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蓝] 断电异闻录 (2)

因为更新慢所以做个前情提要:

平行世界的叶不修在网吧上网呢,华丽丽37连胜→网吧断电→恢复供电后叶不修变成了鬼魂→高中生蓝河同学溜到网吧→被鬼魂大触附身后战翻了偶像→和偶像成为了小伙伴!(这不重要)→蓝河同学拔屌无情赢了就跑路,叶不修大大孤身被放置PLAY风中凌乱

就是这样的故事。

————————————————

2

——某扣扣群——

笔言飞:我二叔家那大表哥,一直找不到对象可给家里愁坏了。可年前去烧了驻香年后一相亲就成了,把我二哥美得呀。可人不是说嘛,许了愿也要还愿的,我二哥光记得张罗婚礼的事了,说好去烧香一直没去成,结果这不就报应了吗?结婚大半年后喜当爹,所以说人在做天在看……

曙光玄冰:打住。打住。抬头看看群组名,咱这G高蓝溪阁小分队啥时候变成八卦群了?

笔言飞:这不蓝桥不肯跟咱剧透战胜剑圣的细节嘛?蓝桥你看要不我们换个话题?

笔言飞:咦头像什么时候灰了?

入夜寒:刚下的你光顾着八你家七大姑八大姨那些个事人家可不不乐意听吗

笔言飞:那这画风也不对啊蓝桥啥时候这么高冷了想当年我们可是誓要称霸蓝溪阁成为四大天王的小伙伴们云云。。。

 

于是转天,蓝河拎着一兜KFC溜回网吧的时候,刚到门口就被叶修吓了一跳。黑网吧不大点的入口处左边坐着个乞丐,右边蹲着个身体有些透明的人,一个看见蓝河过来就伸手啊啊呜呜的求施舍,另一个双臂抱膝目不斜视眼神已死。

你们这是比谁可怜呐?

蓝河凑到叶修旁边蹲下问:“大神你这是怎么了?”

“天道好轮回,是非善恶终有报。可现在这世道,做了好事也没好报。”叶修双目放空念念有词,“心疼。”

咳咳。蓝河知道这是说自己呢,昨天单挑完自己先溜了,说高端点叫战术性撤退,通俗些就是开溜大吉。双手感觉一回归时蓝河就抑足了劲要跑,结果真逃开后他却有些后怕,任谁也不喜欢被人转头不认人,何况对方还是个非人类。于是为了将功补过,或者说叫上供,蓝河放学先去排了份全家桶带给过来。

“一点点心意,不成敬意。”说罢还从书包里摸出一个打火机,一阵沉思,“……用我给你烧过去?”

叶修深沉的叹了口气,倒是一旁的乞丐,见来人对着白墙有说有笑递上了快餐盒又掏出了打火机,掀起摊子就挪地方了。

“你有这份心,我就满足了。”

叶修握住蓝河的手,语重心长。

“今天,咱就别急着逃了吧?”

“大神,我也不想啊。”蓝河有点委屈,也有点心酸。“可我作业还没写完呢。”

“哦,那也由不得你了。”

说罢,双手马上就不听使唤了。等蓝河回过神来,方才一眼万物皆空的大神眼下正饿汉瞪烤鸡般地盯着自己的手看。

“鸡翅你自己留着吃吧。真要谢我手再借我用用!”

“还有,叫我叶修就行。”

 

“大神……叶神!我不知道你不爱吃KFC啊!我给你买M记你能放过我吗?”

后知后觉到自己被人驴了的蓝河急着抵抗,他只感觉自己胳膊控制不住地往上抬,身体也跟着被拎了起来,一路跌跌撞撞以一个尔康手的造型向前挺进。站在前台时叶修使着蓝河的手直往兜里摸,蓝河被自己的手摸得腿根痒,从游客视角看就是他一个人在柜台前扭来扭去。好不容易掏出钱递给老板,他扫了一眼桌上发现自己昨天上交的账号卡还放在老地方,纹丝未动。

“这个拿好。”

叶修让蓝河把账号卡又揣回兜里,带着他找了个空位置坐下就刷卡登录了。

窝在座位里的蓝河左右挣扎都不是,手无论如何都不听使唤,昨天初遇叶修的惊恐感又席卷全身,情急之下他开始大声咳嗽,希望吸引些周围人的注意。

可没咳两下呢,嘴就很不争气的被自己的双手捂得严严实实。

“呜呜呜%#€$£+=!!!”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蓝河气得直跺脚,叶修这边却是不骄不躁,等人折腾了一会儿放弃了抵抗后才顺势让手回到键盘上。君莫笑久违的出现在屏幕上,叶修检查了下角色状态和装备面板,看到千机伞完好无损,终于长舒口气。

这边蓝河却是看不懂了,这角色穿得花花绿绿又拿着个看不出职业的怪武器,一眼下来完全看不出档次。而后又想到叶修方才调出角色面板时,确实是职业栏为空的,20级没转职前每个玩家都有过这段经历,蓝河这才意识到君莫笑是个散人。

这年头…………确实听说有人在玩散人的。之前斗技场那边传来的对战高级玩家连战不败的消息,破纪录的角色据说就是个散人,用着一把伞形的武器。蓝河觉得有些恍惚,那个传说中的高手形象不自觉的和眼前的君莫笑重叠在一起。

叶修一边将游戏窗口化,一边麻利地登陆扣扣,企鹅在面前缓慢的摇着脑袋,随着一声敲门音定格在用户ID栏的,是一叶之秋这个名字。

隶属于嘉王朝的最强战斗法师,有斗神之称的角色。

蓝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随着好友列表不断加载,一个个响彻服务器的ID排队蹦了出来。几乎倒吸一口气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拳皇大漠孤烟、神级驱魔师扫地焚香、蓝溪阁工会会长索克萨尔,一个个确认过这些名字后,蓝河终于忍不住问了,而他也知道自己的声音根本稳不下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

“少年,莫要激动。”叶修悠闲的敲着键盘。“想要斗神签名吗?作业本拿出来我给你签。”

考虑了两秒要签在哪页,蓝河猛地摇了摇头,这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

“所以你,曾经是跟我一样的网游玩家,不不对你跟我不一样你是大神……”整理着现状,蓝河显然被这样那样的非正常剧情搞得语无伦次,“然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叶修脸色一暗,目光飘向远方。

“想当年,哥还是一名普通的战斗法师……”

“请讲重点!”

“最后因为荣耀玩太好,大家都叫我大神,我就真的成了一尊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神了。”

“…………”

他大概,是脸皮太厚,遭报应了吧?感受到蓝河充满慈悲的目光,叶修扭过头去打了个喷嚏。

 

“当我离开账号卡这么远的时候——”叶修此时站在距离蓝河2米开外的位置,身形显然不如刚才来得清晰,“我的存在就会变得越发稀薄。”

蓝河紧张地点点头,原来今天看到叶修蹲在网吧门口也只是因为那是他能活动的最远距离。而这个约近2米的半径,其圆心正是自己手里的君莫笑账号卡。在对方的招呼下蓝河拿着账号卡走近了几步,方才若隐若现的身影此时密度大增,很清晰地伫立在面前。

“昨天到今天,除了你以外没有人碰过我的卡。而在你摸过这张卡后才真的注意到我。所以综上所述,我推测自己的存在是和账号卡息息相关的。差不多是成了账号卡的妖精?”

叶修双臂交叉呈思考状,蓝河觉得要是自己遇到这种事铁定吓得魂飞魄散了,所以他是真的佩服了叶修,这种情况下都能临危不乱,还硬是读懂了问题琢磨起解题思路。

可佩服归佩服,该问的还是要问。

“叶神。”蓝河问,“告诉我这么多,是希望我怎么办呢?”

“你看,我到底还是没办法摸到真实的物体。”叶修走到不远处专心上机的客人背后,摸摸对方的耳机又拍了两下键盘,各种捣乱,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想借你的双手用用。当然不是白用,等我回去了想我怎么谢你都成。”

“副本记录,跟我组队随便破;野图BOSS,输出归我材料归你;稀有素材,有需求就有掉落,没掉落也能从市场上弄来。”

“帮帮我,不亏你,还能认识很多厉害的小伙伴,心动不如行动,和大神做朋友so easy。”

感谢身边有个电视剧狂魔也感谢电视直销的滋润,一口气讲完后叶修感觉自己都可以再爆个幻影无形剑。跟一个荣耀游戏宅开这种报酬,九成把握不怕人不心动,但小兄弟真要提个物质条件自己只怕要有心无力。叶修不是没考虑过给自己编个坐拥别墅成群车库跑车三千的豪华设定,可想起蓝河拎着全家桶回来找他,他决定不能以身相许好歹也要以诚相待。

“不……这些条件我都不接受。”

考虑过后,蓝河顿了顿,拒绝得理智又淡定。叶修心里一沉,此时此刻却不能来一口烟更让他心里多了三分浮躁。

“我不接受你的条件。”

蓝河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

“但是,我帮你。”随后又补充道,“不过咱俩要说好了,你不能像今天在网吧门口那样忽悠我。”

“好好,成交。”

叶修秒答,话语之间不无轻快。设想了很多的被拒场景终究是没有发生,蓝河笑嘻嘻望着叶修,叶修也觉得眼前这孩子直直投过来的视线透亮好看,这么双让人安心的眸子是无论如何都承不住谎言的。

蓝河伸手摸了摸君莫笑的账号卡,像代替握手般进行了短暂的合作仪式。念了这么多年书不论老师还是家长都告诫自己不能随便相信陌生人,可蓝河没把叶修当陌生人,至少他现在不算个完整的人。蓝河觉得叶修其实不用跟自己承诺什么,他见过叶修让自己的双手施了魔法般飞舞在键盘上,见过他一心一意盯着屏幕检查角色检查装备,见过他没皮没脸缠着自己不放,也见过他孤魂野鬼般跟乞丐一起蹲网吧门口,大概一个蹲就是一夜。这可不算什么恻隐之心,蓝河想,他就是相信叶修,想帮帮他。

“如果……只是如果,我不同意帮你或者没有回来找你,你会怎么做?”

“这个嘛,首先要等别人发现我的账号卡。”

手扶着椅背,叶修低下头,在蓝河眼前展现了个弧度分明的狡诘笑容。

“我没告诉你我在蓝溪阁工会有3个卧底号?”

……和一个无耻的人做交易你永远不会有被坑以外的选择。

 

“接下来要怎么办?”

“有病乱投医,总比没医强。”叶修拉开好友列表,搜索栏里敲上一行名字。

【好友:王不留行】【在线】

“你你你!”

“我我我怎么了?”

“你怎么还认识中草堂的人呢!”王不留行什么人啊,中草堂有名的魔术师,对于死对头蓝溪阁而言就相当于副本BOSS一般,是人人抢着补刀的存在。蓝河虽然混公会时间不长,但和中草堂的斗争经验却积累了不少,过多的遭遇战让两家公会见了对方都恨得牙痒,尤其是垃圾车前子最近还当上了中草堂的管理层,仇恨值在蓝河心里刷到了历史最高峰。

“跟你说啊别用你们蓝溪阁的有色眼光看人家王大眼,歪门邪道的事还只能找他。”

还挂着隐身可见呢,蓝河暗自嘟囔,在堤防叶修的理由里又黑体加粗了一条。

 

“…………哦,所以说,你最近都不能经常上线了?”

话题切入的很快,简单描述了下自己遇到的状况,散人号37连胜、网吧断电、变成了鬼魂,王不留行只是沉默地听着,再一开口似乎没有疑问就轻松接受了。顶端玩家的脑回路大概不是自己这种常识人所能理解的,蓝河在惊奇的同时突然掌握了自己不能成为剑圣的真相。

“这要看投喂我的好少年敢不敢常溜出家门了。”

“咳咳。”

被点到的人很适时地咳了下刷刷存在感。

“老这样也不是办法。你==”

过了一会儿,王不留行发来一组账号密码和一个网址,蓝河点开一看。

「心跳!命运的命题占卜!输入想要查找的话题自动检索答案哦~会员充值请点这里!」

该作何反应是好呢…………蓝河陷入了沉思。一个从版式到内容都极其三俗的网站,版头和两侧的小广告都能闪瞎眼的那种,似乎在页面多停留一秒都会感染木马病毒,蓝河瞥了眼叶修皱起眉头的脸,果然,连非人类都不信。

“大眼,咱平时能多到正经网站看些正常东西嘛。”

“很正经啊,你以为上次算出刘皓一脸凶相故意害你是通过什么渠道?”

“…………”

“我当然不能打保票,试试看吧,管用的几率不会比你变成鬼的几率小。不过,不管用可别来找我。”

“……自从你确认了我最近能不能上线,我就觉得这法子是真的不可靠了。”

“你想多了。”

王不留行说完就遁了,只留下一个灰色的头像留给叶修,大小眼的猫不开心地瞪着人看。

“小蓝同志。”叶修语气坚定,态度端正。“等我回去了就联系老魏帮你们蓝溪阁拿下中草堂手里的BOSS。”

“叶神你真是太英俊太靠谱了!”

 

按照王不留行给的那个网站的说法,每天人的运势是不同的,所以今天占卜出的结果放到明天也解决不了问题。天色已晚,蓝河跟叶修商量了下,今天就先带着君莫笑的账号卡回家了。账号卡在哪里叶修自然要跟在一旁,反正也没人看见,他就堂而皇之的跟着蓝河进了家门往房间的转椅上一坐,双臂搭在椅背上晃来晃去看蓝河把东西往枕头底下藏。

“可别把哥的本体跟小黄书放一起哈,把持不住。”

“这里是我专门藏账号卡的地方。”

“恩,有出息。”

随后蓝河就被家里人叫下去吃饭了,出门前想嘱咐叶修别乱翻他东西,可一想叶修其实什么都碰不到,嘱咐最终变成了一句“很快就回来。”

晚饭过后,蓝河本着做好事积累人品的想法又帮忙做了些家事,可当他倒垃圾兜了一圈回家后,迎接他的却是吓一跳的景象——老妈一脸愠色宛如天神般叉腰站立在客厅,一看就是在等自己回来。而一旁的餐桌上静静躺着张荣耀账号卡,再一旁有个叶修挺胸低头站得笔直,看蓝河人来了,抬头露出个成分复杂的笑容。

“第一次见家长,有点紧张。”他说。

 

TBC。

————————

 

忙,写得慢,越慢越难写,悲了个伤_(:з)∠)_


  51 5
评论(5)
热度(51)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