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百日叶王][DAY 54] Neverland:1~2

新年好~新年新气象,今年来尝试下以往不敢挑战的事情,比如讲长一点的故事
并不严格的Inception paro,加入了很多二设,之后慢慢做补充 
——————

<1>

 

3——

2——

1——

隧道突然炸裂,爆破的声音震耳欲聋。刘小别方才突然的鸣笛声分散了注意力,一不小心失手让手中的猎物拔腿逃掉了。只是这个可怜的人才刚刚从枪口下脱出,还没跑多远又被卷入地陷的洪流,摇晃的空间中巨石自墙体脱落,刘小别还没看清他最后的唇语就见他被掩埋在落石中彻底消失。

“可恶。”刘小别不甘心地锤着地面,隧道里昏黄的灯光开始闪烁,队友高英杰在他身后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王杰希站起身来走到他们面前,一片混乱的局势中表情依然平静得没有波澜。

“小别,英杰。”

他举起枪对准刘小别的脑门。

“反省一下你们的失误。”

砰的枪响——

随后又将枪口对准高英杰的脑袋,少年抬起头,眼神中满是不甘。

又是一枪。

王杰希转身,面向着几乎毁灭的隧道空间。崩塌面积还在向内蔓延,他脚下的地面晃动越发激烈,头顶的吊灯随着天花板的崩坏彻底熄灭,下一秒世界即将天旋地转。

——乐园的门已经打开了,从今以后你们都将无处可逃。

这是猎物在枪口下唯一坦白的话。王杰希回味了一下,然后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巨石坠落,淹没了最后的枪响声。

 

“给我坐标!我要去宰了那个卖假情报的骗子!”

梁方叫嚣着。作为本次任务中第一个阵亡并且死于溺水的人而言,他从失落感中恢复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快了点儿。

“比起找他报仇,我更建议你去学游泳。”刘小别说完就带上了耳机,拉高衣领靠着侧壁进入了生闷气模式。梁方抡起袖子一副想拎起他吵架的样子,最终还是被高英杰和许斌一起拦住了。

“啊~~男生们怎么都这么小家子气。”柳非瞥了眼后视镜,无奈地摇摇头。整点报时提醒她马上将是娱乐新闻播报的时间,柳非条件反射地伸手想换台,手指碰到按钮时才想起今天副驾位置上坐着的是谁。

“额,队长?”

柳非握着方向盘低头瞅王杰希的表情。大约是注意到她鬼鬼祟祟的视线,王杰希猛地抬头,使得柳非一紧张直接让车在公路上画出个弧形。

“………………”

“司机搞什么呢!”

从车厢传来一片抗议声,柳非尴尬地冲王杰希吐吐舌头,扭头看回前方再也不敢东张西望。

“好好开车。”王杰希一路上只说了这一句话。

这是他们两个月内第二次任务失败。

 

箱车在预定地点成功和分离作战的肖云、周烨柏汇合,其后出于安全起见又绕了条远路才终于回到目的地——盗梦集团微草的总部。

“由于目标先行脱离,我们这次的计划从第一层梦境就失败了。”空旷的废弃商业楼内仅有一层的角落还亮着灯。王杰希站在白板前简单向他的队员们总结了下刚才任务中的线索和疑点。加上由肖云报告的另一侧的情况,目标在梦境中从刘小别手中脱离后主动奔向了塌陷中心,成功利用死亡脱出梦境后马上求救。由于微草本次行动分为两队出动,王杰希带领的盗梦组并没有接触目标而是远程连接对方的意识,负责接触并将目标带入梦境的肖云和周烨柏就成了留在目标场所被追捕的对象。

“好家伙,真亏你们能逃出来,那可是嘉世的地盘,到处都有警察罩着的……”柳非戳了戳肖云,捂嘴小声说。

“不会又像上次那样溜进附近的超市偷了假发又往衣服里塞馒头才混出来的吧?”袁柏清笑道。

“滚蛋,这次惊险多了好吗?”肖云骂了回去,“没想到目标竟然比预计要提前10分钟醒来,我们连接设备都没来得及收就先被包围了……16楼喂?根本无处可逃。还好事先按队长说的在设备上安装了塑胶炸弹,靠着引爆吸引了火力才能开溜的。”

听到这里,刘小别和高英杰不约而同露出了难堪的神色,只是肖云还不知道队友在梦境中遇到了同样的场景,继续眉飞色舞地描述着。

“逃是逃掉了,只不过……”

“只不过?”

在场的其他人一齐反问道,这其中也包含了王杰希的声音。肖云瞄了眼队长的表情,用力咽了口水。

“只不过对方似乎已经识破我们的身份了。啊!不是说我这边暴露了!是目标招来的那群援兵,其中有装备配制和上次遇到的目标组织完全相同的人。”

“枪支和制服上都有NLP的标志。”周烨柏补充说。

“又是NLP吗……”副队长许斌默念道,“两次遭遇下来,看得出对方在盗梦防御方面很有一套,不仅反应迅速,连干涉梦境连接的技术都是一流的,只是这两次的反应都显得过于系统化,专业到刻意反而不像是圈内同行。”

“也许真的就不是圈内同行呢?”王杰希突然打断他。他环视周围,微草的众人因为他的一番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大家其实都知道圈子走到中心的都是哪些人,哪些人能做到哪些事都是近乎公开的秘密。微草在这一行有些年头了,轰动全国的单子也接过,前段时间还因为曝光了上届市长在梦中坦白的包养情妇的丑闻而被调用全城警力悬赏,微草论影响力和实力都是行业中鼎鼎有名的存在。这个事实在很多年间都未曾被动摇,而现在,一个或许是名为NPL的组织横空出世让微草吃了两次瘪,同行中根本没有哪个队伍有这样的实力。

“小杰?”被点到名的高英杰抖了一下。实际上王杰希注意到高英杰从刚刚讲到‘专业’二字开始就把头越埋越低。

“嗯…………老师,对不起。”高英杰小声说着。“如果不是我设计的梦境不够真实,我们也不会……”

“队长!责任在我。”刘小别起立,声音压过了高英杰。“英杰设计的隧道已经困住了目标,是我失误让他脱离了。”

王杰希看着他们,没有吭声,只是安静地思考着。

高英杰或者刘小别,导致这次任务失败的原因确实与他们有关,这一点王杰希在梦中开枪将他们唤醒时已经责备过了,只是这些因为年轻所表现出的生疏在他看来并不是失败的决定性原因。

王杰希回忆着他在崩塌的隧道中所看到的最后一幕——上方不断有碎石砸下,光从缝隙里渗透进来,越来越多的光充满空间,他看见了天空。

隐藏在破灭之后,美好得宛如天堂般的景象。

——乐园的门已经打开了……

王杰希思考着,这并不是他构建的梦中场景。隧道连接着山体,山体被从底部炸开,留在里面的人除了被活埋本来没有别的选择。

然而梦境被修改了。

他猛然意识到这一点。

有人动摇了他的潜意识。

 

<2>

 

叮铃铃铃——

突然的铃声打断了王杰希的思考,铃声在空旷的楼层间制造着回音,方才还在讨论的微草队员们一瞬间静了下来,目光全部集中到白板边的电话上。

这是一台只用于外拨的数字电话,为了不留下使用痕迹,电话并没有固定的本机号码,所以也从没有人用这部电话接到过外部的联系。

对于在场的所有人,这都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部电话铃响。

没有人轻举妄动,甚至没有人出声,铃声却并没有结束的意思。王杰希侧头看了眼旁边,高英杰马上点点头,心领神会地起身。

他没有开口,只是听着话筒,出于谨慎也并没有使用公放,手势停留在空中示意当前没有通话。

可是很快他的表情就谨慎了起来。

王杰希看到高英杰没多久放下了听筒,面向自己露出为难地神色。

“老师。”高英杰说:“对方说很久不见了,想请魔术师先生共赴晚宴。”

 

王杰希按照电话指示的那样准时到达第十街区新开业的一家高档酒店前。他整理了下衣领,跟随着进入酒店的人流迈进了大门。他在通道上与先一步入场的许斌和高英杰擦肩而过,没过几秒又在宴会会场看见了身着礼服挽着刘小别胳膊喜笑颜开的柳非。王杰希拿了杯酒,走到宴会厅靠窗位前扫视全场,通过许斌的一个转身和刘小别拿酒的姿势判断出现在的情况。

没有发现可疑目标,至少目前还未出现在现场。

“会不会只是开玩笑?我们穿得这么人摸狗样其实是被人耍了?”柳非凑在刘小别耳边,笑容十分灿烂,说得却是些完全不愉快的话题。

“你见过开玩笑拨到一个空号上还指名道姓的吗?”刘小别也笑着挽过她的肩,虽然他内心十分想翻白眼。

“对方知道我们的地址,说不定还和队长认识,无论如何加强警惕。”许斌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

王杰希将空酒杯交还给服务生,他看了看表,宴会已经开始了半小时,会场里虽看到一些上界名流甚至他过去的任务目标,却找不到特别值得注意的人。

他决定到会场外走走。

酒店走廊里空空荡荡,王杰希几乎是本能的选了条绕开服务生的道路,此时正抬头端详着走廊墙壁上的油画。

有脚步声接近了。

王杰希没有回头,墙上挂着的柯洛的名作《塞夫勒的道路》,美丽的19世纪法国乡村道路风景。

脚步声在身后停了下来。

“怀念吗?你第一次得手的任务,从那个坐标处找到的就是当时从卢浮宫失窃30年的这幅画。”

王杰希跟着声音回头,对方却猛的上前一步从背后揽住他的颈部。

突然之间四周一齐传来骚动,王杰希感到有什么小口径的物体正顶着他的背部,他不紧不慢地举起手,从身后房间里、两侧走廊里同时出现的微草队员们举着枪将他和陌生人包围在中心。

“先生,请放下枪。”高英杰率先警告,语气里有少见的冰冷。

陌生人笑了起来。

“很不错嘛,可以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沉迷于带新人了,至少态度是及格了。”

“只是,反应还是不够快。”

他说着,手中的物体更加用力顶住王杰希背部。揽住脖子的那只手却沿着衬衣开口摸到了西服外套包裹着的腰部。

“别动!”这次发话的是刘小别,他的脾气可不像高英杰那样稳重,手中的枪瞄准着陌生男人的脑袋,随时准备扣下扳机。

王杰希却突然叹了口气。

他放下悬空的手,向后握住陌生人的手腕,一个转身将对方和自己拉近,面对面,视线对上了视线。

“你无不无聊?”近在咫尺的距离下,王杰希近乎是贴着对方面颊说道。男人手中的物件已经被他夺下,王杰希看都没看一眼便把东西扔到一边,砸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柳非眨了眨眼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钢笔?”

男人笑着,认输似地举起双臂示意投降。只是右手却握着不知什么时候顺到的王杰希的手机。

“我是不是也应该扔地上?”他问道。

王杰希眯起眼睛,露出一个‘你敢!’的眼神。

“地府看样子待遇不错,脸又圆了。”王杰希的语气听着没什么感情。“好久不见了,叶秋。”

“哎~”名叫叶秋的男人放下手,很是愉快地应了一声。

还举枪包围着他们两人的微草众人面面相觑。

“叶秋……?”

许斌示意大家放下枪,不可置信地念着。

“是嘉世的叶秋前辈吗?”

叶秋微笑着向众人鞠躬致意。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需要握手的小伙伴请自觉排好队。”

一瞬间又安静了。刘小别感到自己嘴角的肌肉不自觉抽了一下。

“前辈不是……?对不起,可是我们听说您在之前嘉世事故的时候已经……”高英杰十分注意自己的措辞,但还是掩饰不住心中的好奇。“这些年您到底……?”

叶修走近他身边摸摸他的脑袋。“高英杰是吧?我知道你,这个年纪就能成为筑梦师,身手可以啊。”

“咦?”高英杰仰头很是疑惑地望着叶秋。

“这是你的身份证?”王杰希突然说。叶秋看着他顿了一下,马上开始摸自己的衣服口袋。

“我去!大眼你还我钱包!!!”

“谁是叶修?”王杰希充满质疑地打断他。

“啊。”

已经解除戒备的微草队员们愣了两秒,瞬时间又举起枪全部对准叶秋。

“老大——!!!”

豪放的声音从走廊拐角处传来,纷杂的脚步声后几个礼服打扮的男女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又是全部愣住了。

“老大别怕我来救你!”他们中那个高个说着抄起花瓶就要冲上前。

叶秋捂着额头一脸无奈,也没管有多少支枪管正朝向自己,转身对王杰希说:

“锁屏密码怎么不是我生日?”

王杰希瞪他,“你想干什么?”

“先留个手机号啊!”叶秋说着把自己的手机也扔给了王杰希,后者皱着眉头点亮已经碎裂的屏幕,黑色的背景图中仅有一行文字:


NEVERLAND。




TBC.

  112 15
评论(15)
热度(112)
  1. 葉青葵銀包子侵入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