底人类懒到究极程度也抵抗不住身体的本能需求。总而言之,因为埋头在被窝中辛勤劳作而闷出一头汗的叶修大大突然觉得有队友帮带小孩对保障夫妻生活质量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而同时他回忆了下最近这样那样的一些生活片段,各种幸福因素的作用下好像俩人在一起有个娃也是很不错的一件事。

“大眼。”他停下来喘了口气,胳膊肘撑着身子说。

“干啥。”这边呼吸还乱着,气息打在脸上都是滚烫的。

“给我生个女儿吧,儿子就算了。”

“生不出来。”

叶修想了想,他的论点竟然不是谁要给你生孩子。

这么一想好像又有动力了呢。

 

折腾了一晚下来连带的是向后推延的起床时间。叶修摸到王杰希的手机看了眼时间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得跟着出门,当然今天他没办法拉着王杰希陪他,身为作案人他只揉揉自己的老腰并能放任对方和电热毯继续缠绵下去。

叶修拉开窗帘,积雪还没完全消失。阳光照着白色的地方闪着光,让外边的世界显得特别的明亮。

然后他就看见楼下花坛前那三尊歪歪扭扭的雪人先生。两只大,一只小,因为化了一部分而分不出撑着小纸伞那只和倚着扫把那只原本到底长啥样。

“我昨天想了想。”王杰希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说,“只是想想。如果你家或者我家真对这事意见大的话,搬到H市来住好像也不错。”

他刚说完就听见小怪兽在门外喊大哥哥雪人化了我们去救救他们。

 

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叶修拉王杰希起来,和他唇间轻碰交换了一个早安吻。

正好H市买房不需要领证。

 

Fin。



十分想念暖气_(:з」∠)_

  444 23
评论(23)
热度(444)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