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百日叶王][DAY 84] Neverland:6

一转眼都day 84了,时间过得飞快……

————

<6>


高英杰十分忐忑地观察着坐在长桌两端的人的表现。在他左手边的位置,叶修正心不在焉地朝空中抛硬币玩,而坐在右手边的王杰希却一直闭着眼睛紧锁眉头,只剩下一部被叶修扔到桌面中心的手机还在正儿八经地陈述情报。

“综上所述,根据我们这边的理科高材生从警署服务器黑到的数据来看,最近一直在纠缠你们的 NLP组织确实是警方背景的机构。这个机构经过了长期并专门针对盗梦组织的训练,真正开始插手圈内事情大约是一个月前。”电话那边的声音说着停顿了一下。

“你们真的在听吗???在听的人不给点真诚的表示吗???”

啪啪啪啪啪。占据谈判桌右半侧的微草的众人一齐献上了干巴巴的表示‘我们在听’的掌声。只是鼓完掌众人又陷入了不知道剧情的状态,齐刷刷地看向了他们沉默的队长。

王杰希还是不表态。他从梦中回来后就一直是这个状态,看起来心事重重,却又什么都不说。高英杰在他们进入梦境后就一直守在旁边,也只有他目睹了自己的队长是以什么样的状态从梦中惊醒的。以他作为筑梦师的经验而言已经见识了足够多种脱离梦境的方式,药效退去或者在梦中被杀害,两者在现实中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那之后叶修醒来后就直接脱离他的队伍蹭了微草的车跟着一起来了微草总部,一路上王杰希都没说一个不字,原本隐蔽安静的荒废大楼也就因此多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就在刚刚,叶修那边的情报接头人已经和微草交换了手里掌握的信息。目前可知的是微草确实成为了警界的眼中钉,就连最近连续遭遇的任务也很有可能只是引他们上钩所设下的局。对于这种被动的情况有人提议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也有人觉得被压着打只会让处境更加危险,两种意见完全无法统一,还是需要队长的决策。只是,队员们该交代的都交代好了,两边的领导却还是没有一点做点评的意思。

老师的情绪这么差,多半是和梦里的遭遇有关吧……

“老师……”高英杰和副队长许斌交换了下眼神,小心翼翼地试探,“梦里发生了什么吗?”

“是啊是啊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刘非紧忙跟着问。

“刘皓应该没发现吧?”刘小别继续补充。

“难道是梦境又被干涉了?”袁柏清追加道。

“你们开玩笑吧?有哥在,谁敢碰大眼一根汗毛?”叶修给出了最后一击。

啧。微草众人一致对这个反客为主的家伙甩过去鄙视的眼神。蹭我们车,用我们地儿,占我们队长便宜还乱起外号的人就是你好吗?只是叶修却毫不在意的样子,一把握住了从空中翻腾而过的硬币,改为在桌上转着玩,态度十分之放松。

“我说你啊……”

“叶修。”

刘小别忍不住吐槽他,刚一开口就被打断了。王杰希的声音让周遭的议论声逐渐平息,所有人的目光汇集到他身上,而他却只盯着长桌对面的人。

“你在嘉世时,到底和他们有什么过节?”

叶修停下了手里的把戏,转过身正对王杰希坐好。“具体的内容也是说来话长,不过在我看来都是些经营角度不同导致的理念不合罢了,并不是什么好听的故事。”

“那我换个问法。是你和他们的过节导致了嘉世如今的改变吗?”

王杰希的语气没有多强硬,甚至表情也是,只是如此便让周围的空气徒增了紧张感。没有人说话,叶修也没有。

“而现在,你又想扳回一局,因为没有筹码而不得不将战局扩大,从而将不相干的势力牵扯进来成为你的棋子。”

王杰希倾过身体,他凝视着叶修的双眼。

“你希望微草成为你的棋子吗?”

被这样质问,叶修却也并不急着回答。他将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最终定格在王杰希身上,像对面的人那样抵着桌面倾过身体,嘴角微微扬起。

“你愿意吗?” 他反问道。仅此而已。

对话再一次陷入死局,僵持的气氛保持了一段时间。在场的众人没有人敢这时候站出来打破沉默,个别人紧紧篡着拳头,汗珠从鬓角滑过了脸颊。

“大家散了吧。”最终还是王杰希先妥协了。毕竟这里是微草,因为这种争执而导致队员们情绪紧绷可不是他想看到的事。

而等到微草众人的脚步声逐渐被深夜的宁静所取代后,空荡荡的楼层中心,最后留在原位的两个人终于恢复了交谈。

叶修起身走到王杰希身边坐下。

“大眼,”他问道,“来玩个游戏吗?”


“你看,这里有一副牌,现在我把它们的顺序打乱。”

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娴熟地玩弄着纸牌,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舞动,看得人眼花缭乱。

“等下你有3次机会,我会给你提示,你先来找到鬼在哪里。”

“你左手边第四张。” 

“……大眼你这人越来越不好玩了。”

王杰希却没搭理叶修的抱怨,手指移动到指定的牌上,翻开,果然是鬼。

“好吧再来。”叶修再次洗牌,“这次给我点儿面子啊,反应慢点。”

“只有我一个观众,你还需要面子吗?”王杰希依然是没做停顿,直接翻开了鬼牌。

“因为是你赏脸才显得贵重啊。”叶修说着,又将洗好的牌摊到桌上。王杰希很快选中了一张牌,只是这次指尖却停留在牌背面,没有急着下手。

“叶修,我刚刚在梦里被你杀死了。”

他翻开纸牌,又是一张鬼。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继续洗牌,“看来还需要再帮你释放下压力。”

“你不打算解释下吗?”王杰希问。

“什么?”叶修始终专注于手中的牌。

“为什么刘浩的梦里会有一个那样的你。”

“既然知道那是投影(shade),那我也没什么要说的。话说,”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笑了笑,“要不要进我的梦里看看你的样子,说不定会别有风情?”

“别岔开话题,你知道我在问的是什么。”

王杰希压住叶修手中没摆开的牌,牌背被从两端按住,成为了僵持的中点。

“不说明下吗?还是你其实就是个能笑着捅刀的危险分子?”

枪声。匕首。梦里最后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眼前和身后都有着致命的危险。 

王杰希不会听错,在刀刃刺触及皮肤的同时背后响起了枪响,叶秋的刀刃落下,叶修的子弹从看不见的方向逼近……在那之后梦境就结束了,梦里的王杰希被杀死了。

被谁杀死了?

如果说将自己踢出梦境的是身后的子弹,那对于叶修而言,在过去的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不想展现给别人看到的吗?

没有答案。

哪怕是如今回到了现实中,和叶修坐在谈判桌前面对面,王杰希也不觉得能从叶修口中问出什么真话。那可是叶修啊,最了不起的盗梦专家,穿梭在人的意识中制造一切,又不知觉中带走一些秘密。倘若论资历,这个人的经验也是圈子里最为丰富的,他见多那么多人最真实的面目,他可以成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正因如此,因为叶修是最棒的,王杰希终究是无法对他释怀。和这个人之间一直保持着的距离如今缩短到警戒线,主动迈出这拉近距离一步的还是叶修,他不可能是没有目的的。

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王杰希还不清楚;可以就这样信任这个人吗?做不到。

无论哪边都太难了。

王杰希不再追问,从刚才开始一直单手撑着脑袋的叶修也注意到了这点,还按着牌背的手指看似无心地绕着牌边划线。

“要我说吧,在魔术师面前卖弄这种把戏,你肯定心里早嫌弃我了。”

他说着,手指停在了王杰希指尖旁,渐渐地用手心握住王杰希的手背。

“不过呢,正是因为你很懂行,我才能不用把戏就钓到你,因为你会以为我又做了手脚,但其实我没有。”

叶修握着王杰希的手,和他一起翻开了手下压住的牌。

这次是一张K(King)。

“这才是我真正想给你看到的东西。包括今后我对嘉世的后续行动,我从五年前就不赞成他们将DNC技术推向外界的想法,今后我也会继续阻止他们。而我和嘉世之间的问题,就算告诉你也不会减轻你对我的怀疑,因为你是‘懂行’的。”

王杰希没有否认,即便是看清牌面的瞬间,惊讶也是一闪而过。叶修的话语并不会降低他的疑虑,或许他本意也并非如此。想到这里王杰希还觉得有点生气,这种每走一步都正中对方下怀的感觉并不好受。

“有一件事,哪怕不是实话,你也必须给我一个回答。”他注视着叶修的双眼说着,“为什么来找微草?”

叶修也看着他,难得的认真。

“因为我需要你的力量。”


高英杰在离开微草总部大楼后差不多是在附近的公园长凳上坐了半晚。即便队长说了没事,他还是十分担心王杰希的情况。只是他也明白有些话不需要他听到,于是他就等着,时不时看看星星和远处大楼里的灯光,在天刚蒙蒙亮时看见叶修离开了大楼,才终于又回到总部。

他走近时王杰希正依靠着楼层内的支柱看向窗外,太阳刚露出一半,阳光照亮他的侧脸,看起来十分坚毅。

高英杰因此放心了。他的老师似乎已经走出了昨晚心事重重的状态,注意到他时还是像往常一样同他打着招呼。高英杰想泡杯咖啡于是走到桌边,却突然被桌上的物件吸引了视线。

“咦,这是……”

是叶修刚才一直玩着的硬币,大概是忘记了被随便放在了桌上。高英杰拿起来观察了下,硬币上雕刻着波斯菊和星星的图案,边缘处留下了文字:斯科特,1804。

斯科特的硬币?而且似乎是错版了,正反两边都是同一面……

高英杰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一瞬间觉得受中的小硬币又沉又烫手。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啊,怎么能忘记呢……”

“没事,放在桌上吧。”王杰希看了眼高英杰手中的硬币,淡淡地说。

“那本来就不是他的。”


——斯科特的硬币,正反都是同一面,珍贵的错版纪念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世界仅此一枚。

这是你的图腾吗?真是别致的兴趣。

男人完全不理会顶在脑门上的枪口,反而是惬意地陷入旅馆的双人床内。硬币在他的手指间来回翻转,男人笑着看向此时跨坐在自己身上的陌生人,十分享受自上方投下的冷酷目光。

“我叫叶秋,”他说着,“这位眼神很特别的兄弟,交个朋友吧?”


TBC.


*1804年美国造币厂首席雕刻师RobotScot确实做出了一批限量纪念币,全世界貌似只有15枚,文里仅借用这个典故,硬币雕纹都是我口胡的。

*7月6日的诞生花是波斯菊(Cosmos bipinnatus)

  53 5
评论(5)
热度(53)
  1. 葉青葵銀包子侵入 转载了此文字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