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喻王] 第四年的毕业反击战

又名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理工科男神。

还点文, @魔术师的扫帚 GN点的《第三年的生徒战争》后续,大学校园paro,每天都在掐掐掐的他庙和我药,给没看过的朋友传送个前篇→ 【】 【】 【

一句话的前情提要:大三学生会换届前最后的院系汇演舞台上,蓝雨系主席喻文州向宿敌微草系主席王杰希表白啦。

续篇走的大眼side,可能没有前面欢乐,想写点别的感觉。拖了这么久才写完实在抱歉,希望能看得开心。

——————————

《第四年的毕业反击战》


 

“所以你……和他……又花了一年时间才在一起?”

毕业两年后的同学会上,当年工学院烟雨学生会主席楚云秀不可置信地问道。

“因为杰希当时拒绝我了嘛。”喻文州笑着回答,提到这段往事似乎并没有让他尴尬。反而是坐在他对面的王杰希轻声咳嗽了下用以掩饰窘迫。这个细节被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逮了个正着,拿着倒满的酒杯就搭上了王杰希的肩膀。

“王杰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文州他花了两年时间追你,已经慢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不过他历来后发制人也就算了。可是你平时反应那么快到了关键时刻怎么就不开窍呢?白白耽误了你俩一年的大好时光,赶紧的,自罚一杯!”

黄少天一开口就是啰啰嗦嗦一大串,王杰希为了避免之后再来一大串,只是面无表情地接过酒杯,结果却被喻文州中途拦截。“我来吧,你连着干了几杯脸色都红了。”说罢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哥瞎了。”叶修的声音混在奚落的掌声和赞叹声中很是突兀,他从开始拼酒那会儿就在装迷糊,这下子终于暴露了。人民群众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灌醉他的好机会,他这一抬头吸引了大量火力,像霸图的人就直接抄起了酒瓶子跟他算从大一开始的旧帐。

“还真是没什么变化。”围观了一会儿后王杰希感叹道。“嗯?说我吗?”喻文州明知故问。他属于酒喝多了也不上头的那种人,这种时候反而显得意味深长。

王杰希笑笑,“你觉得呢?”

“反问可不算是回答。”

“那怎样才算?”

“嗯……”喻文州做沉思状。

“让我想想?”

 

 

“让我想想。”

上千同学的瞩目下,舞台灯光的包围中,他站在舞台中央又确认了一遍喻文州刚才的话——他确实说了我们交往吧,王杰希想了想,然后给了他如上的回复。

“好的。”喻文州从善如流,近乎秒答,更看不出有哪里失望。这反而加深了王杰希心里‘’他大概是在开玩笑的想法。

喻文州明明就在面前,在这里,在这个舞台中央。他微笑着的样子和往常没有区别,却又有哪里偏离了这个人本身,与记忆中的形象有了偏差。

舞台灯光逐一熄灭。眼前人的影子拖得好长。

王杰希突然发现了那道看不见轮廓的线。

 

文艺汇演结束后紧接着就进入了期末复习阶段,王杰希还是老样子的上课复习吃饭睡觉,和之前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被约饭的次数少了些,于他自身而言并没发生什么本质上的改变,但又确实觉得有哪里再也不同了。

而王杰希其实清楚这个差异点存在于何处,每当看见喻文州时他都能想起自己其实还欠着他一个回答。学期末,各门公共课都即将结课,除开学生会工作的引子他们现在能碰面的机会基本属于课堂偶遇,而能产生的对话甚至停留在了‘早上好’和‘早上好again’的没营养阶段。

于细微的无法相见的分支里,生活确实悄然改变了。

王杰希因为下课后和踩着上课铃的大部队逆流而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路边,就在刚才喻文州才从他面前擦肩而过,打了个照面问了句“没课了?”,连回话都没收到就顺着人流被送进了教学楼。

王杰希本来想说的话因此也被咽进肚子里,他靠着路边的杨树仰头找了下人群中喻文州的身影,看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偶然回头望过来,于是便扭头作罢。有那么短短几分钟他开始思考喻文州那时的话究竟是不是认真的,他笑起来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影似乎比往常还要随意。只是说到底,王杰希自己也搞不清究竟怎样的态度才能达到‘认真’这个规格,大学近三年的记忆最近频繁像走马灯那般扰乱他看书的念头,和喻文州相处的场景回想下来似乎尤其多。虽然这其中有不少是学生会层面的针锋相对,王杰希却不能将之简单的判定为‘工作层面的较真’。

那些不成形的设想通过一个自己回答不出的问题正在颠覆他脑海中珍贵的记忆,所以王杰希最终还是放弃思考,唯一想明白的就是关于喻文州大概早就和他较上劲的这件事,回想起来还是挺开心的。

 

学期的结束不像开始那般轰轰烈烈。到了大三结束后的暑假时,王杰希感觉自己真正意义上成了要淡出这个校园的一份子。和其他朋友不同,他早就计划在暑假留校并把实验课题外的时间都贡献给考研辅导书。他们这个系考研就业比例一半一半,只是跟他一个研究方向的朋友人数为0。对于这一点王杰希倒也没什么怨言,每天宿舍图书馆两点一线,出勤之准时快赶上霸图那边的副主席了。

从他这个模范作息时间也知道每天路上是基本碰不到熟人的,所以后来偶然在图书馆前的草坪上看见叶修躺着抽烟,王杰希就忍不住停下脚步触发了一下这个小概率支线。

“呦,大眼,顶着烈日辛苦作业呢?要不要这么敬业啊。”

倒是叶修那边先打招呼过来。王杰希想了想这人不是大四毕业了怎么还在学校是不是真留级了。“反正也没什么安排。”他答道。“图书馆有空调。”

他这么一说叶修却瞪着俩眼盯了他好一会儿。

“不是吧你……”叶修吐了口烟,遮得脸都看不清了。

“少时不脱团,小心注孤生啊大眼”。

“这话留着你自己用吧。”王杰希也没多在意他这个不知源头何在的问题,他没那个时间在意,权当是此人也陷入了严重的毕业病并且完全放弃治疗,人毕竟也是个表演系,就是有仰望天空浪费人生的特权。

结果当天晚上他就在图书馆里遇见了喻文州。

王杰希习惯坐的位置是三楼靠窗的角落,白天有阳光晚上看星星,窗外视野更是能将大草坪上的人群一览而尽,不会错过任何事件,完全是动画里主角座的待遇。通常情况下自然也不会有人来跟制药系学霸竞争这个王座,又逢暑假,留校生少之又少,王杰希也就堂而皇之的用一本《高等数学》霸占座了半张桌子一周之久,桌子另一半也全是他自备的复习材料。

可是今晚的情况有些不同,他那本没人碰的高数课本被规整地放在了书堆的最上方,而抢夺了阵地的敌人见他过来甚至仰头露出了和善的目光。

“我想你不会介意。”喻文州说。

“你都坐下了我还介意什么呢?”王杰希叹气,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看书。图书馆安静如常,可王杰希的状态却近乎反常,只要他抬头总能看见喻文州漫不经心扫过来的目光,于是他的思绪也不断在化学公式和‘喻文州到底想做什么’之间切换,实在是集中不起精神。这让王杰希不得不抬起头正视自己对面的人。

“我确实有话要说。”喻文州微笑着。

“希望你不是来打搅我复习的。”

“你这么说的话……”喻文州顿了下。“那我还是不说了。”

“……”

“你忙吧。看不进去的话不如陪我到外面走走。”

这话使得喻文州别有用心的程度显得过于明显,可是即便他现在安安静静坐在对面,王杰希也失去了半点继续复习的兴趣,索性他采纳了建议决定出去吹吹风。图书馆从后门出去,没几步就是荣耀大学引以为傲的人工湖区域,因为接壤草坪的关系这一代视野开阔,湖边的木板走廊和欧式的路灯又别有风情,因此这里在学期间一直是学生情侣们热衷的碰面地点。只是僧多粥少,通常情况下湖边最内圈都是网游里争抢练功位那种的紧张程度,再加上不知从哪儿传出的‘只要在湖边约会的情侣就不会分手’这种传说,湖边那一对儿挨着一对儿的从远处看完全是一堵人肉堤坝。

王杰希属于图书馆的常客,因为有晚上散步的习惯又成了人工湖走廊的常客。只是平时一个人路过一对对抱着亲的学弟学妹身边只觉得人挡路碍事不自在,今晚倒是没什么人,走了半天却仍旧是不自在。这大抵是因为身边还有个喻文州在的原因。他们已经绕着人工湖走了两圈,交流的话却没超过三句。

“现在我没在复习了。”王杰希看看喻文州,放慢步伐。“刚才的话?”

“我就想问你想好了吗。”喻文州也放慢了脚步,

果然还是那件事吧。王杰希心里一沉。就算此时面对喻文州他仍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开玩笑。可是这个回答他已经拖延了很久了,是时候作出决定了。

“我接……”

“我是想问。”才开口就被喻文州打断了。

“毕业后的去向,想好了吗?”

王杰希有些发愣地看过去,喻文州面对他的表情显得无辜又好奇。

“你是问我……?”

“留校读研还是考到别处去。”喻文州眨了下眼补充道。

 

结果聊下来的结果就是王杰希决定要留校读研,而喻文州则是已经在学校附近的公司找到了不错的实习机会,当然出于方便考虑也准备暑期留校。王杰希看他一副正经事正经商量的样子实在不好插嘴,面无表情地踢开了路上的一颗石子。

“那我们彼此就继续努力吧。”喻文州弯腰从贩卖机取出罐可乐扔给王杰希,却得到了对方路灯照应下一个极度缺乏信任的表情。

“我觉得这是一罐别有目的的可乐。可以拒收吗?”

“被发现了?”喻文州笑了,“我只是对今晚打搅到你复习感到抱歉。”

“不过一个人占一张桌子并不好哦,偶尔也分给别人一起坐吧。”

 

喻文州果然如他所言,差不多一个暑假的时间都会以随机方式出现在王杰希对面的位置上。晚上的图书馆他有时在有时不在,去或者来都从来不打招呼。王杰希渐渐也习惯了他坐在对面,反正就算劝他趴在桌上睡觉不如回宿舍他也只会笑着把这事绕开。

明明累得不行了,倔起来还是特别让人操心。

事实上王杰希早就考虑到把睡迷糊的喻文州从图书馆抗回宿舍的可能性,只是还不具备充足社会经验的他那时候低估了企业压榨实习生的水平。那天他在宿舍熬到半夜看到对面蓝雨宿舍楼房间的灯突然亮了,从阳台望过去似乎是有人刚进门。黄少天这批不考研的放假早回家了,这时回来的人只能是喻文州。

这么晚跑哪儿去了?王杰希站在阳台想这个问题出了神。回过神来发现口袋里手机在震。

喻文州的电话,王杰希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起头看见对面阳台的人扶着栏杆同他打招呼。

“你怎么才回来?让楼管给你开门的?”王杰希还是接了电话。虽然真的不会吵到谁,但隔着一条路宽的距离大半夜和对面楼对喊还是有些难堪。

“今天加班了,下班又被前辈拉去喝酒。进门时被楼管好好教训了一顿呢,因为我身上酒味有点重。”喻文州低头呵呵地笑了。

“被灌酒了?”王杰希觉得他情况不太对,“你没事吧?”

“没事啊,你看我不是自己回来了吗。”喻文州回他。

“快去休息吧。”王杰希还是有些担心。

“恩,你也是。”

“晚安。”王杰希说完,也不急着挂断,等到手机那边传来一声满是倦意的“晚安,明天见”才按下了结束键。

但是转天的晚上,王杰希并没有在图书馆等到喻文州出现。他完成了今天预定的复习内容,看了眼时间,放弃了继续复习的年头转而拿起了手机。

通话记录的第一条是凌晨时喻文州的那个来电,王杰希想了想,还是没有拨回去。他比往常早些离开图书馆,从小卖部兜了一圈回到宿舍区,没有在微草楼的路口拐弯而是走向了蓝雨楼的方向。

换做是刘小别那几个出现在蓝雨楼门口肯定早就被当成危险分子给楼管大叔给拦下了,微草曾经的系主席感慨了下自己平日积累的好人缘后便上了楼。他还是第一次走到对面宿舍,凭着和自己房间对应的位置找到了喻文州的房间。房门没有锁,他敲了敲门没听到回复便直接进去了。宿舍的布局一目了然,大体上男生宿舍都脱离不了简单随意这两个元素。王杰希将周遭打量一番,鉴于他对蓝雨同级的熟知程度,每张桌子和床位的归属也变成了很简单的题目。

他走到唯一睡着人的床位前,从一个摆了一桌杂物的桌子前搬了把(大概是黄少天的)椅子,声音很轻地坐了下来。蜷在床上的喻文州裹着毛巾被翻了个身,没精打采的从毛虫一般的武装中探出头。

“你怎么来了?”他看起来挺高兴的,虽然声音没什么力气。

“你不出现,就换我来看看。”王杰希把从小卖部买的水果放好,“你说的,‘明天见’。”

“楼管竟然放你上来。”

“我跟他说就是从我那一届通过的‘禁止冲对面宿舍楼投掷杂物’的楼规。”

“噗。”

喻文州似乎因此有了聊天的兴致,这股兴致很快却被王杰希拿出的冰水贴在额头上浇灭了。蓝雨宿舍的入侵者对房间主人这幅随时要挂的样子皱起眉头,“我觉得这样不行。”他说着,看见对方头上冒出好大一个问号。

“借我张床位,我搬过来。”

 

荣耀大学里站在舆论顶点的人统共也就那么几个,王杰希算是其中的一位。微草有着魔术师之称的前系主席被传说是个想法跳脱的人,可王杰希却对于自己的这个设定有点意见。照他看来事情只要奔着结果去那实现的方法肯定是越简单越好,就比如说他觉得喻文州身体不舒服需要人室友照顾,于是也没管对方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的样子便搬来了自己的行李。而等到喻文州恢复之后又因为晚上一起去图书馆有了同伴,索性就延长了寄宿。

于是提前返校的黄少天大笑着推开门高喊“文州我妈又塞了好多零食给我趁着别人没来咱们先来吃吃吃!”时,却看到了自己斗争了三年的敌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占着自己的书桌瞪着门口的自己说:“吵死了。你怎么这么早回来?”

“我去你们都做了什么!!你们对我的床做了什么!!才一个假期不到剧情就进展到了这种程度吗队长我不想做人了!!!”没等喻文州说完那句“少天冷静……”就弃门狂奔逃出了宿舍楼。

“我该回去了。”为了制止新学期开学就引起战争的局面王杰希觉得自己有必要坚定下‘我们什么都没发生’的态度。只是要由黄少天产生什么误会的话,校园里估计马上会衍生出7、8种涵盖八点档、阴谋论或是都市灵异走向的传闻。话唠就是这么麻烦。

“恩,前段时间谢谢你。”喻文州送他到宿舍门口后说。

“啊不……没什么。客气了。”被他一谢反而让王杰希觉得怪怪的,介于没必要和别扭之间的那种怪。可是一回到自己宿舍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喻文州发来的短信明明白白写着:因为你就住在对面所以我想晚点说也没关系,翻译一下就是:其实我知道室友今天回来可是我就不告诉你 ^ ^ ……这样的意思。

合着他根本就是乐在其中。

王杰希知道回过头等着他的是什么,所以他完全准备好了无奈的表情去回望对面阳台的蓝雨前系主席,果不其然看到对方很愉快地出现在阳台上问着:“今晚继续一起去图书馆吧?”

王杰希叹了口气。

真是的……简直是又回到那种熟悉的日常了。

 

大四开学后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清闲,现在微草和蓝雨两个楼都有了新的学生会主席,火药味却不减当年。考研党的集体低调化让不需要考研的那群人显得更是嚣张得不可一世,楼道里熬夜聚众打牌玩游戏的情况明显增多,考试前夜阻止室友上天台的行为也屡见不鲜。王杰希对于他们这样用生命折腾早就习惯了,对于强迫自己不要插手倒是很不习惯。

之于对面楼的那群人,集体性质的行为艺术好像有成为蓝雨楼传统的趋势,只是新一届领导班子投入的方向好像有哪里不对,如今走过路过的都能看见蓝色水滴校舍墙上醒目的一行字——庙x药,CP不逆。

路人们(男)一致认为这群执着于攻受关系的工科宅真的没救了。

当然对面的这一行为还是让已经升大二的微草学生会干事组十分不爽,例会上众人一致通过的报复提案让新任系主席高英杰十分头疼。于是在新主席拿不定主意的情况下,一群人最后还是找到了王杰希商量道:

“前辈,我们想了想,决定直接在对面墙上刷油漆把咱的CP逆回来。”

“别……”王杰希尔康手状完全没明白咱CP是哪个CP,恰好又赶上对方祭出了黄少天这张鬼牌。只听一声大喊自楼底传来——“王杰希喻文州问你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一屋子视线顿时全集中在微草前系主席身上。

“你们去吧……”王杰希扶额说,“晚上再去。”

有了前辈的认可微草的年轻人们自然是威武雄壮地去了,至于这起破坏案最终为何会走路风声从而演变成两边在澡堂胡扔肥皂的猫狗大战,王杰希则是完全没有过问。考研的同学到了这个时间点都属于冲刺加速阶段,所以有两个多月时间里王杰希根本顾不上别的,直到考试前天他才想起自己好像也很久没跟喻文州联系。最后一次聊天时谈到实习的事情,喻文州那时说他也会忙碌很长一段时间。

不知道他那边是否顺利。王杰希想了想,掏出手机决定过问一下,却刚好先看到了对方发来的信息。

“祝顺利。by喻文州,”

他觉得挺有意思,喻文州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逆流而上,不管分数高低逢考必过。这一点当然依托于他本人的努力,只是被传来传去就有了许多添油加醋的成分,最后甚至连学校BBS上都有了借他名字的考试求过楼。

“借你吉言。”王杰希回道,下一句“考完了我请吃饭”还没打完就收到了对方回复。

“考完了一起出来吃个饭吧。by喻文州。”

“你的手速很有进步。”王杰希笑着回他。

 

结果王杰希在考完后却因为大大小小的事情忙了起来,适逢大学本科最后的寒假和农历新年,等到他再见到喻文州已经是大四下学期那会儿了。

“好像很久没看见你了。”王杰希说着调高空调的温度。他新学期依旧是宿舍里第一个返校的,和对面楼的邻居又一次达成了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计划通的高度同步。所以喻文州没打招呼就出现在他房间外时王杰希并没有多么惊讶,反倒是想起了他寒假在好友圈里repo过会带来的旅游土产。

“想我了?”喻文州笑着在房间里围观起来,据他所言毕业前想要达成的成就目前又实现了一个。“不问问我是怎么上来的吗?”

“又去刷你那张好学生脸了吧。”王杰希也笑了,“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他们一路闲聊到食堂,包间都被低年级占了,只能在大堂找了座位随便坐坐。

“那,最后一个学期,还请杰希大大多多关照了。”喻文州举杯碰上王杰希手中的玻璃杯。王杰希笑他这么说的时候通常都是挖坑等人跳。

这感觉倒是有些过去的味道,他和喻文州还没卸任两系的学生工作时偶尔会像这样聚聚,讨论些读作和平共处写作互相捅刀的事情。那时候他们还是低年级,上边也还有学长罩着,从来都不急着争论出问题的结果,因为在那时看来,时间还有许多没有翻开的下一页。

可他们终归还是来到了下一页。

“实习后的去向定下了吗?”王杰希问道,毕竟这才是和现状相符的话题。喻文州笑了一下说会尽快决定,时间已经不多了。

确实是时间不多了。王杰希想。还能有多少机会这样平常的和他坐在一起聊天。

 

因为毕业答辩的缘故,有些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同期面孔渐渐开始在学校出现了。研考分数也在这个时间公布下来,王杰希看了下分数,并无意外。再加上和导师方面已经沟通好,答辩课题准备完毕,忙忙碌碌的大学生活好像突然按下了暂停键。

可是王杰希不习惯闲着,这期间刚好同期的毕业前聚会频繁组织,倒是挽救了他刚露苗头的毕业病。一群大四生有无数的理由聚在一起忆苦思甜,学校周边的饭馆也因此人满为患,就连已经毕业半年的人偶尔也会冒头凑热闹。大概是因为叶修回来摸鱼的关系,以前给大院干活关系好的一群人又趁机决定一聚。王杰希被拉去时看见隔了两桌坐着已经退休的前蓝雨学生会班子,喻文州那边的情况看上去和他类似,对方同他点头打个招呼,配合着学弟们排着队的敬酒架势真是既无奈又感慨。

转头再看自己桌的情况,该醉的醉,醉了的哭,还勾肩搭背哭……

“一个个的都开始酒后吐真言,明明都酒量不行。”王杰希叹了口气。

“今朝有酒今朝醉。”叶修说着,只是他自己不喝,光举着瓶子一个劲儿坑别人。

“等毕了业你就懂了,现在的有多好。”

王杰希听了这话只是白了他一眼。“说得好像你现在受了多大苦似的,明明脸又圆了一圈”,他本想这样嘲讽,还未开口就被旁边蓝雨那桌人的咆哮所打断了——“魏老大我一定会想你的逢年过节正月十五七月十五都会想你的!!”这种鬼哭狼嚎自然是黄少天发出的,魏琛一副抄瓶子要打的姿势吼他滚滚滚老夫好好的也给你嚎出毛病了。

“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王杰希托着侧脸看他们演。喻文州好不容易把进入角色的黄少天拉回座位上,旁边被他演技煽动了的低年级学弟却又哭着说:“可是学长们马上就要毕业了!”

“哭吧哭吧,都到最后了。”叶修把理应他解决的那瓶最后剩的一点都倒进了王杰希的杯子。顺着王杰希定格的目光看向对面的人。

“趁着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那么一点点。”

 

——在离开之前,你还有什么遗憾吗?

王杰希会在毕业典礼前夜想到这句话,是由于前不久旁观了微草学生会今年的换届仪式。刘小别站在讲桌前讲到这里时,台下有几个学妹甚至低下头颤抖着肩膀。结果那小子重复了几遍问题之后没人回应,鉴于他那个扛不住尴尬气氛的性子,眼看是要谎。同届的袁柏青非常良心的欲上前解围,却被已经乱了的人抓住肩膀边摇边说了“都告诉我我都会满足你”这种暴露情商的台词。刚还低着头的女生们因此一秒抬头举手机,台下一片的yoooooo,刘小别越发混乱,袁柏青解释无用开始炸,之后的场面就彻底没救了。

王杰希在最后排看着他们闹腾,就在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也有人讲了同样的话。那是他在任时最后的文艺汇演,喻文州和他都还在那个舞台上。

他说不想有遗憾。

所以他问了。

没有结果。

只是这样而已,真的就可以了吗?

王杰希想着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走进阳台,已经是熄灯时间了楼下却格外热闹,望向对面,蓝雨楼和他这边对应的房间却完全黑着。喻文州也许也加入了楼下逐渐聚集起来的队伍,这是大学四年最后的狂欢,没有人会愿意错过这段记忆。

于是他问自己。你呢?

手机的通讯录检索停在了Y开头的列表处,王杰希按下了那个人的名字。尚未接通的等待音传入耳中,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还想错过什么?

 

“你在哪儿?”

“楼下。”

喻文州似乎对于这个深夜来电并无意外,王杰希听见那边传来的嘈杂声,果然是十分热闹。

“不下来看看吗?”电话那头的声音问,“我在楼下等你。”

王杰希下楼便看到同期的各个熟面孔,喻文州就站在微草宿舍下距离大部队不远的地方。

“这是……?”王杰希问。

喻文州指指玩得最high的几个人,“毕业前夜派对。听说是兴欣那边组织的。”

果然,以兴欣那边方锐和包荣兴为首,几个弹着吉他的男生串起了整个队伍。各个学院的大四毕业生都聚集在了宿舍楼下,人们将乐队围在中间,合唱的声音漫过夜空。挤不进内围的人干脆就在路边席地而坐了,三两成群举着酒瓶扯着嗓子唱着跑掉的旋律,好像要把四年间所有的没做完的梦在这一晚全部点亮。

他们这么折腾着,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不时也有人从阳台探头张望。有学妹从阳台点歌,做学长的自然热情回应。王杰希看见蓝雨一帮子光棍好积极地围在烟雨女生宿舍楼下喊着:“约吗?”,烟雨最近开始有名的那对儿双胞胎冒头问,“怎么没看见帅哥啊?”。楼下一干技术宅特别心有灵犀都开始垫脚指着自己,“帅哥?这不就是嘛!”

只可惜他们自荐的不是时候。轮回一群人刚好路过带走了大量异性的注意力,再一回头,黄少天那边接好了个话筒,俨然一副个唱要开张的架势。他旁边坐着的校草周泽楷正安静地举着“接受点歌”的牌子,显然他一开始只是凑热闹的,却因为黄少天强行在牌子上加了‘此人可以抱’几个字而成了个活生生的仇恨聚集器。轮回那群人貌似因为主火力被抢走而围过去要人,眼看有蓝雨的热闹,几个微草的同期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围观的队伍。

王杰希和喻文州选了距离大部队稍远的路边坐下。喻文州拿来两罐啤酒,王杰希开了一罐,凉凉的一口啤酒咽下去后瞬间感到脑子里有节奏在乱跳。他敢确信这股兴奋不是酒精的作用,4度而已,还清醒得很。

他看着喻文州,“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酒瓶停在嘴边,喻文州扭头回望着他。

“要看你指的是哪句话。”

王杰希停顿了一下。

“我曾经认为你不是认真的,也想过如果毕业了,将来该怎么办……可是今晚我想明白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而第二个问题……”

他放下酒瓶,转过身来面对他。回想起来,认识的三年间像这样彼此面对的机会似乎有过很多,这其中或许只有最初的那次是单纯的偶然,而之后所有的展开,即便是一种为了不留遗憾的处心积虑,在即将告别过去的今天看来仍旧显得平凡而珍贵。

王杰希觉得这三年很好,没错过什么,也不想错过什么。所以他想给为他准备了这三年的人一个同样的结局。

“喻文州,我们交往吧。”

“好啊。”

依旧是平静如常的笑容,喻文州笑着回应,似乎对于这个迟到了一年的答复并无怨言。这反而让王杰希新生忧虑。

“通常你这个态度的时候……”

喻文州的手指停在唇瓣上阻止了他的发言。

“我确实有一件事要对你说。”他说着,一副不知该从何道起的表情。

“其实我后来推掉了实习,保送了专业研究生。所以今后三年我们还是同学,说不定还会住在一间宿舍里,所以……请多指教啊,王杰希。”

“喻文州你……”,王杰希这下是真的无语了,不远唱high的人群更是让他感到神经跳痛,欢笑的声音突然变大让他没听清楚喻文州后来说了什么,一眨眼过后对方的面孔已然近在眼前。

熟悉的声音贴着面颊传入耳中,喻文州的声音有一股暖暖的温度,和他的人一样。只是那个声音偶尔也会编织成一些任性的语句。他听见喻文州说:

“王杰希,我喜欢你。”

那是句可以让一切都被原谅的咒语。

 

 

“说起来,我那时竟然就那么原谅你了。”回想起之前的事情,王杰希依旧是不可思议的语气。“想想看可是被坑了三年。”

“所以我主动承担了研究生那三年的扫除工作,”喻文州略显无奈地笑了下,“不是吗?”

“我们的房间总是很干净,感觉还是我比较不划算啊。”

“你们啊……”,楚云秀给自己满上一杯酒,打断了他们。

“调情是傻瓜情侣才有的表现,你们自重。”

“他俩现在是傻人傻福的模式,管不动喽。”逃离了围攻的叶修理所当然缩到了自认为比较和平的一角,结果还没坐稳就看见喻文州端着杯子起身。

“敬叶修前辈一杯。”

叶修狐疑地瞅他,“文州你可别坑我我当年待你和大眼都不薄。”

“怎么会呢?只是想致个谢而已。”喻文州侧头看了眼身边的王杰希,后者了然地笑着也站了起来,“就算是谢你当年的忠告。”

“不如大家一起吧。”叶修干脆招呼所有人。有他的带动自然不缺起哄的,所有人陆陆续续站起来,这是人最齐的一次毕业后同学聚会,几乎涵盖了各个系当年的学生会成员。

 

“来来来,都举杯啦!”

“干了干了!”

“不能喝的也意思一下。”

众人举杯,玻璃碰撞声清脆悦耳。王杰希将自己的那杯最后碰了下喻文州的杯壁,在一饮而尽前同所有人一起说出了那句祝福——

 

敬我们共同享有的过去和未来!

 

Fin.

 

 想起来生徒战争的起点貌似也是喻王握手来着。哈哈哈。哈哈哈。跟虫爹萌点一样耶(喂


  233 21
评论(21)
热度(233)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