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蓝] 断电异闻录 (1)

在平行世界里成为幽灵的叶修大大。 


————————————

哒哒哒,哒哒哒,BIUBIU——

叶修敲打着键盘,面前屏幕里角色君莫笑一个后挑,又一位勇者被一通华丽连击掀翻在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BOSS要刷新,可眼前这群人放着好好的活动不参加全围到斗技场排队找虐。叶修确认了时间,决定再打一会儿就使用副本遁。

1分30秒,轻轻松松,7连胜。

或者说,这是自己离开嘉王朝工会改玩散人后的第36连胜。

叶修虽然全职业精通,但接手君莫笑后也正处于上手阶段。为了加强自己和新职业的磨合,更好的发挥千机伞这把散人专用武器的威力,他最近在斗技场花的时间确实比刷副本多些。而胜利所带来的名声比想象中传播的更快,以至于像今天一上线就收到十几个单挑申请。

最终,第8位挑战者也没能成为连胜的阻碍,战斗结束后叶修马上就退了,躲进副本里避避风头。但刚进本没多久屏幕突然暗掉,只听身边不远处有人摸黑大喊:“老板!怎么停电了!”

坏了,叶修惆怅地吐了口烟,对桌的玩家破口大喊着“妈蛋还没回城呢要被爆了都别捡我装备啊跟你们玩命!”他想了想自己的还在副本里的角色,对着漆黑的前方十分郑重双手合十。荣耀女神在上,叶修默念,看在37连胜的份儿上保佑我角色装备两平安啊。

 

「当当当 当当当 当当当~」

 

……什么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用烟头拜过荣耀女神之后,叶修耳边竟然响起了PK获胜的BGM。紧接着周遭逐渐变得明亮,骂声和抱怨声都消失了,冥冥之中有一道晃眼的光照了过来。叶修猜是供电恢复了,他小心地睁开双眼,同时手已经伸向了鼠标。

只是这一伸手却抓了一把空。

“卧槽。”

垃圾话十级的前嘉王朝斗神已经很多年没骂得这么简单粗暴过了,淡定如叶修也被自己此时所见整得莫名奇妙。

哥这白金右手咋握不住鼠标了?!

试着按了下键盘,结果左手也势不可挡地一气穿过桌板,引以为傲的双手如今无法握住任何东西,只留下半透明的样子停在眼前。

叶修紧忙起身。

“老板,老板快瞅瞅我!不是我摸黑逃网费啊人还在这儿呢!别不理我啊,那边吃泡面那个那边的那边看黄网的那个,你们都看不见我吗?”

网吧人来人往,喧闹如常,可谁都听不到叶修的声音,没人注意到C区14座这一平米小地儿还站着个手足无措的人。叶修尝试离开座位,没走两步就觉得身体轻飘飘不对劲,再举起手发现比刚才透明化得更严重。他只能回到原地站好,在键盘鼠标声的伴奏下闻着有些呛人的烟味儿发愣。

叶修想起荣耀里有种小怪,生前牵挂过多死后不能往生,只能被束缚在活人的地界在有限的空间里徘徊。游戏里这种怪会出现在特定的判定点攻击玩家,很是难缠。叶修曾吐槽过这个设计是有多想不开啊挂了还来报复社会,而他猜想自己如今就成了这种叫地缚灵的东西,一家街边黑网吧的地缚灵。

 

蓝河在门口停顿了下,挽起套头衫的袖子又把刘海往头顶梳了梳,努力让自己显得成熟又镇定。

这个时代的高中生对于自己学业外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多选择,在写完作业又主动承担了些家务后,蓝河怀着神圣的心情溜进了眼前的黑网吧。要是普通管理严格的正经网吧,像他这样目测就不超过18岁的少年人铁定是连门都进不去的,可黑网吧嘛有钱好说话,老板从蓝河手里夺来一张灰色的毛爷爷后连看都不看直接报了个机号。其实蓝河这还是头一回独自偷摸出来上网,他已经半个月没碰自己的小剑客了,连睡觉都捂着账号卡希望梦里多进几次副本。虽然此时心中小有忐忑,但蓝河回忆了下自己刚刚在家中勤劳勤恳惹父母称赞的模样,顿时坚定了信心。不会暴露的不会报应的,上吧勇者,荣耀大陆在召唤你。

C区14座,这是老板报给蓝河的上机号,蓝河在机器前愣了一下,人满为患的一层机房就自己这位置空着呢,再回头看看已经有后来的客人排队了,自己是何等好运啊。看机箱亮着没关,蓝河开心地就坐到了沙发椅中。

他掏出自己的账号卡,却发现登陆器上已经躺着一张卡片。谁啊这么不小心,蓝河把被遗忘的账号卡收起,想着等下交给前台就登陆了自己的蓝桥春雪。

“呦,玩荣耀呢?”

突然的声音从身边传来,蓝河一扭头,看见一个虚实不定的身影正弯腰把脸凑到自己跟前盯着屏幕,虽然顶着黑眼圈的虚胖脸笑得挺亲切,但半透明的身形怎么想都不正常。

“妈呀有鬼!”蓝河惊呼。

“安静!再叫信不信我拔主机线!”

蓝河马上双手捂嘴乖乖点了点头。

其实叶修本来没想吓唬人,从蓝河走近座位那一刻他就尝试了各种方法想引起这年轻人的注意,可忙乎了半天还是白搭,叶修也就抓了抓脑袋站在一边了。看见这人上机刚好是打荣耀,叶修条件反射地凑过去瞅一眼,却突然就在人前现了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望着眼前两眼溜圆盯着自己不敢出声的少年,这孩子刚才是真没看到自己,是有什么方法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呢?

这些问题都没什么头绪,但叶修却突然有了别的想法,看到屏幕上蓝桥春雪刚好和自己玩一个区,他想先去打听下自己账号的情况。

“鼠标借我用用。”说着,叶修把右手搭在蓝河的右手上,有些惊喜的,他竟然可以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温度和触感。蓝河有点慌想甩开叶修的手,却被对方顺势将手按下去,让那只不太真实的右手融进蓝河身体,直接操纵着鼠标甩动了起来。

你你你干什么????!

蓝河看着自己失控的右手开碰碰车似的在鼠标垫上冲来冲去,急忙用另一只手去抓住右手腕,可叶修索性也连他左手一并接管了。眼下自己的双手正不受控制地敲着键盘,光标在屏幕上晃来晃去,蓝河屏住呼吸一声冷汗。要冷静,他告诉自己,跟鬼魂打交道是没有常识可以依靠的,首先要确保的是自身的安全…………哎呦我擦这家伙怎么乱点啊别碰装备面板!!

“装备不次嘛。”

“我警告你别乱动啊,我这可是混蓝溪阁精英团的角色,你乱操作影响不好!”

“恩,还真看不出来。”叶修说着点开了个人资料界面,在蓝河明显的挣扎下翻开了个人胜率统计。“胜率挺不赖的,真是个高手啊。”

叶修的话让蓝河气不打一处来,哪有这么八卦的鬼,还乱翻别人私密数据看的。

其实蓝河赶着今晚上游戏也是有任务的,几天前接到朋友联系问BOSS刷新来不来时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参加,为此这段时间他是入得厨房出得考场,成绩列出来都可以推送市教委评选优干。好不容易争取到解除门禁的机会,奔到网吧却又遇上这么个添乱的鬼。这边正抓急着呢,突然游戏里消息窗口亮了起来,点开便迎来了团长的一通臭骂。

“这谁啊这么凶?”

“我这不赶着集合下本呢都急死了!”

“好说好说。你正事儿先。”

叶修听罢放开了手,蓝河紧忙接管过键盘不断地解释着自己为何集合迟到,可说到最后却被对方直接关窗,随即便被宣布踢出精英团。

看着蓝河沮丧的把脸埋在双臂下,叶修有点不知所措地揉了揉他翘起的头毛。

“欺负学生不算本事。你是不是混公会时间不久啊,可以试着用单挑先秀下实力。”

“都不带我了还说啥呢……”蓝河瞥了一眼身旁,在头上胡了两下想拍开叶修的手,“好不容易才跟人家搭上话,第一次跟团就搞砸了。别说单挑,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搭理我了。”

“没说让你挑小BOSS啊。”

说着,叶修使唤着蓝河的右手对准一个ID点下了挑战申请。

原本就混乱中的蓝河瞬间吃了个冻结状态,望着自己视如天神一般景仰着的【夜雨声烦】几个大字,蓝河几乎是有些哭腔地抱怨起来。

“你知道这是谁嘛就乱点!QAQ”

“夜雨声烦不是你们公会的剑圣嘛,你用剑士肯定是他的粉吧。”

“知道你还点!你存心的啊!”

叶修见对方不响应,抓起鼠标又是十几条单挑邀请,手速快得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蓝河觉得自己这下真没脸见人了,接下来该怎么向公会解释,怎么跟偶像道歉,他开始在脑子里打草稿,对于眼前是什么情况已经放弃了思考。亲眼见证自己的角色被随意操作着让人乱揍和群嘲这种事,过于血腥暴力,有成人指导观看都不敢睁眼。

“哦,来了。就说嘛有送上门的PK这家伙肯定上钩。”叶修拍拍蓝河头顶,“看好了,说不定这就是你一生中对战剑圣仅有的胜绩。”

“哈……”蓝河苦笑,这大概也是这个角色一生中最后一次战斗了。再见了蓝桥春雪,再登游戏就从小号重新练起吧……

蓝桥春雪向夜雨声烦约战的事马上传遍了蓝溪阁,不知谁在公会频道里说了蓝河被踢出团的事,闲言碎语瞬间刷了满屏。蓝河的几个死党反应也是十分迅速,马上小窗过来想问问情况。蓝河真的很想跟人诉苦,“其实自己只是遇到个沉迷网游的鬼,莫名其妙又胡搅蛮缠”——这种理由说出来谁信!为了友情和信任,他选择闭口不谈,心里却疼得像针扎似的。

两边的角色都登陆了斗技场,夜雨声烦先问了句听得见吗,随后叶修就摘掉了蓝河的耳机。

“你又想干什么?”

“帮他的粉丝保留一些对偶像的幻想。”叶修说罢操纵着蓝桥春雪就迎了上去。

 

「喂喂喂 这位剑客兄弟」

「看你眼生啊 哪个团的」

「3团?2团?」

「难道是1团? 今天下本时没看到你啊」

夜雨声烦开始在频道里刷屏了。蓝河对于偶像这种战斗习惯也是很有耳闻,闲话进攻两不误,一心二用到极致已经成了荣耀开服以来的传说之一。

「哎呦 走位很风骚嘛」夜雨声烦还不忘点评下蓝桥春雪的操作,可叶修却抓着这个机会一道漂亮的拔刀斩,命中。

「呵呵 防守很风骚嘛」反击之余不忘补刀,刚在内心叫好的蓝河一瞬间想剁了自己的左手。

「我擦几个意思 我告你别跑啊」

说着“你别跑”,夜雨声烦自己却拉开了距离。蓝桥春雪也没有盲目跟进,在叶修的控制下打得十分谨慎。

“这小子又进步了,可话唠还是治不好。”叶修摇摇头,手下的动作却没含糊。面对对方各种刁钻的进攻,防得很有节奏。

“怎么你们还认识?”

“这两年抢BOSS抢出的孽缘。”

蓝河不禁心中一颤,这鬼魂怎么还跟蓝溪阁抢BOSS?想想他肉眼可见的宅男扮相、对荣耀的极度沉迷,会是哪家公会的高手做鬼也不放过我们蓝溪阁啊?蓝河虽然混公会时间不长,但水平在玩家中也相当不错,不谦虚的说算是半个内行。他看着夜雨声烦一次次向自己袭来,攻击却一次次落空,还没从上一个招中回过神,鬼魂就已经操作角色打出了反击。毫无疑问是个大触,蓝河心下肯定,几次交手下来节奏被牢牢掌握在自己这边,蓝桥春雪在高速驾驭下后跳、下蹲、突袭并且得手,所有攻击行云流水,连招的缝隙、技能的冷却都得到了很好的考量,仅仅是对装备和加点简单的过目就能把角色掌握到如此程度,想必是对剑士职业了解甚多的人。可要说最顶尖的剑士都在蓝溪阁了,这鬼魂究竟出身哪里又变得无从判别。

也许不是鬼,真的是神来着?

「我去去去 升龙斩还能这么玩」

「在你身后呢回头看看我」

「刚才是什么 遮影步 你能玩出遮影步!」

「妈呀——————————」

夜雨声烦还在卖命地边打边啰嗦,可血槽较之蓝桥春雪却下降得更为迅猛。叶修终于也没给对方留下机会,最后的连招将仅剩的一点血量一波带走。荣耀两个大字在屏幕上浮现,蓝河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凝固了。

公会频道那边也像是静了音,突然有人刷了一句「蓝桥你这么屌为啥我不知道!」,随后便炸开了锅。蓝河有些木讷地接受着眼前的事实,虽然感受着从双手传来的疲劳,刚刚发生的事仍旧像看了场电影般让人毫无实感。

“怎么样,厉害吧?”叶修得意道。

“厉害……真厉害……”

“哥帮你刷次脸,想进精英团肯定没问题。之后就看你自己表现了,你这个角色培养的……”

“艾玛!!夜雨声烦给我发了好友申请!!”

“…………”

叶修在单挑结束就自觉交出了双手的使用权,而现在眼前着孩子一通狂喜乱舞好像正准备抱着屏幕亲上去。叶修觉得人有点神经了,不自觉往边儿靠了靠。

“看见没!看见没!叫我跟他去1团呢!”蓝河有点手抖,声音也发颤“他说下次再PK……额,我哪打得过剑圣啊,再单挑不久露馅了嘛。”

“那就不要跟他PK。”叶修无奈的回答,屏幕上两个玩家正交换着个人信息,在夜雨声烦说出自己真名后这边也马上报出了名字。

原来他叫蓝河啊。

“我说蓝河啊……”

“啊……黄少说他妈叫他回家吃饭,先下了。”

“你先听我一句……”

“什么都这么晚了吗!”蓝河看了眼时间,随即一套流畅的下线操作。退出账号卡后从座位上猛的起身,这才想起身后还有个叶修。

“大神,今天谢谢你。咱们有缘再见。”

说罢,便风一样的冲向了网吧门口。

看着人一溜烟就没了,被放置PLAY的叶修现在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刚才真不应该摘了他的耳机啊……

 

TBC。

 

欺负了高中生黄少,对不起啦_(:з」∠)_


  60 9
评论(9)
热度(60)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