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侵入

一个认真的王杰希厨。

 

[全职/叶蓝] 断电异闻录 (3)

3

上回说到蓝河带着背后灵叶修回了自己家,吃个饭倒个垃圾回来就发现账号卡被丢在桌上公开处刑,桌前是老妈怒目圆瞪,对面是叶修挠了挠头好像害了个羞。此时不撇清更待何时!于是蓝河一个箭步越到家长面前开口便是非常诚恳的语气。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对,阿姨,我和小蓝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人能不能闭嘴啊,还嫌不够乱吗?蓝河可劲儿的给叶修使眼色,可队友的眼神却绕开自己往外飘,这幅事不关己的态度让蓝河一气之下踢了脚身边的椅子,当然他的本意不是想踢椅子,可身边这尊神不是碰不到嘛。

结果没想到,自己看似前言不搭后语又突然踹凳子的举动倒是先把自家老妈吓到了。不知情的中年妇女眼神从凛利变为担忧最后是难以抑制的心疼,一直很听话很懂事的儿子放学没及时回家,身上又带了一股烟味儿,想也知道是去哪儿了。每个当妈的都自带“儿子房间自动搜索”的天赋,更何况蓝河在藏小东西方面想象力贫乏,往枕头下一模自然就搜到了账号卡。所以当家长的最初只是想在切勿沉迷网游这个问题上唠叨唠叨,结果倒是被孩子明显反常的举动吓了一跳,批评的话到了嘴边反而变成了“累不累”、“最近压力大不大”,态度由严厉直转为关切,晓之以理,语重心长。

蓝河特迷茫地又点头又摇头,最后在老妈关爱的目光下接过账号卡就逃回房间了。光上门后他才从又占领了转椅并一脸看戏表情的人脸上读出了剧情。

“怎么我妈看不见你??”

叶修摊开手,一副我哪知道的样子。

“本来看人进门二话不说直接奔床头的架势,我都想好台词了,‘阿姨您好,我是从未来回到现代来帮助你家小蓝考重点的天才机器人’,结果却发现她转头看我没反应,那时我就想,哦,这是真看不见我了。”

“既然看不见你你装什么啊??”

“我觉得那一瞬间我编的故事实在是有点精彩,一定要演一下。”

“………………”

“刚好你反应到位,没怎么挨骂,卡也没被没收,挺好嘛不是?”

叶修乐呵呵说着,所以这到底是胡来呢还是战术呢,蓝河已经懒得去想了。强忍住把账号卡从窗户扔出去的冲动,他开始让思路回到正题。

“从刚才的情况看,阿姨明明摸到了账号卡,却看不到我……”,叶修整理着思路,“也就是说想看到我的条件并不是要触摸账号卡吗?”

“也有特定人群才能看到这种可能吧?”蓝河提问,却突然被叶修眯着眼盯着看了起来。

“有道理。而且说不定,只有你一个人是所谓的‘特定人群’呢。”

“什、什么意思啊……”对方意味深长的语气让蓝河不由得紧张了。

“请蓝河高手对小的负责到底的意思啊。”

叶修突然做楚楚可怜状,说罢还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你正经点会死吗————”觉得自己又被调戏了的蓝河用扔枕头的方式结束了这个话题。

 

按照蓝河的设想,一米二宽的床挤挤躺两个人还是很轻松的,可当他把自己团成一个跟热狗卷做出势不越过中间线的架势时,叶修还是一脸好笑地看着他。

“我睡哪儿都一样,你就不用给我留地儿了。”

争执了几句,蓝河恭敬不如从命,可躺在床上他还是觉得浑身僵直,只能瞪着天花板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数到三位数还是不能入睡的人忍无可忍,默默侧过身对着依靠在床边的一颗脑袋开了口。

“喂…………”

“我去———”

结果是坐靠在床边的叶修被吓了一大跳,蓝河拉开台灯,昏暗的光下布满血丝的双眼睁得溜圆。

“小同学我跟你说你不能半夜这么吓唬鬼啊。”

叶修揉揉心口,义正言辞地表达抗议。

“我也不想啊,可想到有人还在我床边坐着呢,就是睡不着……”

“别瞎想啦,哥又不会吃了你。睡不着就数数,一只哥布林,两只哥布林,三只哥布林,快闭眼,慢慢数起来。”

试过了,没用啊。蓝河也郁闷,不仅仅是因为房间里多了位客人,当他瞪着天花板发呆时,叶修偶尔更换着倚靠的姿势,微弱的叹息声在宁静的夜晚听得清楚,蓝河知道他或许无法入眠,而这已经是叶修经历的第二个没有实体的夜晚。

“你不试试闭眼吗……?或许能睡得着。”蓝河问。

“原来你在操心我啊。”叶修有些意外,换了个趴在床边的姿势看着裹在被子里的蓝河。“不能闭。闭上眼,就觉得自己真的不存在了。不过我熬夜习惯了,你这房间还能看到星星呢,难得看看夜景养养眼。”

蓝河被他的话逗乐了,随即又略有感慨,明明是自己担心别人呢,却反被人安慰了。

要是能尽早帮上忙就好了。

想到这里,蓝河突然有了主意,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不到,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干什么呢?你不是还要上课吗,不睡啦?”叶修看着蓝河麻利地用手机打开网页(王不留行提供的神秘网址竟然还有移动端专用版),输入了需要查找的信息便按下了【占卜】按钮。

 

「今天的提示:要按部就班才能有所进展哦~☆」

 

“…………这算什么答案啊!”

“这个答案就是,白天要上学的人应该跟平常一样,该睡觉就睡觉,该说梦话就说梦话,七想八想都没用,正常作息才是该做的,懂了吗?”

叶修说着,按住蓝河的手关上了手机屏幕。没等被窝里的人抗议就又补了一句:“不管这个提示有没有用,你现在不回血白天哪来的干劲儿?还记得吧,我都指望你呢。”

“恩……恩。”蓝河有些想法,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虽然承认的很不甘心,但他还是意识到叶修是对的,自己就强撑着眼皮跟他唠个一宿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再不睡反而会制造麻烦。他闭上眼,叶修带笑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淡淡的语气既无勉强也不苛求,有种踏实的感觉从心间滋生出来。没正行的玩笑和轻描淡写的认真就是能很好的兼容在这个人身上,那股犀利的自信甚至连旁人的烦恼也一并退散了,不需要多少时间铺垫,叶修就是能让人打心底信赖的人。

“晚安叶神。”短暂的安静后,蓝河还是忍不住说了最后一句。

“晚安晚安。”叶修枕着床边冲身后摆摆手。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

 

转天,叶修在跟着蓝河去学校还是留在房间里看家的选项里秒选了前者。

“想不到我也有重回学校的那一天。”叶修长叹。

“这是回想起当年压迫和抗争的血泪史的节奏嘛。”

“不,是跳级体验高中课程的节奏。”

“…………你高中都没毕业还能看出我题做错了?”蓝河回忆起昨晚,觉得交作业前有必要再核对一遍答案。

“这位人才,我初中毕业了,最高学历可是跟你一样。还有昨晚你做第一页时我就看到第二页答案了。”

“……突然发现考试时有你在或许不错。”

“所以努把力来取悦哥,你就有机会跟班里第一名考一样高。”

叶修语气愉快地答道,蓝河一时想不到回击的话,只能白他一眼聊表鄙视。因为家离学校近,平时走路就能到学校,可这段上学路蓝河也走了两年,有人陪着说话还是第一次。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他今天听课时心情极好,直到思想政治课才想起掏出手机摸摸鱼。

这边刚一上线,扣扣留言便滚滚而来,蓝河点开了【G高蓝溪阁小分队】这个制造了大量对话的分组,几个好友正在线闹腾着呢。

笔言飞:老蓝你可来了!

笔言飞:先看看留言!公会里正找你呢!

顺着对话往上看,几张游戏截图加载了出来。蓝溪阁公会频道里,夜雨声烦安定的刷着屏,文字内容却是“蓝桥兄弟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之类的消息,其他人的讨论几乎被他刷掉了,但蓝河还是敏锐的发现了有用的信息。

「中草堂最近很猛啊!就好像早知道BOSS没人跟他们抢似的!」

「嘉王朝怎么回事?斗神都不上线了,主动放弃竞争?」

「这种时候怎么咱会在不上线啊,这都几天啦」

蓝河自然知道前两条消息是什么情况,可这最后一条是怎么回事?在蓝河印象里蓝溪阁总会长索克萨尔上线勤快得可以拿个全勤成就,多亏他指挥有方,蓝溪阁近年在各大公会之间的竞争中才能脱颖而出。总会长据说是个只懂占便宜不懂吃亏的人,可眼下中草堂那群杂草们对着地图乱扔熔岩烧瓶,让人困扰不已却没人出面阻挠,放任别家把好处都抢光一直都不是自家老大的行事风格,也难怪截图里公会频道都乱成一锅粥了。

蓝桥春雪:究竟怎么回事啊?

曙光玄冰:联系不上会长,剑圣急坏了,今天刷新的BOSS一定要拿下,那边正联系人晚上上线呢,所以才一个劲的打听你在不在。

入夜寒:这种紧要关头会长人跑哪儿去了啊……

“老魏该不会是小勾当被曝光让警察请喝茶了吧?我们想办法上线看看?”

凑过来的叶修突然插话,刚好把还沉浸在突然的焦虑中无法自拔的蓝河敲醒。嘉王朝的斗神跟蓝溪阁会长,游戏外也是互相扯皮的关系让蓝河毫无意外,身为学生党逃课去网吧可是要记大过的。蓝河承认自己没那个胆量,但想到偶像跟队友们公会聊天框里那些火急火燎的叹号,自己就特别想抄家伙来个舍身一击。

“等下体育课是自由练习。”蓝河捂着嘴用蚊子音透露着自己的打算,“我打算溜到信息教室,那边机子都装荣耀了,下午机房不开放,没人用。”

叶修笑笑,没有言语,以他的经验再聊下去讲台上的粉笔头就要飞过来了。

 

体育课时蓝河熟练地潜入了信息教室,潜逃过程自然不需要叶修指导,一张好学生脸也藏不住一颗荣耀玩家热血的心,叶修身为队友在心里为伙伴默默点了点赞。就位开机,蓝河没带自己的账号卡就用君莫笑登录了,好友栏里的索克萨尔的名字灰着,果然是不在线的。

登录QQ时,这边账号密码刚输好就听见教室外脚步声渐行渐近,蓝河闲话不说关了屏幕绕到后门蹲下随时准备跑路。按理说这个时间是教职员会议,学生也都上课呢不应该有人过来啊,蓝河心下郁闷,在前门打开的瞬间麻利地闪退了。

“小蓝。”半天没说话的叶修恰逢时机地开口。

“怎么了?”蓝河问。

“你把哥的本体落在教室了。”叶修淡定说。

“为什么刚才不说!现在怎么办啊人都进去了……”

“看你这熟练的架势我以为你会有补救方案。”

可以前登录的是我自己的号啊根本不会忘,蓝河没好意思把这句说出口,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想办法。

“冷静。先看看是不是学生,要是学生那跟你不是一个情况?”叶修倒是不急,提了个有效建议。

“是学生呢。”蓝河从门缝往里巴望,语气并不愉快,“是我们学生会会长喻文州……”

“那不是更简单了吗!”叶修开始给蓝河讲道理,学生会会长肯定比普通学生更怕被人抓住小辫子,就那么友好善意地大方进门说不定还可以跟学生干部发展下友谊,何乐而不为。

于是蓝河就只能去了,结果刚一开门,刚好和里面的人撞个正着。

“哎?”

“啊……”

两人面面相觑,这一撞让里面的人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蓝河很不好意思地紧忙低下身来帮捡,在飘落的纸页里拾起了一张账号卡。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喻文州率先开口,一脸歉意的笑容,“原本打算把你的东西还你的,没想到你正好要进来。”

“没有的事,我才应该道歉!”蓝河这下更惭愧了,原来对方是个这么好说话的人,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难为自己。

“这个是你的吧?”接下对方递给自己的账号卡,蓝河这才发现捡起的那张卡上写着别的ID。

咦?

索克萨尔……?

“呦,这不是老魏嘛,你个没下限的怎么躲学校来啦?”

蓝河的身边,叶修突然上前一步,冲对面打着招呼。

“去去,你才没下限。老夫这是迫不得已,你不也看起来飘乎乎的,什么情况?”

一个胡子拉碴笑得爽朗的人站在喻文州身边,蓝河揉了揉眼睛,没看错,那人的身形也是虚的。

 

 

TBC。

 

三次元最近的BOSS都OT啦啊啊啊打不过。

于是终于有精力更新了…………


  41 11
评论(11)
热度(41)

© 包子侵入 | Powered by LOFTER