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王] 即成现实

今年最后一篇。

——————


—1—

 

距离新的一年还有不到7小时,自电视中传来的笑声和音乐加强了这一事实的存在感。只可惜没人在乎这个不知名的综艺节目,房间的两位主人正在各忙各的,电视的声音到更像是对他们缺乏节日意识的某种掩饰。

王杰希在厨房时听到了那清脆的声响,他倾过身子看向声音的来源,叶修正用手挠头有点困扰又有点抱歉地冲他咧嘴笑。在他脚下是已然碎得惨烈的一地玻璃碴,几秒钟前它还是那只被当做荣耀国服12周年纪念品送给国家队前任领队的独家珍藏,叶修曾用他调侃了联盟新任主席的小家子气——“好好的送什么杯具。要送也送个不锈钢的啊。”事实证明了他自立FLAG的犀利程度,倘若是只不锈钢的杯子他大概就不会暴露。现在王杰希却已经猜透了这起悲剧的缘由,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放下菜刀拎起了扫把并在叶修试图解释的眼神中沉默着收拾了一地残局。

他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反正说了对方也不会听。王杰希把簸箕放到一边后转身握住叶修的手,根据这双手不自觉颤抖的程度评估了一下他方才经历的苦战。

“新版本期间服里都是披着马甲的职业选手,你别没事老跟新人抢火。”王杰希说。

“这你都知道了?”叶修回他。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用以回应这种低水平的装傻,对面的人却很得寸进尺地顺着握着的手攀上了肩膀以上的位置。

“你别说,现在的年轻人底子是真好,硬生生把我的手速也给带起来了。可惜还是嫩了点,3个人,就差那么一点儿。”叶修说着,语气不无得意。手部积劳带来的损伤完全不能阻挡他享受胜利的满足感,在王杰希看来不过是此人又在三位不知名后辈的人生中留下了突如其来的阴影。当年他跟队里的后辈说他是‘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这外号因为描述过于精准而逐渐广为流传,以至于叶修本人后来听到这么一说后也是喜出望外——

“大眼还会给人起外号了?”

当然他的关注点完全不对。

 

从叶修前天一个电话过来预约了他今年最后的夜晚时,王杰希就在脑子里写好了为这一晚专门定制的菜谱。往年他还在役时没这个闲心,空下来后倒是意外的很有心气儿。两人一桌两荤三素也是挺富裕的一顿了,端上桌的两道硬菜还是前不久回家新学的手艺,从卖相到香味都是高分作品,这也让王杰希自己十分满意。通常这种一人烧饭一人等吃的情况下,闲着的人就算没有扒蒜的手艺也至少该有口头的尊敬和赞美,王杰希倒没指望叶修说些什么,这人刚刚摔了杯子,手还在被自己捏着做放松,眼神却又飘回了没下线的屏幕上。

于是王杰希就加了把手劲儿,果不其然听到叶修深吸一口气。

“我去!”叶修开始抱怨,“老王你当我是案板上的鱼呢?”

“我可不会给鱼做按摩。”王杰希替他揉了揉手背,“在意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想起刚打过的一个小魔道,打法上有点学你。”

“学我?”王杰希皱起眉头。这事听起来本不该奇怪,就好像国服遍地的战斗法师都玩着一叶之秋的打法,各个职业的玩家打法模仿自家的至高神都是正常的事。可这其中唯独魔道是个意外,原因自然在王杰希本人身上。放眼前三赛季选手完全告别联盟的当今联赛,经历了十几年洗礼的荣耀国服里魔术师的传奇仍然有其独特的不可复制性,放由毕业选手群的话来讲就是你想走到三连冠的高度首先要有叶修的脸皮厚,想要成为第二个魔术师,先学学王大眼那奇葩的脑子。

说这话的那群老油条们都是在自己的年代被王不留行扫把糊脸的,这个话题当时叶修没有参与,作为极少数没被糊脸的人之一他不具备发言权,从赢家的角度反而是更对魔术师的玩法有话语权。

“说是学你,自然是跟你有点像的。”叶修也说不好那点相似的感觉具体哪儿来的,“大概就是不按规则出牌和那股猛打的劲儿,还挺有你当年的样子。”

“这有什么好在意的。”王杰希唐突地打断他,语气不是很好,也没有下文。反应了一下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似乎引起了误会,因为这句话的缘故叶修开始将兴趣点转移到他身上,诡笑的同时还不忘收回了手。

“准备吃饭。”王杰希强制转移话题,可惜没管用。“我就随便说说。山寨怎么能跟原版比。”叶修跟着他离开沙发,回到电脑前想要下线时刚好被弹了一屏的私信。王杰希走近看了眼私信的口气,记下了对方留在世界频道的坐标后夺过鼠标对单挑邀请点了拒绝。

“就是这人?”他看了看表,厨房里煮的汤还要有一会儿才能关火。考虑到大餐之前不妨先上前菜,王杰希便占用了叶修的电脑椅,刷卡登陆了自己的号。

“我有那么咄咄逼人吗?”

“你比他还咄咄逼人好吗?打完比赛直接冲到嘉世的选手休息室,推开门就问‘谁是叶秋?’,好家伙的……没穿微草队服都当你是突击检查身份证的便衣了。”

“也就这你记得清楚。做贼心虚。”王杰希嘲笑他,操纵着角色动了起来。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叶修这番发言难得没有太多添油加醋的成分。他当时确实是那么做了,在队友们还试图从被斗神打败的残酷现实中安慰他时甩手跑开,在刚刚交战过的对手一片讶然的视线中直接找到了他。

输掉的心情是沮丧吗?不至于。遗憾吗?有点儿。更多的感觉放到今天看也变得混杂和模糊,只有叶修更年轻时的样貌和一个‘想见到他’的想法被牢牢记住。

他当时说:谢谢指教。不过没有下次了。

屏幕里的魔道学者嚣张地挑衅道:我对你没兴趣。怎么?那位前辈不敢堂堂正正站出来吗?

“看,他跟我不一样。”

“是,你可从来不叫我前辈。”叶修趴在王杰希身后的椅背上看戏,“怎么着?”

“5分钟后开饭。”

“好咧。”等投喂的人对于这个安排十分满意。

 

 

—2—

 

说起来,叶修实际上是因为叶秋的一个电话才想起元旦这档子事儿。他现在人在B市,行动范围完全属于叶家老头子的势力圈,逢年过节接一两个老弟打来的抱怨电话也成了逃不掉的生活课题。总之他这次也是一堆借口推掉了家里的应酬,扭头就给王杰希去了个电话。

“大眼,元旦我回去过哈。”

挺好的话题,可是没聊两句就开始跑偏。

“准备一桌好的?可以有啊。哦要我顺道去菜场溜一圈啊……西红柿、土豆……你等会儿我拿笔记一下……”

会变成这样的展开也算意料之中,拎着大包小包站在菜场门口的叶修大大不禁冥思,自己怎么越来越像个下班后帮老婆跑腿的上班族了?

 

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其实还要向前追溯。

一开始的时候,叶修曾自认为像他们这种网游宅一定都过着泡面战士的生活,忙人如王杰希在料理家事的天赋上也不会强到哪儿去。期初确实是这样,但随着相处的日子变多,对生活质量要求上的决定性差异开始在两室一厅的房间内分化出阶级。叶修现在知道的事就是在王杰希沉迷于菜色研究时绝不能打搅他,否则端上桌的东西就只能由他的胃买单。时至今晚,对方能修炼到这种看着没问题吃起来也愉快的厨艺水平在叶修眼里也少不了自己的功劳。只是这种话只能想想,鉴于饭前他不仅没帮着打下手还贪玩打碎一个杯子,多表现些感恩戴德的心情还能让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不至于继续下降。

“感谢杰希大大投喂,杰希大大辛苦了。”他倚在厨房门边,虽被剥夺了洗碗的资格却还坚守着自己虔诚的感恩之心。王杰希将收拾好的碗筷摆好,前菜和正餐过后看起来心情颇为不错。“闲着没事不如想想待会怎么打发时间。”他说着开了瓶红酒,“今晚是要跨年啊。你以前跨年都怎么过的?”

叶修想了想。怎么过的来着?

 

跨年什么的,过往近三十年的人生中还真没在意过。猛然回忆起来似乎早几年有次跨年他刚好人在B市,那年市政府玩了一出什么‘一柱擎天’之类的噱头,具体的叶修也记不清了,他那时刚溜回老家顺走了叶秋的身份证,跑路时看见街上都是冲他这方向奔的人,心里还一度有点慌。后来弄明白了人这大半夜出来的都是为了看跨年光柱的,于是他也随着大流仰头扫视了一圈家乡久违的夜空,彼时此时,雾霾依旧,说好的B市市区都能目睹,却是安定的啥也没看着。这对于叶修而言反而成为了仅有的特别的新年记忆,而后他便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的网吧像往常一样去消耗元旦的大好光阴。

 “可是我看到了啊,那个从世纪坛发出的光柱,我记得……是叫B市之光吧?”

事情从王杰希嘴里说出来往往会变成另一个版本。还是中学生的小魔术师比起少年辍学的某人,其半夜出游的理由自然是正当且温馨的。王杰希描述着当时自己是怎么牵着弟妹在人挤人的广场内穿梭并努力抬头看那柱自地面射向高空的光束,“有种面前突然开了个传送阵的感觉”,他说着,用词和比喻开始不经意地暴露自己取之不竭的想象力。这也让叶修产生了感慨,不单单是关于‘你确定咱俩看的是同个东西?’这件事。

“我在想一件事。”他插话,并使用深沉地语气,殊不知这在王杰希看来大抵是‘此人要zuo’的前奏,只能在对方略带轻虐的注视下酝酿发言。

可惜王杰希这次错了,他还真不是zuo。“我偶然回家一次,抬头看天,刚好你也在看。咱俩这叫啥来着?缘分吧!哦对,那年荣耀还没开服呢。”叶修一边琢磨一边说,将王杰希从眯眼到两眼睁得一般大的全过程完全目睹。

“我怎么觉得那么肉麻呢……”王杰希震惊,表现得非常坦诚。只是随后叶修就拉他到身边玩起了更肉麻的。今年的跨年会不会以少儿不宜的方式来纪念将取决于被压制的这副身体的反抗程度,王杰希习惯的对策是用脸展示大量的不耐烦和用肢体表达少量的随便你,叶修当然知道他欲拒还迎的真实目的,可惜嘲讽如他也缺少‘裤子脱了,把持得住’的底气。他将手蔓延到王杰希的胸口,指尖的老茧并不妨碍他感受每一寸的细腻和温度。叶修也搞不清从何时开始能触摸到王杰希的心跳这件事也变得让人如此情不自禁,只是显然,此情此景下可以追述的任何关于他们彼此的渊源都会成为让呼吸加速的催化剂。

“我就是觉得,咱俩从那时候就能注视着同样的东西,是件挺高兴的事。”

他总算是完整地说完了最后一句清醒的话,换来了王杰希表达附议的一个柔软的亲吻。

 

结果今年的跨年到底还是随便过了,意识到这点时叶修正忙着应付游戏里那群排队拜年的人。他想来一发之前十分不机智地将笔电放在了床头,还忘了合上,结果从0点开始游戏里设定的系统报时和QQ消息地嘀嘀嘀就完全驱散了他品尝余味的性质。现在他正半裸着上身趴在床上十分不愉快地猛敲键盘,敲了半天才察觉自己忘了点重要的事。

“大眼,新年快乐。”他低下头对身边的人说着。

“嗯。”王杰希翻了个身面对他,“新年快乐。”

“睡前记得许个愿,说不定能梦到。”

王杰希愣了下,眨眨眼看着他。

“你还有这习惯呢?”

“我习惯可多着了。”叶修吻他的眉心,手指缕过发丝覆上掌心的温度。“慢慢你就都知道了。”

 

午时过后,叶修合上本机告别了那边的世界后仅剩下浑身的倦意。黑暗中他尚可贪享着来自枕边的呼吸声和热量,在这般令他放松的静谧中把其他事情除去,只留下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放他从梦想过渡到现实。

 

明年会是更好的一年。

这对他而言是个总会成真的愿望。

 

 

Fin.



写得各种乱,自己想给今年收尾所以还是发出来了。

总之今年多谢大家支持,提前祝新年快乐~

  180 6
评论(6)
热度(180)
  1. 葉青葵銀包子侵入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